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22章 毒沙掌再现(求收藏,求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39:48

元一丽一听,眼角跳了一下,她严禁不提早措施行动中了。郑楚儿静静的站在元一丽面前,望着俩姊妹说话的,默默的的望着,她会觉得,那个桃子和柳三,迟早会会被元一仪找到了的。“表妹,你也没睡好,就再睡一会吧。”郑楚儿说着,挽着元一丽的胳膊后转身离开了。午膳前,元一丽郑楚儿静静的站在元一丽面前,看着俩姊妹说话,默默的看着,她觉得,那个桃子和柳三,迟早会被元一仪找到的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22章 毒沙掌再现(求收藏,求票票)》精选:

元一丽一听,眼角跳了一下,她不得不提前采取行动了。

郑楚儿静静的站在元一丽面前,看着俩姊妹说话,默默的看着,她觉得,那个桃子和柳三,迟早会被元一仪找到的。

“表妹,你没有睡好,就再睡一会吧。”

郑楚儿说完,挽着元一丽的胳膊转身离开。

午膳前,元一丽向厨房走去。

元府的厨房,又宽又大,虽然广阳王和王妃不在了,王府又被降爵一等,但王府的气派犹存。

元一丽一出现在厨房,奴婢们赶紧向她屈膝行礼。

“我想问问我阿姊,她喜欢吃什么菜,我也照着来一份。”

“回二女郎,大女郎一向不挑食,各种肉食和蔬菜,奴婢们自会调换着口味,尽心的为大女郎做。”

元一丽一听,等于白问。

元府庭院深,礼数多,她和阿姊各有各的做饭奴婢,就是从荥阳来的郑楚儿,也专门有奴婢伺候起居饮食。

元一丽转到为郑楚儿做饭的灶台前,看到一盘已经做好的金丝银蛹,上面似乎还浇了一些蜂蜜汁,如果再加点佐料,味道是不是会更不错?

元一丽看着这盘金丝银蛹,咽了下口水,这些汉人真会吃。

看了一下厨房的人,此时没有一个在注意她,元一丽缩在广袖里的手,伸了出来。

“女郎,你要做什么?”

就在元一丽把手伸到金丝银蛹面前时,元一仪新派给她的婢女樱桃,突然从后面冒了出来。

元一丽瞪了一眼长得个高手粗的樱桃,不高兴的说:

“像鬼一样,你从哪里冒出来的?”

“女郎,婢子一直跟着你。”

“你?”

“女郎,当家大女郎,要婢子一步不离女郎,怕女郎再有什么闪失。”

元一丽气恼的缩回了手,来到她的灶台前,对着做饭的奴婢说:

“做一份和我表姊一模一样的金丝银蛹。”

元一丽说完,抬脚出了厨房。

午膳时,厨房做的饭菜,端到了郑楚儿的房间。

“哎,女郎,元府做的金丝银蛹真真的绝了,这么难把握的火候,仍然做得不焦也不嫩。”翠柳咽着口水说。

“二女郎也夸呢,说这盘金丝银蛹,做的比她那盘还好。”

郑楚儿听了,淡淡一笑说:“为啥不把这盘换给她,做表姊的,应该照顾妹妹才是。”

“表妹应该照顾客人才是。”厨房的奴婢说完笑着离开。

“翠柳,我们一起吃,你最爱吃金丝银蛹。”

郑楚儿其实不喜欢吃油炸的东西,这是犒劳翠柳的。

“女郎,婢子怎能和你在一起吃饭呢,别让广阳郡公府的人,说我们荥阳郑氏没有规矩。”

“咣当”一声,郑楚儿和翠柳吓了一跳,俩人到用膳的食案前一看,一只猫已经把那盘金丝银蛹弄翻在地上。

“死猫,人都舍不得吃的东西,你就把它弄翻在地了?”

