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26章 荒芜之城(求收藏 求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0:19

元一丽想让郑楚儿那张脸,尽早的在她面前消失了。而郑楚儿望了几眼元一丽,也没反正什么,有许多事,始终让她想不明白。回自己的房间,满身伤痕的桃子,始终在郑楚儿的脑海里闪现出。桃子,柳三,他们背后,肯定有主使者。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,郑楚儿我以为是京畿府的而郑楚儿望了一眼元一丽,没有再说什么,有许多事,一直让她想不通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26章 荒芜之城(求收藏 求票票)》精选:

元一丽想让郑楚儿那张脸,尽快的在她面前消失。

而郑楚儿望了一眼元一丽,没有再说什么,有许多事,一直让她想不通。

回到自己的房间,满身伤痕的桃子,一直在郑楚儿的脑海里浮现。

桃子,柳三,他们背后,一定有主使。

外面传来噪杂的声音,郑楚儿以为是京畿府的人来了解情况,正想过去时,却又见元一仪走了过来。

“楚儿,刚才一户姓唐的人家,就是给事中唐邕的侄子家,央了媒人来问话,想求娶一丽,对方是年方十五的一个独子。”

“表姊,一丽不是自小许配了大将军府的四公子吗?”

元一仪一听,奇怪的问:“你听谁说的?”

“听………外面传言,听桃子也说过。”

元一仪接过小娟奉上的茶,蹙眉说:“好奇怪的传言,我怎么没有听过?”

“啊?没有这事?”

郑楚儿一阵欣喜,但想到高长恭,把那个莲藕玉坠送给了元一丽,刚刚欢喜起来的心情,又落下。

“可表姊,高家四公子,都送了定情物给一丽了。”

“什么定情物?”

“就是一个莲藕玉坠。”

元一仪一听,忙摇头:“不像定情物,那四公子还向一丽讨要呢。”

“真的?”高兴得差点跳起来。

“阿姊,我不嫁什么唐公子。”

元一丽突然出现在郑楚儿的房间,不高兴的喊道,那唐七,她还不清楚?唐七,你想死的快点吗?

元一丽心里想着,看了一眼郑楚儿,对元一仪说道:

“阿姊,其实,父亲和高大将军,早早的就为我和高家四公子定下了亲事。”

郑楚儿手一抖,手中的茶水差点泼了出来。

“什么?我怎么没有听说过?”元一仪怀疑的摇着头。

天底下,想嫁给高长恭的人,多了去了,但都是一厢情愿,定亲这种事,可不能乱说。

元一丽看到了元一仪的怀疑,走近一步,笑着说:

“这是父亲临死前,告诉元叔公的,阿姊那时还小,自然不知道。”

元一丽又望了一眼郑楚儿,才又接着说:

“阿姊不信,可去问问元叔公,父亲的马车坠崖后,元叔公在悬崖下,接着了父亲最后一口气,父亲还有遗言。”

元一丽说道这,又看了郑楚儿一眼。

“父亲临死前,希望楚儿嫁入广阳郡公府,做我们的嫂子,荥阳大姨父和大姨母,后来似乎也答应了父亲临终的请求。”

郑楚儿一下子站了起来,急道:

“我怎么不知道?”

元一丽冷笑道:“有的人家,见我们元氏没落了,想赖婚呗。”

“你,你胡说?表姊,我………”

郑楚儿扑到元一仪身上,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

“好楚儿,我也不知啊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

唐七知道到自己的伯父,已经派人去广阳郡公府,去探元家的口风了,便对他的小妾芬儿道:

“芬儿,你不用担心,你为我生了儿子,我不会让我的嫡妻欺负你的。”

“嗯。”芬儿点点头,作为妾室,她还能怎么样?

唐七拉着芬儿的小手,亲了亲,安慰了一番,直到芬儿被他逗笑,才晃着脑袋离开。

“长恭,我伯父准备为我求娶元府的女郎了。”唐七跑到大将军府对高长恭说。

高长恭一听,“啪”的一声,把手中的书拍在案几上。

“你要娶元府的哪一个女郎?”

