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20章 你怕什么(求收藏 求投资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39:30

但唐七几眼看见元一丽时,不知道为什么,浑身一个激灵。此时的元一丽,两眼正望着低着头的郑楚儿,心里恨恨道:你真会被吸引人,欲擒故纵?刘家四公子,天下第一美男,半路堵女郎?高长恭的这一举动,立刻引得了许多男女围观。“谁说他是个清心寡欲的冷血公子?”“哇此时的元一丽,两眼正望着低着头的郑楚儿,心里恨恨道:你真会吸引人,欲擒故纵?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20章 你怕什么(求收藏 求投资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但唐七一眼看到元一丽时,不知为什么,浑身一个激灵。

此时的元一丽,两眼正望着低着头的郑楚儿,心里恨恨道:你真会吸引人,欲擒故纵?

高家四公子,天下第一美男,半路堵女郎?

高长恭的这一举动,马上引来了许多男女围观。

“谁说他是个禁欲的冷血公子?”

“哇,高家四公子也会在路上逗女郎?”

“那女郎是谁?”

“华林宴上,抛开陛下要赐婚的女郎,他去找的就是这个?”

在围观者的议论声中,郑楚儿小脸红得跟熟透的苹果似的,你都把玉坠送给别人了,你又来堵我做甚?让人议论。

郑楚儿想抬起头来瞪一眼高长恭,但刚接触到高长恭那双眼睛,慌得又低下了头。

高长恭见郑楚儿慌乱的样子,那温润如玉的脸上,浮现出一丝笑容。

“你怕什么?”

“你?让开。”

郑楚儿抬起头来,狠狠的瞪着高长恭,不再回避。

高长恭轻哼一声,这是你说的啊?高长恭没有想到这一世,郑楚儿的身上,多了一些芒刺。

这还是前世那个温柔可人的人吗?高长恭手中的银丝牙骨扇,轻轻的敲了敲自己的手,又看了旁边的元一丽一眼。

元一丽见到高长恭看过来,一脸委屈,一脸期盼,像极了前世郑楚儿不高兴时,又想让他哄的样子。

难道这一世,这个元一丽,才是我命中注定的妻子?高长恭想着,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。

看到那双眼睛,转头看向自己,且一下子变得温情,元一丽激动的微微颤抖。

高长恭来到元一丽面前,轻声说:

“请元二女郎借过一步说话。”

“公子有什么话,不妨直说。”

元一丽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唐七,站到高长恭面前,俩人仅仅一步之遥。

高长恭后退了两步,看了一眼围过来的人群,似有为难。

但元一丽不为难,她就是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,她是高长恭的女人,是这个天下第一美男未来的妻子。

“还是到没有人的地方,我再对你说罢。”

没有人的地方?元一丽的心里,已经抑制不住的狂喜了。

“不,就在这里说。”元一丽得意的扬起头,扫视了一眼四周。

“那就请元二女郎,把我的那个玉坠还给我吧。”

“啊?”

元一丽气得一下子噎住,虽然高长恭的声音淡淡的,声音也不高,但很多人,还是听到了他的话。

人群哗然,有的人同情的看向元一丽,有的人,竟高兴的两眼放光,好像元一丽是她们的情敌一样。

“这是家传的玉坠,只有我高家的人,才能拥有。”

元一丽的手,暗暗捏着广袖中那个玉坠,咬牙说道:

“放在府中,没有带出来。”

“那请元二女郎,让人送还到我府上。”

高长恭说完,歉意的鞠了个躬,才翩然转身,却发现郑楚儿,已经不见了。

“礼貌的讨要送出去的定情物。”人群中议论纷纷。

高长恭倒没有想到这些,以为是郑楚儿把玉坠送给元一丽,他想拿回来,再送。

一个男人,面对自己的妻子,脸皮厚一点也无所谓,这个玉坠,终是要带在她身上的。

“唐七,人呢?”高长恭问。

“跑了。”

此时的元一丽,巴不得地下有个洞,好钻进去。可地上没有洞,有的是看她笑话的人群。

元一丽瞪了一眼唐七,一低头,也钻出了人群,蒙着脸跑了。

“长恭,这个就是你不对了,送出去的东西,怎能还要回来?”

高长恭看了一眼唐七,冷声道:“你懂什么?”

“这个我比你懂,把人收了,东西不就跟着人回来了?”

高长恭看了一眼唐七,转身离开了看热闹的人群,唐七屁颠屁颠的也跟在身后。

俩人来到一家茶肆,喝茶喝到晚膳时分,唐七还是要请高长恭去酒楼。

“我现在不能陪你喝酒,你找其他人陪你喝吧。”

“那我也歇两日,等你的毒沙掌毒解干净了,我俩再喝。”

离开大将军府的唐七,骑在马上,吊儿郎当的哼着小曲往回走,突然,一袭紫衣在他面前一晃。

“元二女郎?”

见了美人就眼睛发亮的唐七,喜笑一声,打马上前,忘了他今日初见元一丽时,那浑身一颤。

“女郎,真是你?”

元一丽抬起头来,不知为什么,唐七看到元一丽那张冷艳的脸时,有点似曾相识,但一下子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。

在元一丽羞涩的一笑中,唐七跳下了马。

“女郎一个人在这里?”

元一丽不说话,低着头引着唐七往莲花园走,晚上的莲花园,芦苇丛幽深。

元一丽那日,和莲花庵的姨母慧慈见过面后,一路尾随着目标,不料目标身边,一直跟着几个醉醺醺的公子哥。

直到那些公子散去后,只有一个小胖公子时,元一丽才出现在目标的面前。

小胖公子就是唐七,唐七蹲下呕吐时,元一丽趁目标来扯她的腰带时,举起了冒着黑烟的毒沙掌。

当呕吐完的唐七一抬头,醉意朦胧中,好像看到了一个头发散飘,舌头猩红,眼露绿光的女魔头,阴笑着一掌拍向宋公子,唐七一下子就吓昏过去。

今日,唐七或许是因为那夜醉酒,没有认出元一丽来,可元一丽一眼就认出了唐七。

看到唐七和高长恭是好友,元一丽怎么可能让唐七活命?万一有朝一日,被他认出了自己怎么办?

“唐………唐公子,你………也一个人?”

元一丽期期艾艾的,声音柔媚,着实让人怜爱,唐七今日没有喝酒,但仍然醉了。

这么美的人儿,长恭怎么不喜欢呢?

芦苇丛已遮挡了他们的身影,元一丽“哎哟”一声,站立不稳,一个不小心,跌进了唐七的怀中。

唐七被跌进怀里的艳福惊着,都不用他动手了。

元一丽低头媚笑一声,手掌已经在冒烟。

“唐公子,唐公让我们来找你回去,你母亲找你有事。”

一声喊叫,吓得元一丽缩回了暗暗伸向唐七的手,慌忙从唐七身上离开。

“唐公是谁?”元一丽恼恨的问。

“唐邕唐给事中、中书舍人就是我伯父。”

元一丽一听,暗暗一惊,唐七竟是唐邕的侄子?

给事中、中书舍人听着官职不大,两职加身,却是皇帝身边的近侍,侍从皇帝左右,起草诏令,参议机密政事。

每道杀人的旨意,恐怕都经过这个唐邕的手吧?

这个唐七,比那个宋公子分量更重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