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15章 绵里藏针 (求收藏求投资 求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38:52

高长恭一下子闪到彩金佛像后,也没忽然发现,幽暗中的庵堂,有蜇伏的黑影,动了出来。但背转着身的高长恭,并也没忽然发现。把手伸到彩金佛坐定,失落迅速闪现出在高长恭脸上。彩金佛的底座下面,光滑更为细腻更为细腻,也没任何能藏东西的地方。就在高长恭沉思着,东西可能会藏在什么但背转着身的高长恭,并没有发觉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15章 绵里藏针 (求收藏求投资 求票票)》精选:

高长恭一下子闪到彩金佛像后,没有发觉,黑暗中的庵堂,有蛰伏的黑影,动了起来。

但背转着身的高长恭,并没有发觉。

把手伸到彩金佛坐下,失望很快浮现在高长恭脸上。

彩金佛的底座下面,光滑细腻,没有任何能藏东西的地方。

就在高长恭思索着,东西可能藏在什么地方时,他的手,无意中碰到佛像底座外的一个地方,有金片弹开。

底座下面,露出了一个小洞,高长恭两个修长的指头伸进去,夹出了一块丝帛。

丝帛到手,高长恭才惊觉四周黑影涌动,那些黑影,对着他直扑过来。

都是些轻功了得的人,怪不得没有任何声响。

高长恭秀眉蹙了蹙,扑过来的黑影,显然不是一伙的,他们相互掣肘,但目标都是他刚刚到手的东西。

有皇宫禁卫高手的身影?

二叔也对藏在佛像底座下的东西感兴趣?高长恭想到了昨夜高阿那肱那张脸。

高长恭知道自己不能恋战,两拨人马,个个武功不凡,自己身中毒沙掌,不能硬拼。

想到这里,高长恭马上就想离开,可还没有等他站起来,一左一右两个人,对着他一掌拍了过来,

一个惊雷,从莲花庵上空炸响,两个黑衣人,皆一愣。

借着闪电刺眼的光芒,高长恭趁势击向对方。

绵里藏针,看似绵若无力,面前的两个人,却一下子倒飞出去。

高长恭拿起佛像前面供奉的苹果,飞向目标。

几声“啊”的痛叫,正中膝眼穴,目标趴下,无法动弹。

就势向后一闪,高长恭想从正殿的后门退出去。

可前面的两拨人马,哪肯放他走?双方不再牵绊,一起扑向他扑来。

高长恭蹙了蹙眉,提足运气,向上一跃,想从正殿后门,破门而出。

可是,门楣上方的木楞,竟然换成铁皮?

昨夜的剑伤,被撕裂,动了气的高长恭,喷出一口鲜血。

忽然,身后的后门打开,一个身影闪了进来。

浓浓的夜色,掩盖了她女性柔美的身躯,但高长恭还是看到了一抹衣袂飘卷。

尼姑的灰色素衣?

高长恭被一双柔弱无骨的手轻轻一推,就飘出了后门,好深的内功。

素衣人轻轻飘起,犹如一朵浮云。

虚空中,素衣人双手一翻,十指如莲花绽放,一记般若掌,掌力若天女散花,从上向下击向那些蒙面人。

掌力看似不强劲,仍是绵里藏针掌,针针穿在那些黑影的心窝。

不等他们站稳,一阵异香扑鼻而来。

黑影个个站立不稳,最后慌忙捂住口鼻,踉踉跄跄的从正殿的大门逃了出去,消失在莲花庵外面。

高长恭见素衣女子武功非凡,遂没入黑夜中,没有看到,这个素衣女子,那掌绵里藏针,和他的一模一样。

高长恭回到大将军府时,高伏还没有来。

来不及看在彩金佛像下找到的帛绢,高长恭撞开浴房的门,捂着胸口,躺进了冷水浴桶里,他的眼睛,已经开始模糊、充血。

“公子,你受伤了?”高伏悠闲的飘了回来。

“你疯到哪里去了,才回来?”

