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19章 唐七公子(求收藏 求投资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39:23

帝都南城,一座幽静的院落。高伏离开以后,唐七就闹着要出去玩。“你大伯这段时间,让你都待在家中,不要乱跑。”唐七的娘亲蓝氏,一个二十岁就守寡的温顺女子,被唐七闹得手足无措。唉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19章 唐七公子(求收藏 求投资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帝都南城,一座幽静的院落。

高伏离开以后,唐七就闹着要出去玩。

“你大伯这段时间,让你都待在家中,不要乱跑。”

唐七的娘亲蓝氏,一个二十岁就守寡的温顺女子,被唐七闹得手足无措。

唉,十五的儿子,被他的伯父惯养得不知好歹。

“娘,这几日,邺城到处是来参加祭祀的美………美少年,我想去找他们玩。”

唐七本想说美人,但觉得在自己娘亲面前,还是不能乱说话的。

蓝氏轻叹一声,都是惯的,她还不知道自己儿子的花花肠子?

这个儿子,十二岁就扒房看人家寡妇洗澡,十三岁就跟着人去喝花酒,慌得蓝氏,恨不得马上说房媳妇,让他守着,别出去惹事。

可孩子的事,她这个娘亲做不了主,一切有他伯父呢。

后来还是他伯父做主,买了个长的水灵的女孩来给他做妾室,才安分了一段时日。

“七儿的妻子,可不能是小户人家的女孩。”儿子的伯父唐邕这样说。

蓝氏听到这话,更不敢做主了,别看现在自己住的是三进三出的院落,那可都是他伯父的房产,连伺候自己和儿子的奴婢,都是他伯父出钱买来的。

自家本是单门小户,想娶高门大户人家的女郎,蓝氏不敢想。

“娘,其他人都能出去玩,为何我不行?”

“跟你玩的,是些什么人?”蓝氏气道。

“有钱人。”

“哼,不是你伯父在朝中身居要职,深受陛下宠信,那些人,会来找你玩?那些人都是些纨绔子弟。”

“长恭就是好人。”唐七顶嘴道。

这个蓝氏没有话说,但人家好像不太爱搭理自己这个儿子,来过两次,都是自己这个儿子傻笑着拽来的。

“娘,儿子不得出去,哪能为您相中一个儿媳回来?”

瞧瞧,都不知道害羞了。

“孩子实在想出去,就让他出去透透风吧。”

唐邕突然出现在府中,带着两个亲信,亲自送来几袋大米。蓝氏是南方人,吃不惯麦面和粟米。

“谢谢伯父。”

唐七说完,拔腿就要往外跑,忽又折转身回来,伸手对着蓝氏说:

“娘,钱。”

蓝氏掏出了几文常平五铢,递给了唐七。

唐七一看,嘴一撇,央求道:“娘,多给点,这点钱,不够请朋友们吃一顿。”

蓝氏气得手有点微微发抖,这几枚文常平五铢,够普通人家一家三口,过一个月了。

一把碎银,放在唐七手上,唐邕喜爱的摸着虎头虎脑的唐七,慈声问:“够了吧?”

“够了,谢谢伯父。”

看着唐七高兴的跳着离开,跟着唐邕一起来的侍卫,对唐邕说:

“唐公对这个侄儿,真是娇惯。”

唐邕笑了一下,心里道:若他只是我的侄儿,我就用不着操这么多心了,我只有这个独子啊。

心里想着,唐邕抬眼瞄了瞄蓝氏,身姿凹凸有致的蓝氏,低眉顺眼的,总是让人疼爱。

唐七骑着马,风风火火的来到大将军府,把马绳丢给府内的下人,就喊道:

“长恭,长恭,走,去外面逛逛去。”

高长恭看着唐七,觉得这个唐邕的侄子,行事风格,真的很像唐邕,只是唐邕话不多,特沉着,但办事利索,所以深受二叔宠信。

“唐公子,不是你娘不让你出来玩吗?说上次被拍昏后,还常常做噩梦?”

高伏一面招呼碧莲上茶,一面问唐七。

“我就没有被拍着,是宋公子被那个小女子掌的时候………太吓人了。”

“看来你是被吓昏的?”

唐七嘿嘿一笑,抓抓头,眼睛瞟着碧莲的前襟。

“唐七,说说宋公子是怎样遭到毒手的?”

“长恭,你也是去扯那个小女郎的腰带时,才挨了毒沙掌的?”唐七这货,不答反问。

“胡说什么呢?我们公子是那样的人吗?”碧莲听得气愤,把手中的茶水洒了几滴在唐七脸上。

“长恭,收进房了?这么护你?”

碧莲一听,羞得慌忙离开。

“小女郎?”

高长恭没有理唐七的这些废话,但对小女郎三个字,很是惊讶。

一直以来,高长恭认为,出没在帝都,使用毒沙掌的人,不是男子,就是莲花庵逃走的那个尼姑慧慈。

派高伏去京畿府了解案情进展时,京畿府的人,也认为是慧慈连续作的案,包括高长恭胸前的毒沙掌印,也推断是慧慈留下的。

但今日,唐七竟说是一个小女郎?

“你为什么不告诉京畿府的人,说打死宋公子的,是一个小女孩?”

“我,我觉得宋公子都死了,还说他是扯人家小女郎的腰带,才被打死的,有点不仗义。”

高长恭看着面前这个虽油头粉面,甚至从小不学好,但还有点仗义的愣头青,不知说什么好。

“走,去对京畿府的人,把那晚你看到的事,老老实实的说一遍。”

“那长恭,去了京畿府,我们就可以去喝酒了?”

“喝茶,你想让酒害死我?”高长恭用手指了指胸脯。

“好吧,我以为你的热毒已经解了。”唐七说着,眼光不停的找着碧莲。

京畿府的人,根据唐七的描述,重新更改了侦破的目标,只可惜,都过去十多日,宋公子死亡的现场,已经不可能再找到新的线索。

而唐七,看到的,也只是一个低垂着头的小女子,没有看到脸。

俩人在从京畿府回来的路上,看到回京参加祭祀的青年男女,三三两两的在邺城的街上闲逛。

高长恭飘逸的身后,总是拖着无数双多情的目光。

三个女孩的身影,映入高长恭的眼睑。

高长恭堵住了路,嘴角噙着似有若无的笑。

唐七一看,有戏。就是不知道高长恭准备勾搭哪一个?他好错开。

从十三岁时,唐七就敢和其他男人抢女人,抢看上的宝贝,可不知为什么,他就是不敢和高长恭抢东西。

元一仪姐妹,见是高家四公子,忙盈盈欠了欠身,元一丽更是用一双泪光莹莹的眼睛,似是委屈又含情的望着高长恭。

只有郑楚儿,咬着嘴唇,低头站着,望着自己的脚尖,不理人。

尽管那日,在华林园,皇帝最终没有为元一丽和高长恭赐婚,但郑楚儿心里,还是结了个疙瘩。

唐七一看,这个和长恭不熟,噌的一下就蹭到郑楚儿的身边。

“女………郎………”

唐七的话,无法说完,因为他的小肥脸,被高长恭揪着,拎到了一边。

“长………恭,原来这个才是你喜欢的。”疼痛让唐七的脑子,变得清醒。

“行,这个留给你。”

唐七背着手,故作潇洒的踱到元一仪姊妹俩前面,见元一仪一脸端庄秀丽,心一动,但抬眼看到元一仪目不斜视的看着他,心叹一声,太正经。

唐七又只好转到元一丽面前。

有些事,还得讲究个你情我愿。

但唐七一眼看到元一丽时,不知为什么,浑身一个激灵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