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16章 银袍少年(求收藏 求投资 求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39:00

“啊?二叔………”“也不是,二叔,莲花庵侄儿貌似来过,但也不是去看尼姑。去敲尼姑门的,是府中的高伏,他喝多酒,白天披着我的披风去外面疯的,他还去别人家的母猪圈前跳了舞,唱了情歌。”高伏惹出的事,就给他责任,的话他的楚儿,也指出是他去敲尼姑的门去敲尼姑门的,是府中的高伏,他喝醉酒,夜里披着我的披风去外面疯的,他还去别人家的母猪圈前跳了舞,唱了情歌。”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16章 银袍少年(求收藏 求投资 求票票)》精选:

“啊?二叔………”

“不是,二叔,莲花庵侄儿倒是去过,但不是去看尼姑。

去敲尼姑门的,是府中的高伏,他喝醉酒,夜里披着我的披风去外面疯的,他还去别人家的母猪圈前跳了舞,唱了情歌。”

高伏惹出来的事,就让他承担,如果他的楚儿,也认为是他去敲尼姑的门,以后就难哄了。

高长恭不由自主的,摸了一下昨夜被郑楚儿打的脸。

“是高伏?”

高长恭连忙点头,高洋有点失望。

高洋兴奋的神色暗淡下来,好像高长恭应该去敲尼姑的门似的。

“不过,你确实该娶妻了。”

“二叔,四郎还想历练历练,不急。”

“屋里的小妾成不成熟?要不然你白练,练几年都没有经验。”

“啊…………二叔,那个…………”

“那个什么?你看你九叔就知道,与邻和公主结婚五六年,都没有孩子,二叔一把元善见(孝静帝)的李嫔赐给他,马上生了长子。”

高长恭心里说,邻和公主死的时候,才有十三岁,哪生得出孩子来,把孝静帝的嫔妃赐给九叔,也只有二叔你做得出来。

“婚姻大事,侄儿要慎重。”

“只不过是妾室,又不是正妻,正妻当然要高门大户,还要善良贤淑,我准备把………”

“二叔,侄儿私下已有了意中人,定情信物——莲藕玉坠,已送出去。”

高洋一愣,见高长恭说得认真,便不再把他认为合适的人,说给高长恭听。

高长恭一直等着屏风后的红衣人亮相,到现在还不见出来,突然恍然大悟,又是那个冲天王?借机岔开话题。

“二叔,五弟在屏风后吗?”

“非要过来玩。”高洋宠溺的说。

高长恭走过去一看,睡着了?胖小孩真是容易睡。

“五弟?五弟?”

“嘻嘻,小尼姑。”

高延宗微微睁开胖眯成一条缝的眼睛,说完后又闭上,接着睡。高洋一见,赶紧抱起来,要亲自送回去睡。

高长恭心事重重的离开了太极殿,这世,很多事发生了改变。

前世,二叔可没有让他娶尼姑,但想把李皇后的一个侄女许配给他做正妻。

六月十九日的华林园,会不会又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发生?因为他的楚儿,到时也会出现在那里。

……………

高阿那肱已死,这个祸国殃民的佞臣,终于提前走完了他谄媚庸劣的一生。

郑楚儿收拾心情,准备去参加华林园的祭祀,这是齐国贵族子弟,和望族世家的儿女,每年必去的。

“他肯定也在的。”

郑楚儿咬了一下嘴唇,自个儿说着,往头上插了一只玉兰步摇。

望着盈盈身姿出了门的郑楚儿,元一丽的眼里,闪过一丝恶毒。

坐在软轿里,郑楚儿心情复杂,不知怎么面对高长恭。

“他都已经把那个莲藕玉坠,送给表妹了,我………我………”

郑楚儿不知道该怎么办,气道:“我………我要掐死你。”

又气又委屈中,郑楚儿没有发觉,轿子抬着她,走上了一条偏僻的小路,那是城外的山路。

半天还不到华林园,郑楚儿掀开轿子侧面的小窗一看,惊觉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。

“停轿,你们要把我抬到哪里去?”