“不是公子让我引开那些人嘛?我先带着他们,去了两位住持的禅房上溜达一圈,又带着他们在每个尼姑的睡房前,逛了逛,敲她们的门,喊她们出来玩………”

一口鲜血,从高长恭嘴里吐了出来。

“公子,你动气了?”高伏这才发现高长恭不对劲,眼睛血红,已经看不见他了。

“没事。”

“什么没事?公子,你不要命了?”

高伏说着,手中的蜡烛已经放下,忙不迭的往木浴缸里倒冷水。

高长恭躺在冷水浴缸里,脸上却有热汗冒出。

“是什么人,想要公子的命?”

“有在我身上留下毒沙掌印的人,也有宫廷侍卫。”

“毒手掌?宫廷侍卫?”高伏惊得手中的水桶,掉落在地。

“高伏,念黑衣衫中那块丝帛上的字。”

高伏从黑衣里摸出一块丝帛,念道:

“峨峨东岳高,秀极冲青天。

岩中间虚宇,寂寞幽以玄。

非工复非匠,云构发自然。

器象尔何物?遂令我屡迁。

逝将宅斯宇,可以尽天年。”

高长恭听着,愣住了。

冒着生命危险,从莲花庵取来的东西,竟是一首诗?

这是东晋女诗人,王羲之的儿媳谢道韫写的《泰山吟》,这是什么意思?

高伏看着那首诗,也摸不着头脑。

“公子,你白受伤了。”

“你才白疯了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这一夜,高长恭难以入眠。

小时候跟随父亲去骑马,爬山,到莲花庵拜佛的情景,一幕幕的在脑海里浮现………

“公子,醒醒,宫里又来人了。”

被高伏叫醒的高长恭,发现天已经大亮。

“不知今日,又召公子进宫作甚?”高伏很是担心。

高长恭微微弯了弯唇,没有说什么。

在碧莲和高伏的伺候下,穿戴整齐,洗漱完毕,高长恭随宫人出了门。

穿过云龙门,仍是向太极殿方向走去。

“两位黄门郎,不知陛下这么早,宣四郎进宫有什么事?”

高长恭见两个黄门郎,一直望着他笑,便试着问。

“恭喜公子,陛下要为公子赐婚了。”

“赐婚?”高长恭一惊。

“是的,是公子喜欢的尼姑。”

“尼姑?”

高伏,你害死我了,让你把人引开,半夜你去敲尼姑的门干什么?

高长恭心里想着应付的办法,已被两个黄门郎,带到了太极殿的西堂。

殿门口,宫女和黄门,仍然垂手低头的立着,不过,没有看到小尼姑的身影。

“二叔。”

高长恭叩首行礼,偷偷的瞄了瞄,这一瞄,暗暗惊了一下。

屏风内,露出了一抹衣袂,紫红团花,很是喜庆。

衣裙都换好了,今日就让圆房?

“哈哈,四郎。”

“二叔。”

“嗯,四郎长大了,是该娶妻了。”

“二叔,四郎还小。”

“小什么小?你爹十二岁就娶妻,你九叔,不到十岁,就娶了邻和公主叱地莲了,你那三个哥哥,十四时,我都帮他们成了亲。”

高长恭无言以对,有个热心的二叔,不知是福还是祸。

“二叔,侄儿想寻个自己喜欢的。”

“知道你喜欢小尼姑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…”

“不,二叔,不喜欢。”

“不喜欢?不喜欢你半夜敲尼姑的门干什么?没事,二叔也是男人。”

“?”

这是一个皇帝说出的话吗?

高长恭心一紧,有点担心,这一世,二叔会不会提前癫狂?会不会提前被疯魔控制了心智?

默默的抬头看了一眼,但高长恭看不出高洋脸上的异样,那双眼睛,总是深不见底,不可琢磨。

“只要是你看上的尼姑,二叔命她们两个还俗便是。”

高长恭:“两个?”

高洋:“几个?”

“一个都没有看上。”

高长恭暗自咬牙,高伏,你给我惹的事,你等着。

“半夜天黑,看不清脸,要看,白天去看。”

“啊?二叔………”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