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23章 酒醉狂魔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39:56

又是毒沙掌?高长恭好看的眼眸,暗沉了下去。6时昨日,毒沙掌了能制造了好几起命案,二叔不雷霆震怒都不行啊了。向来睥睨天下天下的二叔,怎可能会任毒沙掌,在他眼皮子底下肆意妄为?高长恭猜的很不错,皇宫中,高洋了摔碎了一个琉璃酒樽,这时,他的前面,跪着浑身发颤时至今日,毒沙掌已经制造了好几起命案,二叔不震怒都不行了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23章 酒醉狂魔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又是毒沙掌?高长恭漂亮的眼眸,暗沉了下来。

时至今日,毒沙掌已经制造了好几起命案,二叔不震怒都不行了。

一向睥睨天下的二叔,怎可能任毒沙掌,在他眼皮子底下肆意妄为?

高长恭猜的不错,皇宫中,高洋已经摔碎了一个琉璃酒樽,此时,他的前面,跪着浑身发抖的领军大将军、平秦王高归彦。

帝都的安防,由高归彦这个京畿大都督负责。

“平秦王,多长时间了,毒沙掌的线索,你还没有查到?”

高洋带着醉意的声音,并不高,但每个字,都透着寒意。

高归彦浑身一颤,“陛下,请再给臣一点时间,臣一定找出毒沙掌的幕后主使。”高归彦颤声道。

高洋今日午膳时,酒喝的有点多,走路有点重心不稳,歪歪斜斜的,就歪到了跪着的高归彦身边。

冷不丁的就是一脚踹过去,高归彦被踹倒在地,马上又赶紧跪直。

“都是些不上心做事的人。”

高洋说着又歪歪斜斜的歪到墙边,一把配刀出现在高洋眼前,“唰”的一声,宝刀出鞘。

高归彦本来是低着头的,一听那抽刀的声音,抬头一看,惊怕得差点瘫倒。

高洋把玩着寒光森森的弯刀,重脚轻的走过来,对着高归彦,举起了手中的刀。

“说,你该不该死?”

“臣………臣………”

高归彦在高洋的逼问下,不知该怎样回答,你敢忤逆陛下说不该死?但若说该死,一刀下来,不是人头落地了?何况,陛下酒后斥责人,你还敢辩解?

“如今整个京畿地区,都在你的管辖范围内,你却让毒沙掌闹得人心惶惶?”

听到这里,高归彦后悔让高岳死在前,不然,高岳作为司州牧,京畿地区的安防,也在他的管辖范围内。

但现在,司州牧是皇帝的姊夫彭城县公元韶,元韶正得陛下恩宠,陛下不问彭城县公的过失,只让他一人来担责,高归彦只觉死期已到。

寒光闪闪的刀,就架在高归彦的脖子上,高归彦吓得半闭着眼睛,浑身哆嗦得像筛糠一样。

“陛下,臣有事禀奏。”

关键时候,一个肥胖的身影,出现在太极殿,尚书右仆射杨愔,匆忙的进殿来奏报。

一见杨愔,高洋一脚踹开了高归彦,“滚。”

趁高洋转身时,杨愔赶紧示意高归彦快点离开。

“所奏何事?”

“陛下,尚书省如今职务空余,臣请求陛下,调任人员补缺。”

杨愔的话,又说到高洋的痛处,高洋正为这事懊悔呢。

因为高归彦的谗言,尚书令、司州牧、他的叔父清河王高岳,被他派高归彦责骂后,不知高归彦对高岳说了些什么,高岳不久后竟然死了。

现在高洋很是后悔,但人已经死了,除了追赠以外,还有什么可补偿的?

刚才就是教训高归彦,谁叫他乱在他面前说高岳的坏话?再怎么样,他还是高岳养大的。

一个战功卓著的人,就这样死在了没有硝烟的战场,高洋还是后悔。

“朕让高德正过去帮你吧。”

杨愔谢恩离去,高洋醉意朦胧的脸上,马上恢复了正常。

此时的高洋,没有一点酒醉的样子,双眼如鹰一样阴戾。

毒沙掌,看似是夜晚随机作案,每次看似是鲜卑族的勋贵为被害目标,但又为何偏偏同时又有尚书台的官员和子嗣被害?

是什么人在背后推波助澜,瓦解朝中汉人的势力?

“用鲜卑勋贵来扰乱视线,真正对付的是汉人,谁是幕后推手?”

高洋思索着向宫外走去,高阿那肱带着侍卫们随行在后。

高洋来到薛氏的家里,这个薛氏,是高洋宠爱的一个贵嫔的姊姊,长的也花容月貌。

高岳的死,也和这个薛氏有关。

“陛下,再来一杯。”

陛下驾临,自然酒肉摆上食案。

薛氏巧言相劝,两杯酒下肚,妩媚万千。

高洋一把搂过薛氏,薛氏并不挣扎,俩人早已有肌肤之亲,薛氏趁势倒在高洋的怀里,眼波娇魅流转。

能到得当世英雄天子的宠爱,薛氏施展浑身数解,极力邀宠。

“妾再敬陛下一杯。”

薛氏说着,搂着高洋的脖子,亲自把酒喂进高洋嘴里。

看着高洋已经醉得差不多了,两只手不规矩的在她身上乱摸,薛氏嫣然巧笑道:

“陛下,我们姊妹俩这样尽心伺候陛下,可因我们姊妹俩出身卑微,仍会被人轻看,妾想求陛下………”

高洋摸着薛氏妩媚的脸,盯着问:

“求朕什么?”

“求陛下赏个司徒,给妾的父亲当当。”

呵呵,司徒?掌管天下土地、人口,修路筑宫殿,还可负责水利工程建设,这样的肥差,是真不错啊。

“怎么样嘛,陛下?”

打情骂俏惯了的薛氏,那知道高洋的心里变化?忽见高洋脸色一沉,怒道:

“朝中这样重要的官职,岂是你想求就能求到的?”

薛氏惊愕之际,一把锯子已经搭在了她的脖子上。

惨叫声响起时,已鲜血淋漓。

擦干净手上的血,最后望了一眼躺在地上血淋淋的尸体,高洋就跟没事人一样出了门,高阿那肱和一众侍卫,战战兢兢的陪着高洋打道回宫。

高洋一路向后宫走去,来到了一座寝宫里。

只见一个姿色艳丽的美人,头插珠翠,身穿双色锦缎罗裙,依在坐榻上,神情哀凄,两眼微红,但看到高洋突然来到,忙挤出一脸娇媚的笑容。

这么快就知道她的姊姊死了?消息传得真够快的。

“盯着她,看她和什么人来往。”

高洋对薛贵嫔的消息得来如此快,心里疑惑倍增,吩咐完后,冷笑一声,转身去找他的皇后。

但是,几日过去了,却没有发现薛贵嫔和任何可疑之人来往,高洋的眉头愈发紧锁。

时间在流逝,有些事,高洋可等不得,趁着酒劲,高洋再次步入薛贵嫔的寝殿中,看着已经没有了悲伤之色的薛贵嫔,高洋笑着一步步走近。

“陛下。”

薛贵嫔冲高洋嫣然一笑,高洋看着那张美艳的脸,伸出了手,似乎不舍。

再看一眼薛贵嫔的娇躯,这个歌妓出身的女人,进宫前,曾经在高岳府中住过一段时间,也就是为此,才要了高岳的命。

突然高洋手起刀落,薛贵嫔人头落地。

杀完人,高洋还得去参加群臣的宴饮。

酒宴正酣,高洋突然从袖中拿出薛贵嫔的人头,丢在了食案上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