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17章 皇帝赐婚(求收藏 求投资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39:08

元一丽和高长恭,除了几对被赐婚的男女,正站在皇帝的下面。事情还得从郑楚儿,被抬到山中时说到:李皇后亲领的祭祀,在礼乐声中就。皇后头戴金色凤冠,在阳光下,闪着夺目的光芒,下面的人,莫不赞叹皇后的明艳无双。皇九弟长广王高湛,眼睛一亮,竟会觉得皇事情还得从郑楚儿,被抬到山中时说起: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17章 皇帝赐婚(求收藏 求投资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元一丽和高长恭,还有几对被赐婚的男女,正站在皇帝的下面。

事情还得从郑楚儿,被抬到山中时说起:

李皇后亲领的祭祀,在礼乐声中开始。

皇后头戴金色凤冠,在阳光下,闪着耀眼的光芒,下面的人,无不惊叹皇后的艳丽无双。

皇九弟长广王高湛,眼睛一亮,竟觉得皇后,就像观音一样,仙姿玉貌,但这个想法,没敢流露出来。

祭祀结束后,赐宴开始。

喝得脸红红的高洋,和李皇后坐在上首,望着下面一众勋贵青年男女,高洋问身边的皇后。

“你兄长的那两个女儿,今年也十三四了吧?”

皇后嗔道:“陛下喝多了?”

“大的十岁,小的才八岁。”

高洋晃着醉意朦胧的头:“小了点。”

“四郎过来。”

高洋对着高长恭招招手,李皇后拿着荔枝的手,抖了一下。

兄长家的这两个女儿,李皇后心里早有打算。

一个留个自己的儿子,那是未来的太子妃。

一个嘛,当然要嫁给陛下最喜欢的安德王,就是调皮捣蛋的冲天王,这俩人,前程无量。

高长恭站起来,一袭暗花白衫,宛如月宫中走来的谪仙,清冷脱俗,那翩翩身影,黏住了多少女子的目光。

被高洋拉着坐在身边,高长恭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。

“四郎,皇后兄长家的两个女孩,喜欢哪一个?”

“咳咳。”李皇后被荔枝噎着。

高长恭为了难,皇后娘家的人,既不能说不喜欢,更不能说喜欢,皇后都咳嗽了。

“二叔,侄儿已经有了喜欢的人。”

“是谁家的女郎?哦,对了,你的玉佩送给了谁家的女郎?”

高洋晃了一下自己喝高了的头,想起了那日高长恭说过的话。

高长恭看了一眼下面,仍然没有看到郑楚儿的身影。

她没有来?

皇后亲领,皇帝都出席的皇家祭祀,对受邀的臣子家眷来说,是天大的荣幸。

敢抗旨不来者,大罪。

但一般情况下,哪有不来的人?钻破头都想来到华林园。

像今日的园里,不是皇亲国戚,就是豪门大族的子女,还有少年得志的年轻将军,在这里,如遇到一个可心的人,私下满意,回去后让长辈知晓,一段良缘便成。

若被陛下和皇后青睐,被赐婚,更是整个家族无上的荣光。所以,没有人会不来,可是,她没有来。

“二叔,她不让说,要等到三书六聘以后,她才好意思公开我们的事。”

高长恭被皇帝叫到身边,已经让下面的人,羡慕得牙痒了,再一听,女孩子们的牙又酸了,原来她们的四郎,已经被人先下了手。

最酸的,就是平原王的女儿段涵。

段涵转头看了两圈,没有看到郑楚儿。

“哼,没有见过世面的人,可能躲在那个旯旮里,不敢露出头来。”段涵说罢,仰头喝下了一大杯酒。

听了女方不愿意公开的话,高洋微不可见的点点头,让高长恭下去,一般家教甚严的女儿,都这样。

可是高长恭还没有走到自己的座位旁,就听一近侍黄门,对着下面喊道:

“皇后请收到四郎玉坠的女郎上来,陛下要亲自为你们赐婚。”

高长恭的脚步,定在了原地,看了一眼元一仪姊妹俩身边,仍然没有郑楚儿的身影。

这贪玩的,跑哪里去了?

“四郎也上来。”

另外两对人,也被叫了上去,那是皇后的亲戚,皇后想让皇帝一并赐婚,荣耀家族。

高长恭不知道自己,是怎样回到高洋身边的,高洋的脸色,在等待中慢慢没了笑容。

“请收到四郎玉坠的女郎,上前来。”近侍黄门拉长声音,又重申了一遍。

在众人的等待中,元一丽得意的一笑,缓缓站了起来,她要的,就是这个万众瞩目的效果。

众人的眼光,一下子集中到元一丽身上,连元一仪,也吃了一惊,妹妹什么时候,和高家的四公子,私定了终身?