唐七被高长恭吓了一跳,不知道哪里惹着高长恭了,望着突然发火的高长恭,小心的说:

“元……元二女郎。”

“噢,那恭喜你。”

“走,长恭,元府。”唐七试探的说。

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”碧莲端着茶过来说。

“看看我未来的妻子,哪叫心急?”

“碧莲,你几岁了?”唐七又转头盯着碧莲问。

“我几岁与你何干?”

“我怕你错过嫁人的年龄,自己都不知道。”唐七有点嘴欠。

“啪”的一下,碧莲把茶盏砸到唐七面前,茶盖,掀翻,溅了唐七一脸。

“长恭,管管………”

“活该。”高长恭冷冷的说着,又拿起了书。

“公子,广阳郡公府出事了。”从京畿府了解案情回来的高伏,远远的就说道。

高长恭和唐七,俩人同时站了起来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俩人同声问。

“毒沙掌出现在了广阳郡公府。”

“什么?伤着谁了?”高长恭急忙问。

“元府的一个婢女,被毒沙掌嫌疑人柳三,害死在山中,不过,其他人都好好的。”

“还算我的一丽没事。”唐七松了一口气。

“柳三?她家的那个远方表兄?”

“是的,公子。”

高长恭没有想到,使用毒沙掌的,真的还有男子,尤其还出现在他的楚儿住的地方。

京畿府的人,一直到现在,都还没有抓到一个毒沙掌的嫌疑人,高长恭等不得了,想自己亲自寻找毒沙掌的线索。

不知为什么,高长恭老梦见楚儿,身在一个魑魅魍魉的地方,妖邪就在她的身边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莲花庵内,唐七在佛前祈求菩萨,让他的妻妾和睦。高长恭在老住持的禅房,深深的施了一礼。

“老住持,毒沙掌又出现了。”

“善恶到头终有报,只是早与迟。”

老住持面部沉静,眼睛望着前方。

“小施主常来庵里,与佛有缘,不知今日小施主来庵里,想问的可是慧慈?”

高长恭心里暗暗惊佩,不知道老住持,怎么会知道他今日来的目的?

“求老住持赐教,晚辈也是毒沙掌的受害人。”

老住持这时才抬起眼来,默默的看了看高长恭,叹息一声道:“她是梁国广陵人。”

“广陵人?”

“广陵即芜城,一座荒芜之城。”

芜城?高长恭白皙修长的手指,不由自主的抚摸了一下胸前的玉箫。

生母留给他的这支小玉箫中,里面藏着的那首诗,就有芜城这个地名。

“缘聚缘散,相思无限。一腔心曲,漫了明湖,荒了芜城。”

“芜城,原来在梁国?”

“是的,小施主。侯景乱南梁时,许多梁国老百姓,逃到了这里,孤苦无依的女子,有的便遁入佛门。”

拜别老住持后,高长恭来到莲花庵正殿,在那尊彩金佛像前,有三柱香在袅袅燃着。

高长恭也在那尊彩金佛前插了三柱香,躬身拜了拜,佛身已经摆放正,一切如初,好像这里从没发生过任何打斗一样。

走出莲花庵正殿,一个熟悉的身影,出现在高长恭面前。

“在莲花庵祈福,真的灵验。”

高长恭嘴角噙着淡淡的笑,趋步向前。

想起元一丽的话,郑楚儿不知该怎样面对高长恭。

“你还好吧?”

“嗯。”

郑楚儿轻轻的点点头,心里五味杂陈,她亲自去问了元叔公,元一丽说的话,竟然是真的。

高阿那肱还没有死,他生母的线索还没有头绪,又得知二姨父临终前留下希望她嫁入元府的遗言,郑楚儿的心,有点烦躁。

越想越浑身热燥,突然,一阵微风袭来。

郑楚儿凉快了许多,抬头一看,一把银丝牙骨扇,正对着她扇着呢。

如玉的容颜,温情的眸子,一下子就让郑楚儿烦躁的心,平静了下来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