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21章 皇帝的亲信唐邕(求收藏 求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39:41

这个唐七,比那个宋公子分量更重。“公子,我们什么时候再朋友见面?”眼瞅着那些侍卫就得走到面前来,元一丽装出羞涩的问。“我今天晚上翻墙进广阳郡国公府去找你。”元一丽愣了一下,也没想起这个唐七色心这么大,随后一笑道:“我住北院,你在北院正房外面吹个口哨,我“公子,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?”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21章 皇帝的亲信唐邕(求收藏 求票票)》精选:

这个唐七,比那个宋公子分量更重。

“公子,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?”

眼看那些侍卫就要走到面前来,元一丽故作娇羞的问。

“我今晚爬墙进广阳郡公府去找你。”

元一丽愣了一下,没有想到这个唐七色胆这么大,随即一笑道:

“我住北院,你在北院正房外面吹个口哨,我在二楼窗边就知道你来了,我自会出来。”

元一仪治家甚严,哪容外面的男子半夜进入?何况,才刚刚出了柳三的事,府中戒备森严。

看着唐七在几个侍卫的丛拥下,骑马离开,元一丽眼里,露出了怨毒的眼神。

看到不远处,有两个年轻的鲜卑贵族走来,下令让她出手的目标出现,元一丽冷笑着迎了过去………

元一丽回来时,郑楚儿正坐在房间里绣着针线活,翠柳从外面回来,告诉郑楚儿说:

“府中所有的人都回来了。”

郑楚儿放下手中绣着的一件白色锦袍,站起来,推开窗子,看了一眼外面,外面漆黑一片,只隐约看到不远处,元府高高的围墙,又是一个阴天。

“我们也睡吧。”

元一丽没有想到,唐七竟是唐邕的侄子,那可是皇帝最亲信的人。

“听说这个唐邕,最多的时候,一日被那皇帝赏赐六次?狗皇帝甚至把穿在身上的青鼠皮裘衣,脱下来亲自给姓唐的穿上?”

元一丽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把元一仪新派给她的婢女樱桃使到外面,便上了楼。

背后的人不让随意使用毒沙掌,但像唐七这种小纨绔,不用毒沙掌,也能让他从世上消失。

话说唐七被带回去后,一进门,就看到一府的人,乱出乱进的,连他的伯父唐邕,也站在天井中央,神情有点异样。

“娘,伯父,发生什么事了?”唐七一头雾水的问。

蓝氏一见儿子回来,又嗔又喜的戳了唐七一指头。

“你娘子生了,你还在外贪玩?”

“芬儿生了?”

当爹了?听到自己的小妾生了,十五岁的少年,先被惊吓了一下,而后嘿嘿一笑,便笑着向小妾住的厢房跑去。

唐邕看了一眼蓝氏,他也是十五岁当爹的,那时十二岁的蓝氏才刚嫁入唐家。

唐邕的一妻三妾,三年为他生下六个女儿。后来,蓝氏十五岁时,有了唐七。

“七儿的妾室都生孩子了,应该为他娶妻了。”唐邕收回思绪。

“一切听伯父做主。”蓝氏低眉顺眼的。

“你是七儿的母亲,也要拿拿主意。”

蓝氏抬眼看了一眼正值壮年的唐邕,看到唐邕结实的身板朝她跨了一步,不由得哆嗦了一下。

“我认识的人,都是小户人家。”

唐邕四下看了一眼,又跨过来一步。

一阵夜风吹来,蓝氏冷得浑身一颤。

“那这事我来考虑,外面风冷了,我们进屋去商量吧。”

唐邕说完,自顾走进了房里,蓝氏犹豫了一下,看了一眼四周,低着头也走进了屋里。

唐七这时,正站在小妾芬儿的床头,弯腰看着芬儿枕边的小人儿。

“辛………辛苦你了,芬儿。”

唐七看着十四岁就为他生下孩子的小妾,心里也忍不住涌起一阵怜惜。

“孩子还没有名字呢?”产后的芬儿,虚弱的说。

“是………是男是女?”唐七问。

到这时,唐七还不知道芬儿生的是儿子还是闺女。

“是个小公子。”

“哇,儿子?”

