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14章 真没出息(求收藏 求投资 求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38:44

望着郑楚儿失落的离开了禅房,慧尼住持眼睛,渐渐地迷朦。“是个善良真诚可爱的的女孩。”一串佛珠,唤起了慧尼住持深埋心底的记忆………满身是芦苇花的高伏,看见高长恭从莲花庵外走过来,激动的跑出。“公子,玉坠送回去了?”高长恭一摸袖中,懊悔道:“糟,忘了。”“是个善良可爱的女孩。”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14章 真没出息(求收藏 求投资 求票票)》精选:

望着郑楚儿失望的离开禅房,慧尼住持眼睛,渐渐迷蒙。

“是个善良可爱的女孩。”

一串佛珠,唤醒了慧尼住持深埋心底的记忆………

满身是芦苇花的高伏,看到高长恭从莲花庵外走来,兴奋的跑出来。

“公子,玉坠送出去了?”

高长恭一摸袖中,懊恼道:

“糟,忘了。”

只想着帷帽下的那张小脸,把正事给忘了。

“公子,这也能忘?”

高伏后悔弄得自己一身的芦苇花,一个人,用鼓风箱吹得满天的芦苇花,他容易吗?

“不急,我听到那个元大女郎说,她们今晚,要在莲花庵守夜,晚上我再去送。”

高伏一听,翻着白眼看向高长恭,有点心虚的说:

“公子,这可是尼姑庵?你晚上来尼姑庵堵女郎?这传出去………”

“传出去,不正好让那些不放心我的人,放心了吗?”高长恭嘴角弯成一个弧。

“我怕传出去的是,高家四公子,天下第一美男,半夜摸到尼姑的房间………”

“滚。”

高伏滚开后,高长恭拿下脖子上挂着的那个玲珑玉箫,轻轻一扭,从中间扭开,一张纸条倒了出来。

“缘聚缘散,思念无期,一腔心曲,漫了明湖,荒了芜城。”

这是娘亲留下的唯一字迹,玲珑玉箫,也是娘亲留给他唯一的东西。

“娘亲,你快有儿媳了。”

高长恭想着那张小脸,嘴角一勾,一向冷傲的脸,如冰融化。

晚膳后,郑楚儿来到了正殿。

望着高台正中那尊彩金佛像,郑楚儿的眼睛有点湿润。

这尊彩金佛像,承载了大将军对她的四郎的期望。

昨晚,她想来看看佛像下面,有没有什么线索,可是,还被他打了一下。

“以后我要还你两脚。”

郑楚儿气嘟嘟的说着,转身离开。

夜幕降临,夜晚的莲花庵,肃穆又神秘。

有颂晚经的声音,随着木鱼声,声声传出,余音绕梁。

自个气了一晚上的郑楚儿,走出了歇息的房间,一抬头,看到白天还晴朗的天气,乌云密布。

夜风吹来,身着单薄夏裙的郑楚儿,拢了拢脖子上的交领。

一件暖和的披风,突然披在了她的身上。

郑楚儿正要惊叫,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,那是萦绕着她前世幸福时光的气味。

“你?”

“是我。”

高长恭的声音很小,但对于郑楚儿来说,哪怕是他睡梦中的一声喃喃低语,她也知道他要表达的含义。

可是,这一世,他已是别人的未婚夫,他白日里还送了一把伞给元一丽呢。

“大胆,一个男子敢夜闯尼姑庵?”

可她的声音跟撒娇似的,还压得极低,生怕惊到了外人。

只是说话的时候,郑楚儿的两只小手,慌乱的躲藏在背后。因为高长恭的两只手,在来捉她的手。

“我喊了啊?”

郑楚儿又惊且羞,黑夜,掩盖了她羞红的小脸。

“喊吧。”高长恭的声音淡定。

他………他现在怎么这样胆大?

前世她嫁入高家前,他只敢派奴婢偷偷送来一个玉坠。她为此,亲绣了一件祥云瑞鸟的锦袍回赠。

现今怎么变了?他真大胆。

郑楚儿想逃,但脚步却定定的站着,身子一软,被一只手一拉,差点就靠在了旁边人的身上。

我这是怎么了?人家都有未婚妻,还幻想些什么呢?真没有出息,郑楚儿自个骂自己。

“白日在庵堂外,我说要送你一样东西,结果忘了,只把伞递给了你,我现在来补送,不迟吧?”