翠柳气得抓起扫帚,对着猫就打,早知道不用装佯客气,直接先吃几嘴,现在好了,想吃也吃不成了。

“你不要打它,一只可怜的野猫。”

郑楚儿想起那日柳三想非礼她时,这只野猫还分过柳三的心,在那种时候,差之分毫,就可毁她清白。

“行行,它打翻东西都不准打。”

这边郑楚儿和翠柳用着午膳,大将军府那边,高长恭也在心不在焉的坐在食案前。

昨日想当着别人的面,逗逗她,气她一气,一转眼就不见了,真是属兔子的,跑的真快。

“公子,那个唐七又来了。”

高伏从外面来报,话音未落,唐七已笑呵呵的闯了进来。

“长恭,长恭,我………我当爹了。”

唐七竟还有点不好意思,说着傻呵呵的一笑。

“当爹的人,还一日在外瞎跑?”

碧莲毫不客气的说,把一盏茶,重重的放在唐七面前。

“长恭,管管,你房里的人,太凶了,没有我的芬儿听话。”

“你?”碧莲差点想重新端起茶来,泼在唐七脸上,当爹的人还胡说八道?

“碧莲是只是我的婢女,以后你再说,注意被她的开水烫。”

高长恭说着,望了一眼唐七睡眼惺忪的脸。

“昨夜你没有睡觉?”

唐七正色道:“我的芬儿为我生了个儿子,她那么辛苦,我在她房间守一夜,也是应该的。”

碧莲在旁边一听,心里道:听着还算有点良心,但就是平常说话,总不着调。

“不过长恭,你不能这样惯着碧莲,对了长恭,你没有把碧莲收进房,那哪个为你解的毒?”

“又乱说话了。”碧莲赶紧走开。

高长恭没有回答唐七的话,只抬眼望着他。

“不说算了,我来是想告诉你,我大伯要为我娶妻了。”

不远处的碧莲一听,刚刚心里升起的一点好感,就又没了。人家才为你生了孩子,你马上就又要娶正妻进门了?

“哦,唐叔要为你娶哪家的女郎?”

唐邕当年在大将军为都护时,高长恭就对唐邕熟悉了。

父亲被刺死后,为避免发生动乱,二叔最初把父亲的死讯压了下来,让唐邕以父亲的名义,调兵遣将,迅速控制了局势,唐邕此后,得到了二叔的信赖和重用。

“广阳郡公府的元二女郎。”

“元一丽?”

“她喜欢你吗?”

“喜欢,这个不用担心,她昨夜还约我呢。”

高长恭用茶盖拨着茶抹的手,停了下来。

“妾室刚生了孩子,就要娶正妻进门,让人家伺候,没良心。”碧莲在那方说道。

“碧莲,放心,我即使定了亲,也要等芬儿恢复了身子,才考虑娶妻。”

“长恭,走,到元府去,你找你的,我找我的。”

高伏在旁边一听,笑出声来。

“唐公子,你以为我们公子,像你一样?”

“像我咋地?”唐七不高兴的问高伏。

“像你一样爬墙揭瓦的。”碧莲毫不客气的递声过来。

高长恭不说话,用拳头抵住嘴角,没有笑出声来。他对府中的一干下人,从来没有斥骂过,就跟自家人一样。

“元府就不去了,不过我想去我的茶庄看看,茶庄里新出了几个新品种。”

“碧莲,拿一包茶来给唐公子。”

碧莲嗯了一声,明显的不愿意。

“那我跟你去你的茶庄看看。”

在唐七准备跟着高长恭去茶庄时,一对京畿府的人,却堵住了唐七的去路。

“唐公子,昨夜莲花园里,出了命案,两个勋贵子弟,身中毒沙掌,惨死在莲花园。”

高伏听到这里,被惊着。

“陛下震怒,唐公子夜里在那出现过,请唐公子到京畿府一趟,配合调查。”

又是毒沙掌?高长恭漂亮的眼眸,暗沉了下来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