郑楚儿不喊还好,一喊,两个轿夫抬着她飞腿就跑。

这条路,一面紧靠着山,一面是山谷。

一咬牙,郑楚儿跳下了轿。

郑楚儿不知道自己滚到什么东西上,才停了下来。

一抬头,那两个轿夫,已站在她的面前。

“小娘子,去什么华林园,做我们哥俩的新娘吧。”

郑楚儿这才想起,因为自己的到来,广阳郡公府的四个轿夫不够了,元一仪重新招了两个轿夫,又置办了一乘软轿,以供姊妹三人使用。

这两个人,刚刚才被招进府中。

“别过来。”

郑楚儿头上那支银质玉兰步摇,早已紧紧的握在她手中,警惕的对着前面。

两个轿夫看到郑楚儿的愤怒的眼神,愣了一下,但看到郑楚儿娇弱的身躯,淫邪的一笑。

“你这种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娘子,细皮嫩肉的,有什么力气反抗?”

“是啊,身子柔弱得像三月的嫩柳。”

一个人说着,已经一步跨了过来。

“啊………”

一声惨叫过后,那个人捂着流血的屁股,滚在了地上。

“敬酒不吃吃罚酒?”另外一个人抡起拳头,对准郑楚儿砸过来。

但还没有等他的拳头落下来,一支箭,就射在了他的额头上。

“吁………”

一匹浑身黝黑,四蹄、耳尖和马尾,皆为深棕色的马上,坐着一个挽弓少年。

一身银色锦袍,衬托得少年俊朗的容颜,越发皎洁俊朗。

“女郎,剩下的那个,用不用死?”少年望着捂着屁股逃跑的另外一个轿夫问。

若能捉回去审问,自是最好的,但是,郑楚儿望着即将跑进深山密林中的歹人,一咬牙。

“死!”

弓弦一响,歹人扑倒在地,随后传来了一声掉落深涧的声音。

“公子,别玩了,我们该回去了。”

一个书童模样的人,骑着马赶来,气喘吁吁的对着少年说。

“嘘。”

少年怕他的书童,惊到了郑楚儿。

“别怕,我的侍读,阿举。”

绝处逢生的郑楚儿站起来,福了福身,感激的说:“谢公子救命之恩。”

银袍少年看着刚刚经历了一劫的郑楚儿,马上就沉静下来,不由得看了又看面前的人儿。

“女郎,你家在哪里?我送你回去。”

郑楚儿刚一点头,少年便从马上一下子弯下身来,轻轻一搂,便把郑楚儿抱了起来,放在了他前面。

“女郎,你家的方向?”

“我要去华林园。”

郑楚儿担心一仪和一丽姊妹俩,她们会不会也遭遇到了不测?

华林园?齐国的宫苑?

少年的脸上,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,随即打马向华林园赶去。

“我的绝尘,跑的有点快,会不会让女郎觉得太颠簸了?”

“不快。”

但体贴的少年,还是放慢了马的速度。

微风中,散发着清香的发丝,不停的拂着后面少年的脸,少年闭上了眼睛。

今日的华林园,门口落满轿子,郑楚儿已经来晚了。

少年娴熟的策马穿过人流,把郑楚儿送到了华林园东门外。

先行跳下马,少年不等郑楚儿反应过来,就轻轻一搂,把郑楚儿抱下了马。

“敢问公子大名?楚儿好让家人,去感谢公子的救命之恩。”

“你叫楚儿?”

“嗯,公子呢?家住哪里?楚儿好让家人登门拜谢。”

少年一笑,轻声道:“叫我阿宪就行,我家很远,我是出来游玩的,你家人找不到的。”

“那受小女子一拜。”

阿宪的脸上,眼角挑起一抹笑。

望着郑楚儿离去的背影,阿宪伸开了手,郑楚儿那个玉兰步摇,赫然在他手中。

郑楚儿到这时也没有发现,她的腰间,已拴着一个麒麟图案的羊脂玉佩。

匆忙进到华林园的郑楚儿,看到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。

元一丽和高长恭,还有几对被赐婚的男女,正站在皇帝的下面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