“啪”的一声,郑楚儿攒了攒力气,一个小巴掌,狠狠的刮在了高长恭的脸上。

你喜欢一丽就喜欢吧,还有本事认错人,这不是故意气人么?

高长恭这个耳刮子挨的有点冤,捂着火辣辣的脸,想到前世,他的妻子是多么的温柔。

这一世,小脾气见长了?

高长恭错愕之间,靠在他身上的人儿,反手又给了他一肘子,正击在他的胸脯上,那里有个毒沙掌掌印。

“啊呦。”高长恭的胸前一阵疼痛,浑身热燥起来。

郑楚儿趁高长恭一愣的瞬间,挣脱高长恭的手,扭头就走,太气人了。

高长恭忍着痛,紧紧抓着郑楚儿的一只手不放。

郑楚儿一急,拔下头上银钗,想闭着眼睛戳过去,想了一下,又舍不得,就又换做嘴咬。

一嘴咬下去,高长恭哼了一声。

一用力,最终挣脱高长恭的手跑掉,但手上的那只春花色玉镯,滑在了高长恭的手上。

“怎么了楚儿?”

元一仪看到郑楚儿出去一会,竟披着一件披风回来,小脸气呼呼的,烛光下,又羞又恼。

披风宽大,宝蓝色暗花夹层,是一件男子的披风。

莲花庵里竟有男子?元一仪惊得捂住了自己的嘴。

“去,一丽,把这件披风替我还给他。”

郑楚儿说着,胡乱的把身上的披风扯下来,丢到元一丽的肩上。

“我………”

装得一脸懵懂的元一丽,似是难为情的出了门。

但一出了门,元一丽马上就露出了冷媚的笑容,她认出了这件披风,是高长恭的。

可四下张望,眼前漆黑一片,什么也看不到。

元一丽故作要转身,前面闪出一个人影。

元一丽眉眼一弯,羞羞涩涩的低下了头,一个温暖的声音传来。

“是我。”

桃花伞下,那张颠倒众生的脸,一下子浮现在元一丽面前,这个男人,注定是她的。

“给。”

一样东西塞到元一丽手上,手感是一个润凉的玉坠。

元一丽一喜,丢下披风,避开高长恭的眼睛,慌忙跑了回去。

虽然夜色很黑,但元一丽还是有点担心高长恭看到她的脸。

元一丽回来时,郑楚儿看到她的脖子上,多了一个莲藕玉坠。

那是前世高长恭送给她的玉坠,他在装玉坠的盒里放了一张纸条:“佳偶天成,盼琴瑟和鸣。”

她在送给他的锦袍中夹着回信:“鸾凤祥和,愿一世相随。”

如今,这个莲藕玉坠,已然戴在了别人的脖子上。

好,我记着,这个玉坠你可是送给了别人,郑楚儿气把手中抄经书的笔一丢,躺到卧榻上,拉被蒙住了头。

“公子,送出去了?”

匍匐在莲花庵屋脊上的高伏,见高长恭来到他的身边,笑着问。

“嗯,送了。”

“咋不陪女郎多聊会话?”

“黑灯瞎火的,又半夜在尼姑庵,咋聊?”

高长恭说着,摸了下还在疼的脸。

把身上的披风脱下来,丢给高伏,高长恭的嘴角,随即勾起一抹笑。

“现在你可以披着我的披风,把那些盯着我的眼睛引开了。”

“好咧。”

高伏一下子站了起来,披着高长恭的披风,像只伤残的蝙蝠,踏着屋脊,颠颠的向前跑去。

那些尾随高长恭来到莲花庵的眼睛,一看夜风中飘动的披风,又向另外一个尼姑住的院落而去,个个惊得内心发颤。

才堵了两个小尼,又要去另一院勾引第三个?高家真是风流成性,人才辈出。

带着刺激又好奇的心理,盯着高长恭的那些眼睛,暗暗追着高伏而去。

高长恭拿出一块黑布,蒙在了脸上,身形一闪,很快来到了莲花庵的正殿。

已是深夜,殿里的油灯已经熄灭,只有残香的气味,缭绕在殿阁内。

暗夜中,那尊彩金佛像,宝相庄严,肃穆神圣。

高长恭一下子闪到彩金佛像后,没有发觉,黑暗中的庵堂,有蛰伏的黑影,动了起来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