元一丽在一众女郎刀片一样的目光中,款款的走向帝后。

今日,就借皇帝的手,成为他的女人,元一丽心里想着,傲视了一遍全场。

“真是她?一个庶女?”

段涵在下面,气得手帕都绞烂了。

偏偏段涵在这里,什么话都不敢说。别说她一个平原王之女,在这里,就是她的亲姨,如今的左昭仪,皇帝的宠妃,此时在帝后身后,也只能屏息敛声,不敢大声说话。

段涵想到自己的母妃,因为在皇帝纳她小姨为妾的时候,闹洞房时,惹恼了当时还是齐王的陛下。

结果陛下直接对他的父王说要杀了她母妃,吓得她的母妃,从此躲在她的姨奶奶——娄太后身边,多少年了,都不敢回家。

高长恭此时的心里,也很不安,即使他的楚儿没有来,也不能让人顶替,一旦被赐婚,就无法更改。

而且,被皇帝赐婚的,就是正妻,那他的楚儿以后进门,难道是妾室?

“二叔,她不是我………”

“四郎,你送给我的玉坠。”元一丽打断了高长恭的话,拿出了那个莲藕玉坠。

“我的玉坠怎么会在你的手中?”

“四郎,不是那晚,你送给我的吗?”

元一丽说的暧昧,脸色娇羞,随即话锋一转。

“难道还有其他人?她在哪里?还是她抗旨,没有来参加祭祀?”

高长恭默默的看着面前的元一丽,她说的话,他都不能反驳。

郑楚儿望着双双站在帝后面前的人,一跺脚,转头就要离开。

“楚儿你来了?”

“楚儿?”

高长恭听到元一仪的喊声,马上看到了郑楚儿,不顾帝后在一旁,急忙跑了下去。

高洋看着这一幕,他酒喝的虽然有点多,脑子有点混,但看到高长恭刚刚的表现,还是明白了一二。

“你,下去吧。”高洋摆摆手。

元一丽没有想到,她都走上去了,又在别人的窃笑声中,走了回来。

郑楚儿,你让我难堪?元一丽暗自咬牙。

其实,让她下来的,并不是郑楚儿的出现,而是皇帝本人的意思。

当知道元一丽的黄门,在高洋耳边介绍了元一丽的家庭背景后,高洋的脸上,笑容渐渐消失。

元氏宗室,在高洋眼中,简直鄙夷不屑,他阿兄的儿子,未来的正妻,必是高门大户家的女儿,哼,一个元氏庶女………

“楚儿,你怎么才来?”元一仪奔到郑楚儿面前,焦急的问。

“我………,是一个公子送我来的。”今日的遭遇,一下子难以说清。

公子?高长恭停下了脚步,他看到了郑楚儿的腰上,挂着的那个玉佩。

那是男子佩戴的玉佩,羊脂玉,麒麟图案,玉佩的主人,身份尊贵。

把随身佩戴的珍贵玉佩送给她,可见俩人的关系有多亲密。而她,宁愿不来参加祭祀,也要去约会………

高长恭不愿再想,默默的看着元一仪扶着郑楚儿,向一个亭子走去。

郑楚儿把那两个轿夫的事,告诉了元一仪听,惊得元一仪连连摇头。

“怎么会这样?楚儿你可受了伤?”

“表姊不用担心我,楚儿没事,倒是要好好查查,那两个人,是怎样来到元府的。”

元一仪点了点头,沉着的说:“这个自然。”

“女郎,皇后娘娘有请女郎过去一趟。”

就在元元一仪和郑楚儿,分析着那两个轿夫的情况时,一个宫婢,来传李皇后的话。

郑楚儿跟着宫婢,来到皇后休息的御苑阁中。

“你是哪家的女儿?”

李皇后用茶盖,轻轻拨着手中的茶水。她看着郑楚儿,就觉得,一般人家,养不出这样娇贵的人儿。

“回皇后娘娘,臣女来自荥阳郑氏,父亲是前国子祭酒,母亲为琅琊王氏。”

“荥阳郑氏,国子祭酒?令尊可是郑孝行郑老先生?”

“正是家父。”

李皇后听了,放下手中的茶盏,望了一眼帷幔后面。

帷幔后面的高洋点点头,这家世,才配得上我高氏皇族。

帷幔缓缓拉开,郑楚儿看到了高洋,还有高洋身边的一个人,差点失声叫了出来。

那个人,就是被她推下山崖的高阿那肱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