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18章 死而复生(求收藏 求投资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39:15

那个人,是被她推下山崖的高阿那肱。郑楚儿心里一阵惊慌失措,四只小手紧紧地的攥在衣袖里面,轻轻颤抖着。但自小受的教育,和家族氛围的熏陶,除了生的一副镇定泰然自若的心性,遇上再惊慌失措的事,郑楚儿的脸上,依然婉约又大方,一派高门贵女模样。而高阿那肱,很是奇郑楚儿心里一阵惊慌,两只小手紧紧的攥在衣袖里面,微微颤抖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18章 死而复生(求收藏 求投资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那个人,就是被她推下山崖的高阿那肱。

郑楚儿心里一阵惊慌,两只小手紧紧的攥在衣袖里面,微微颤抖。

但从小受到的教育,以及家族氛围的熏陶,还有生就一副沉着自若的心性,遇到再惊慌的事,郑楚儿的脸上,仍然温婉大方,一派高门贵女模样。

而高阿那肱,很是奇怪,就像不认识郑楚儿一样。

虽然见到郑楚儿的刹那,高阿那肱惊了一下,但那是惊艳,绝不是惊怒。

“臣女见过陛下。”

郑楚儿稍一慌乱,马上镇静的叩见高洋。

“你是郑老先生的女儿?”

郑楚儿的父亲郑孝行,今年四十不惑,被而立之年的皇帝,称为老先生,郑楚儿觉得,陛下对自己的父亲,还是敬重的。

就是不知自己的父亲,为何在陛下登基后,就辞职回乡?

“是,陛下。”

“素闻郑老先生,膝下只有三子一女,均为嫡出?”

“是,陛下,臣女就是家父唯一的女儿。”

高洋沉默片刻,说道:

“好,你退下吧。”

郑楚儿转身退出,高洋的目光,落在了她的后腰上。

高洋望着那个麒麟玉佩,目光深邃,不露一丝痕迹。

麒麟花雕,羊脂玉,侄儿没有这枚玉佩,这枚玉佩太珍贵。

李皇后奇怪了,问了半日,不赐婚?

郑楚儿拜谢出来,双手按着突突跳动的心,那个高阿那肱,怎么还活着?

难道自己的重生,让有的事,变得扑朔迷离?还是,那个高阿那肱,死而复生了?

不对,除非他复生后,没有了记忆,也不对………

郑楚儿心乱如麻,让远处默默看着她的一个人,心生怜惜,忘了那枚玉佩,对他的无情冲击。

“她今日到底经历了什么?为什么在没有人面对她时,脸露惶色?”

高长恭现在在意的,已不是郑楚儿腰上的那个麒麟玉佩了,而是想知道郑楚儿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让一向落落大方的她,露出了些许慌乱。

从高阿那肱看到她的第一眼分析,还有高阿那肱看到她时,一闪而过的目光,郑楚儿最后得出结论。

“此高阿肱,不是他推下悬崖的那个高阿那肱。”

郑楚儿猜对了大概,中了她的毒,被她推下悬崖的那个人,是高阿那肱的替身。

那人是高阿那肱的父亲,在外和其他女人生的儿子,和高阿那肱,是同父异母的兄弟。

假高阿那肱的消失,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原因,尸首也没有被找到,皇宫侍卫,不由得警惕了起来,作为皇帝信任的库直都督,赐宴结束后,高阿那肱不离皇帝左右。

“楚儿,没事吧?”

元一仪看到郑楚儿出来后,小脸煞白,握着郑楚儿有点冰凉的小手,担心的问。

“表姊,我没事。”

“我已经把你今日的遭遇,报案到了京畿府。”

郑楚儿点点头,希望京畿府,能查出那两个轿夫害她的原因。

“楚儿,这快玉佩,是哪个公子的?”

郑楚儿一惊,伸手往后一摸,腰间果然挂着一个玉佩。

“这………,表姊,楚儿不知。”

元一仪笑着摇摇头,送这么珍贵的玉佩,证明心已所属,楚儿还害羞不承认呢。

“真不知道,表姊,可能是那个公子不注意留下的。”

拿着这枚晶莹剔透的玉佩,郑楚儿的脑海里,浮现出阿宪那张总挂着一丝笑意的脸。

那个看上去和自己同样大的少年,是哪家的公子?

