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13章 莲花庵(求收藏 求投资 求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38:37

高长恭也没忽然发现,一双眼睛,在屏风后面,这时,正阴沉沉的望着他。这双眼睛,始终看见高延宗转移到了目标,要高洋背,接着闹累了,趴在高洋背上睡着了,才抽回了一双鹰眼。望着二叔提着五弟离开的背影,高长恭暗自松了口气,也带着那件银丝锦袍出了皇宫。“公子这双眼睛,一直看到高延宗转移了目标,要高洋背,然后闹累了,趴在高洋背上睡着,才收回了一双鹰眼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13章 莲花庵(求收藏 求投资 求票票)》精选:

高长恭没有发觉,一双眼睛,在屏风后面,此时,正阴沉沉的看着他。

这双眼睛,一直看到高延宗转移了目标,要高洋背,然后闹累了,趴在高洋背上睡着,才收回了一双鹰眼。

望着二叔背着五弟离去的背影,高长恭暗暗松了一口气,也带着那件银丝锦袍出了皇宫。

“公子,你脸色不好。”

守在东止门外的高伏,忙扶高长恭上牛车,高长恭没有说话,轻轻的推开了高伏,背后有眼睛。

当高洋再次返回太极殿时,高阿那肱,早已从另外一面屏风后面走了出来。

“陛下就这样放走了四公子?”

“嗯?”

只是轻轻一哼,冷眸一睨,高阿那肱就浑身一个激灵。

避开那双让人胆颤的眼睛,高阿那肱不敢再张口。

“你在怀疑朕的判断?”阴寒的声音,再次传来。

高阿那肱吓得浑身一哆嗦,声音颤抖。

“臣不敢,臣不敢。”

“朕让你们暗中监视莲花庵的动静,你怎么怀疑起朕的侄儿来了?他也是毒沙掌的受害者。”

“臣该死,臣该死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昨夜回来后,郑楚儿一夜没有睡好。

熟悉的气息,温暖的体温,让郑楚儿一夜怀想联翩。直到快天亮了,郑楚儿才迷迷糊糊睡着。

午膳时分,郑楚儿才被翠柳拉起来穿衣洗漱。

吃完午膳,郑楚儿坐在镜子前,仔细的贴着花钿。

“女郎不用打扮,就已经够迷人了,今个儿还这么细心梳妆?”

翠柳一面帮郑楚儿插着头饰,一面端详着镜中娇美的人说。

郑楚儿嘴角微微一翘,眼眸似敛着一缕清烟,她今日要去接触一个人。

那个人,就是高阿那肱。

前世,如果没有高阿那肱在皇帝面前进馋言,她的四郎,也不会被赐死;如果没有高阿那肱,齐国也不会那么快就灭亡。

就是这个高阿那肱,在周师攻打平阳时,军情十万火急的送到邺城,可从早到晚,他都把军报挡下,直到周师攻陷平阳,他才奏报皇帝。

平阳的沦陷,让齐国的军队,从此溃败如决堤,最后当周军都近在眼前了,他还欺骗皇帝,说周军还远,致使当时齐国的小皇帝被俘。

而高阿那肱,却成为周国的大将军,加官晋爵,依然威风。

自己的父兄,就是在晋阳保卫战中,不知被谁指出是皇亲,惨遭围攻,最后尸骨无存,被踏成肉泥。

“高阿那肱,我们应有一场邂逅。”

郑楚儿乘着元府的牛车,由元一仪姊妹俩陪着,向莲花庵而去。

元一丽悔过期间,亲绣了一方经幡,说要供奉到莲花庵,以此来洗清自己的罪过。

下了牛车后,元一丽又是要替元一仪拎着香烛,又是要替郑楚儿拿着帷帽。

“一丽身体好,这些东西,一丽帮姊姊们拿着吧,你们俩可轻松的去拜佛。”

你要拿就拿着吧,别装可怜就行,郑楚儿放开手中的帷帽,独自来到莲花庵的后院。

“莲花庵是皇家庵堂,因近来不安生,京畿府派人来护庵。”一位小师傅告诉郑楚儿。

“他们白日待在庵里的后院,后院有个花圃。”

“谢谢小师傅。”

郑楚儿进到后院,来到花圃前,假装摘花,果真见到京畿府的人在里面。

一个穿着宫廷侍卫服的年轻人,在一众京畿府的人面前,尤为显眼。

“女郎,你的手帕掉了。”

郑楚儿转过脸去,只羞羞涩涩的一笑,百花失色。

高阿那肱呆住了,痴了一般,把要还给郑楚儿的手帕,紧紧的攥在手里。

“公子,我的手帕。”

郑楚儿一脸娇羞,红着脸用力的扯自己的手帕。

“女郎,那里人氏?家住哪里?”