唐七高兴的叫了一声,想不到自己也有大胖儿子了?

可摸着后脑勺想了半天,唐七也憋不出一个字来。

“算了,改明让我伯父帮我起一个。”

芬儿一听,睫毛眨了眨,也不敢再多说什么。

想到小小年纪,芬儿就为他生了个儿子,唐七觉得芬儿的功劳不小,当然,功劳主要是他的,没有他播下的种,哪会有儿子?

但不管怎样,唐七是疼惜自己的女人的,这一夜,唐七哪也没去。

让人搬来了一张床,唐七就睡在芬儿的床榻旁边,守了自己的女人一夜,期间,听到儿子轻哭了一声,还爬起来为娘儿俩拉了拉被。

“芬儿,喝水吗?”

“嗯。”

唐七开门出去,两脚踹开婢女的门,指使道:

“我娘子要喝水,打一碗井水来。”

“井水?那是冷水,产后的娘子喝不得的。”

“哦,那烧热吧。”

转回身来的唐七,探手进去握着芬儿的手说:

“你等一会,水马上就来。”

初为人父的唐七,因为疼自己的女人,没有再想翻墙去找元一丽,捡回了一条命。

第二日早上,和他娘亲交流了一晚上的唐邕,告诉唐七,他和他娘商量了一晚,准备为他求娶一个正妻。

“七儿想知道,伯父想为七儿求娶哪家的女郎?”

“就是前广阳王元湛的二女儿,名唤元一丽。”

唐七手里拿着正啃的一个饼子,“吧嗒”一声掉在地上,真是命中注定,想谁是谁。

唐邕看着唐七的样子,笑容忍不住浮上脸面,这可爱的憨态,唐邕是怎么看都看不够,以后定是个孝顺的儿。

唐邕看人的本领,当朝无人能比。

别看现在陛下看着身体硬朗,一众文武朝臣都匍匐在他脚下。

但是,每日都伺候在高洋身边的唐邕,看着高洋的酒量越来越惊人,唐邕的心,也越来越揪了起来,照这样下去,铁打的身子也会垮掉。

望着太子那单薄的小身体,温顺的小眼神,唐邕开始把目光,停在尚书令、常山王高演身上。

高演的王妃,就是元氏宗室之女,和那广阳王元湛沾亲还带故。

如果七儿娶了那元二女郎,以后若有万一,和高演也能走的近,唉,现在孙子都有了,唐邕不得不为自己,为儿孙们考虑。

那个元一丽,唐邕已经打探清楚,指望陛下赐婚,结果落空,成为别人的笑柄。这样的女孩,有的人家是不敢考虑的,但他唐邕敢。

翌日,白白等了一夜,都不见唐七来的元一丽,气得伸出双手,“啪”的一声,捏碎了两个核桃。

“姓唐的,敢耍我?敢让我空等一夜?”

“咚咚咚”,屋外传来了敲门声,从楼上下来的元一丽,没好气的对着门外说:

“敲什么敲,我还要睡。”

“妹妹,是我,是阿姊。”

听到是元一仪的声音,元一丽吓了一跳,她还以为是婢女樱桃。

“阿姊。”

打开门的元一丽,看到郑楚儿和元一仪俩人站在门外。

“表妹你怎么了,眼圈怎么发黑了?”

听到郑楚儿的话,元一丽心里一惊,骂了一句唐七,赶紧装出一副愁哭的脸说:

“柳三和那贱婢桃子,一直没有抓着,妹妹夜夜都难以安心入睡。”

“放心,妹妹,一楼的窗子你关严,即使有歹人爬围墙进来,也进不了屋内。”

“阿姊说的是。”

“我一定会找到柳三和那个桃子,你放心睡吧。”元一仪掷地有声的说。

元一丽一听,眼角跳了一下,她不得不提前采取行动了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