没有阿宪,自己的清白早就毁了,他相当于救了自己一命。

高长恭目送着郑楚儿,离开了华林园,坐上了一辆新雇的软轿,修长的身影,定定站在原地,目光不舍。

回到广阳郡公府后,元一丽一头扎进闺房,砰的一声,关上了门。

元一仪望着这一切,摇了摇头,有些事,强求不来。

“女郎,以后你到哪里,可要带着翠柳,吓死翠柳了。”

翠柳得知自家女郎,差点又被两个轿夫祸害,被惊吓得一下子站了起来。

“那个公子真是女郎的福星,可惜不知道人家在哪。”

翠柳抿了下嘴,看着自家冰肌玉骨的女郎,小声道:

“要不然,英雄美人,乃天作之合。”

“乱说?他听到会不高兴的。”

“他还不高兴了?天底下,他去哪找女郎这样温柔善良的大家闺秀?”

“我………,我说的不是阿宪。”

郑楚儿一急,差点说出高长恭的名字。

高阿那肱还活着,这让郑楚儿心里像堵着一样,心情难以顺畅。

此时,卧房中的元一丽,冷艳的脸上,眼露狠毒。

那让人胆寒的眼眸,阴笑的望着双手,伸开的手掌,有缕缕黑烟冒出——毒沙掌。

“郑楚儿,你坏我好事。”

元一丽说着,拿起了那枚莲藕玉坠,作要捏碎状,复又轻笑一声,又伸开了手掌。

“四郎,你送给我的东西,我怎忍心捏碎?”

那夜,乘高长恭醉卧野外,在高长恭胸前留下毒沙掌印的情景,又浮现在元一丽眼前。

有了毒沙掌的毒,一切还不容易?

“你是我的,四郎,当你在莲花园的楼阁下,接住坠楼的我时,你就应该知道,此生,我便是你的女人,你便是我的夫君。”

元一丽回想起她为了接近高长恭,不惜从二楼的楼台上跌落,那被高长恭紧紧搂在怀里的感受,至今难以忘怀。

“高洋,大齐的狗皇帝,你乱我元氏朝纲,夺我元氏江山,我元一丽,决不会让你永远高高在上、逍遥自在。”

只是,没有背后的人允许,毒沙掌不能随意出手,不然,先杀了郑楚儿,一解心头之恨。

……………

毒手掌在邺城,又害了一个人,连唐七都差点丢了命。

唐七前些日,和一个姓宋的公子夜半买醉回家时,那个姓宋的公子,惨遭毒沙掌,当场毙命,唐七昏倒捡回了一条小命。

高长恭知道后,马上派高伏,代表他去探望唐七。

“公子,打探到了。”

从唐七家回来的高伏,兴冲冲的对高长恭说。

“公子真是料事如神,从唐七口中,就知道了许多事。”

高长恭没有说话,只微微一笑,唐七,可是唐邕最喜欢的侄子,唐邕膝下只有六个女儿,没有儿子,对这个侄子,一向当亲生儿子对待。

“莲花庵这几日,有宫廷禁卫军,和京畿府的人,原来是在莲花庵,发现了毒沙掌的踪迹。”

“毒沙掌的踪迹?”

京畿府和宫廷禁卫军联手,办事效率果然不错。

高长恭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脯,毒手掌掌印,依然鲜红。

“毒沙掌,时隔多年,又不断出现在帝都了。”

高长恭记得,父亲被刺的那年,毒沙掌第一次出现在邺城,当时,许多活着的六镇勋贵,惨遭毒手。

“可惜,那个潜伏在莲花庵的慧慈,一直没有抓到。”

高伏看到高长恭俊逸的面容,秀目暗淡下去,忙说:

“公子不要担心,若那些歹人想要公子的命,当时就不会只留下毒沙掌掌印,这毒沙掌毒,只要当时不被重伤,公子大婚后,慢慢可解。”

“行了,我知道。”高长恭的如玉的容颜,微微泛红。

高伏嘴角动了动,还想告诉高长恭,公子在意的那个女郎,今日险遭劫难,京畿府已立了案,但高伏,最后终没说出口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