“不告诉你………”

郑楚儿调皮的说着,哼了一声,手帕也不要了,惊羞的慌忙离开。

高阿那肱邪魅的一笑,跟了出去。

莲花庵后面的山崖上,郑楚儿后面的脚步越来越近。

高阿那肱见郑楚儿走的是无人的山道,心下狂喜,生米煮成熟饭,还怕娶不进家门?

“女郎,别忙走。”

郑楚儿猛的转过身来,眉眼如画,娇声浅笑。

“哼,还我的手帕来,我可是用香花泡了两日两夜的。”

“哦,怪不得这么香。”

高阿那肱闻着手帕,朝前走了两步。

郑楚儿后退一步,娇嗔道:“知道是什么花泡的吗?”

高阿那肱使劲的闻了闻,摇了摇头,淫笑道:“合欢花?”

说着,高阿那肱看了一眼四下无人,像饿狼一样扑了上来。

“断魂花!”

随着郑楚儿的话音一落,闻着手帕的高阿那肱,一下子栽倒在地上。

脚像临死的鸡一样,蹬了几蹬,高阿那肱很快口吐白沫,翻了白眼。

郑楚儿从将死之人手里抽出自己的手帕,看了四下一眼,使出全身力气,将高阿那肱推下了悬崖。

随着崖底一声沉闷的声响,郑楚儿拿出火折子,在忽明忽暗的火光中,烧掉了那块浸泡过药的手帕。

拍了拍小手,郑楚儿转身,向莲花庵走去。

此时,莲花庵内,元一丽把那块经幡供奉到一张佛案上。

俩姊妹离开后,元一丽的姨母,莲花庵的慧慈,来到了佛案前。

慧慈看到那个经幡上绣着的鱼,眼睛上多了两针黑线,便慌忙离开。

昨夜在郑楚儿后面,来到莲花庵的元一丽,被剑伤到后,知道莲花庵,已经被人盯上。

慧慈二姨有危险,元一丽今日带伤来报信。

慧慈刚刚离开,京畿府的人,就查到了她的可疑,可惜晚了一步,慧慈已经逃走。

郑楚儿从后山回到莲花庵门前时,忽然发现天空中,飘起了白色的花絮。

纷纷扬扬的芦苇花,落在了她乌黑的发髻上,就像冬日的雪花一样美丽。

此时,元一丽戴着郑楚儿的帷帽,出现在了莲花庵的门口。

在一棵松柏树下的郑楚儿,看到了一身白衣飘飘的高长恭。

“四郎,高阿那肱已死,以后,不会有人在皇帝面前,进你的谗言了。”

郑楚儿想着昨夜那温暖的怀抱,咬着嘴唇就要跑过去,却看到高长恭,走向了元一丽。

一把桃花小伞,撑在了元一丽的头上,为她遮挡了满天的飘絮。

郑楚儿看着那双眼睛,脉脉含情的望着帷帽下的元一丽,急得跺脚。

“他们真的是未婚夫妻?”

做不成夫妻,本也可做朋友的,可看到他望着别的女孩时,郑楚儿气得想掐人。

再次抬起头来时,那修长的身影,已经转身离开,而那把桃花伞,撑在了元一丽的手中。

郑楚儿气哼哼的走进了莲花庵。

但满天的芦荟花,已落在了她的心里,嘴仍犟道:

“行,是你先找的别人。”

一扭头,却是来到了慧尼住持的禅房。

按下满腹的委屈,郑楚儿还得为他打听他生母的事。

“慧尼住持,小女子打听一个人,十五六年前,一个生了孩子的女子,曾经来到莲花庵,后来又离开了。”

慧尼住持拿着佛珠的手,微微一颤。

望着面前这个稚气未脱,说话还带比划的小女孩,甚觉可爱。

“缘聚缘散,你来我往,不知小施主,问的是哪一个?可有什么凭证?”

“这………”

郑楚儿小脸现出了为难,婆母冯翊公主,前世曾经交过一串佛珠给她,可那是她和高长恭成婚后的事。

可今世,她未过门,人家还有自己的未婚妻。

但不管怎样,郑楚儿尽可能的描述着那串佛珠的样子,慧尼住持还是摇了摇头。

望着郑楚儿失望的离开禅房,慧尼住持眼睛,渐渐迷蒙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