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25章,毒沙掌的线索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0:11

“这不是那日,那两个轿夫,抬着我回到的山中吗?”郑楚儿对那日抬轿子的人,愈加的怀疑,他们究竟是什么人?只可惜,两个人都死了,尸体可能会已被阿宪的书童处理方式非常干净,因为再后来京畿府的人说,他们也没找到了任何尸体。而阿宪和他的书童阿举,也消失了得无踪无影,京而阿宪和他的书童阿举,也消失得无踪无影,京畿府的人,也没有查到他们是哪里人氏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25章,毒沙掌的线索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“这不就是那日,那两个轿夫,抬着我来到的山中吗?”

郑楚儿对那日抬轿的人,愈发的怀疑,他们到底是什么人?

可惜,两个人都死了,尸体可能已被阿宪的书童处理干净,因为后来京畿府的人说,他们没有找到任何尸体。

而阿宪和他的书童阿举,也消失得无踪无影,京畿府的人,也没有查到他们是哪里人氏。

“女郎,他们就是消失在这山中。”

“希望不要打草惊蛇。”

到了一座山包前,广阳郡公府的人马散开,元一仪丢了一把剑给郑楚儿,说了声:“楚儿小心。”

两个广阳郡公府的护卫,受元一仪的指派,不离郑楚儿左右,翠柳也手握一把弯刀,跟在郑楚儿身边。

在通往山中的小路上,有血迹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血迹是新鲜的,还没有完全凝固。

一具尸体,横躺在路中央。

这具尸体,是广阳郡公府派出去寻找桃子和柳三的元府护卫。

“阿福?”元一仪没有想到,武艺高强的阿福,竟然惨死在这里。

一个被藤条和杂草遮掩的山洞,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仲孙伯马上让一部分人包围山洞,其余的人,进洞搜查。

“大家小心,一定要把他们俩人抓住,不能放跑一个人。”

仲孙伯会意,亲自带人冲进了山洞。

元一仪在阿福的尸体旁蹲了下来,看着阿福腹部上那把没有拔出来的匕首,心中一痛。

这把匕首,是元府的,上面还刻着一个元字,这是元府配给护卫的刀具。

“女郎,是一刀命中要害。”有经验的护卫说。

阿福临死时,似乎是心有不甘,两只眼睛死不瞑目,一直睁着,双手还紧紧握着插在自己腹部上的匕首。

“楚儿,知道吗?阿福是元府手身手不错的护卫,一般人,都难以近他的身。”

“但阿福是被近身杀死的。”那个有经验的护卫又说。

“近身杀死?难道柳三和桃子,以在元府相识一场为由,骗得阿福放松警惕,然后近身下了毒手?”

郑楚儿说着,把手搭在元一仪肩上,不管发生什么事,我们都和你在一起。

元一仪猛的站起来,向山洞口跑去,郑楚儿也跟着跑了过去。

“女郎,桃子死了。”

“柳三呢?”元一仪急问。

“柳三,柳三跑了。”

“跑了?”

山洞中,看到衣不蔽体的桃子,一身伤痕,一身血迹的躺在地上。

脖子,颈肩,脸上都是咬痕,只盖了一片碎布的腿上,更是伤痕累累。

桃子的手中,还紧紧的捏着一片扯下来的衣衫,有人认出了那是柳三身上的衣衫布料。

“报官府。”

“是,女郎。”仲孙伯应了一声,马上出去让人快马到京畿府报案。

不能再隐瞒了,一定要尽快的找到柳三这个色狼,柳三一日不找到,还不知道有多少女子会被他毒害。

元一仪恼恨自己引狼入室,虽然桃子也是一个背叛主人的奴婢,但同是女性,元一仪宁愿桃子逃避了家法的制裁,也不愿意她被人蹂躏致死。

郑楚儿看到元一仪给桃子盖严了身体,紧抿着嘴唇,站起身来向洞外走去。

元一仪来到阿福的尸体旁,郑楚儿看到她一下子就把阿福身上的匕首把了出来。

“果然是柳三的匕首。”

为了严格管理府中的刀具,元一仪在定做的每件兵器上,都刻着一个元字,像刀剑一类的,还在刀锋前刻上各人的一个字。

为了给柳三防身,元一仪也给了他一把匕首,匕首上面刻着一个三字。

“财狼!”

郑楚儿见元一仪玉牙咬得紧紧的,秀气的脸,因难受变得有点惨白。

京畿府的人赶来后,了解情况,元一仪带着府上的人,正准备离开,突然听到有人惊叫。

“毒沙掌?!”

京畿府的验尸官,脸色惊道。

只见桃子的胸前,有一个紫黑色的掌印。

原来,这就是让帝都人人色变的毒沙掌?

这是郑楚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毒沙掌掌印,紫黑色的掌印中,有一根根黑色的掌纹,像毒蜘蛛丝一样,根根透着诡异。

柳三,是使用毒沙掌的嫌疑人?

这个发现,不仅是郑楚儿一个人,所有的人,包括京畿府的人都大吃一惊。

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来得全不费功夫,毒沙掌的线索,竟然被无意中发现。

以前京畿府的人,一直只把毒沙掌和女子联系在一起,原来,使用毒沙掌的人,还有男子?

虽然嫌疑人已跑掉,但至少确切的知道是哪一个人了,京畿府的人,将不会像无头的苍蝇,到处乱找毒沙掌的嫌疑人了。

京畿府的人把桃子和阿福的尸体运走后,元府的人,也转身回府。

没有人知道,在郑楚儿他们转身离时,浓密的树林中,有半个脸探来出来,京畿府验尸官的话,元一丽听得清清楚楚,她的的脸上,现出一丝冷笑。

回想起之前,听到那个戴斗笠的人,回去禀告阿姊的话,元一丽就第一时间,赶到柳三和桃子藏身的山中。

在放任毒发的柳三蹂躏桃子时,元一丽拿着柳三的刀,出了山洞,迎面就碰上了跟踪而来的阿福。

“二女郎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阿福惊觉的问。

“不是你们去府中通知说,在这座山中,发现了柳三的踪迹吗?我和阿姊他们就赶来了,阿姊她们就在后面。”

元一丽说着,走向了阿福。

“哎哟”一声,被脚下的茅草绊着的元一丽,一下子跌进了阿福的怀中。

在阿福呆住的瞬间,元一丽手握柳三的匕首,狠狠的捅进了阿福的腹部。

为了控制柳三为己用,元一丽早就在柳三身上,留下了一个不易察觉的毒沙掌掌印。

当日用酒诱发柳三的毒后,让他去找郑楚儿宣泄,可惜没有得手,还暴露了桃子。

当郑楚儿他们回到元府时,元一丽早已经在广阳郡公府外面,关切的迎在门口。

“阿姊,有没有抓到柳三?”

“跑了。”

“怎么会跑了,府中的人没有盯住他?”

“阿福死了。”

“啊,阿福也惨遭毒手了?”

元一丽一面惊呼,一面瞟眼看着郑楚儿,郑楚儿那张脸,很是刺她的眼。

元一丽想让郑楚儿那张脸,尽快的在她面前消失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