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27章 和表兄的亲事(求收藏,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0:27

如玉的容颜,温情的眸子,一下子就让郑楚儿烦燥的心,波澜不惊了下去。望着郑楚儿和高长恭,双双出了莲花庵,唐七想起了什么,猛地省悟回来。“我也买把扇子。”“我………我走了。”出了莲花庵,郑楚儿低下头向高长恭说再见。“你怎么走?”“坐牛车走。”“牛车在望着郑楚儿和高长恭,双双出了莲花庵,唐七想到了什么,猛然醒悟过来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27章 和表兄的亲事(求收藏,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如玉的容颜,温情的眸子,一下子就让郑楚儿烦躁的心,平静了下来。

望着郑楚儿和高长恭,双双出了莲花庵,唐七想到了什么,猛然醒悟过来。

“我也要买把扇子。”

“我………我走了。”出了莲花庵,郑楚儿低头向高长恭告别。

“你怎么走?”

“坐牛车走。”

“牛车在哪里?”高长恭盯着郑楚儿水波荡漾的眸子,满眼春风的问。

经高长恭这一提醒,郑楚儿才猛然发现,送她来莲花庵的牛车不见了。

“别找了,我让他回去了。”

“你?那我怎么回去?”

郑楚儿话音刚落,忽觉一双手,轻轻揽住了她的腰,随即她的身子悬空而起,稳稳的落在了马背上。

在后面的唐七看得呆了,平时总是温文尔雅,谦谦君子的长恭,追求起女孩来,动作漂亮,胆大心细,以后学学。

随风飘扬的衣袂渐渐远去,站在一棵杨树下的慧尼住持,眼里有泪花闪烁,十多年一晃就过去了………

骏马身轻蹄急,带着俩人来到城中,在一个名叫老凤祥的珠宝店,马儿停下了脚步。

“这个玉簪花钗子适合你。”

拉着郑楚儿跑进店里,高长恭把一朵玉簪花,轻轻的插在了面前人儿的头上。

“小娘子,你夫君的眼光真不错,这支玉簪花钗子,最适合像你这般冰清玉洁的小娘子戴了。”

掌柜的说着,递上了一面铜镜。

夫君?郑楚儿被说得脸一红,拿着铜镜一照,看到了镜子里面,一对璧人,如鸳鸯般相依在一起,某人还得意的晃了下脑袋。

“啪”的一声,郑楚儿放下手中的镜子,跑出了老凤祥珠宝店。

“掌柜的说错了吗?”

“说错了。”

“说错了?那你是谁的娘子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…”

面对那张故意板起的脸,郑楚儿被噎住,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。

高长恭看着那红红的小脸,忍着笑,板着脸朝前走。

走了几步,发现不对,一转身,看到郑楚儿还站在原地不动。

“怎么了?要背还是要抱?”

郑楚儿感觉到高长恭一直在逗她,便瞪了一眼高长恭道:

“我头上之前插的那朵翠蓝簪子,忘记在店里了。”

“在我这里。”

高长恭握着的手,晃出一个弧度,猛的伸开,那支翠蓝的簪子,赫然躺在修长白皙的手掌中。

“拿来。”

高长恭一下握紧了手,“我要了。”

“你还拿着我的那只春花色玉镯呢,这支簪子也要?”

“要。”

“什么都想要?”

“说对了,都想要。”高长恭说着,眼里一般戏谑,一半认真。

郑楚儿慌得四下张望,见没有人注意,才跟在那修长的身影后面,低着头走着。

“饿了吧?”

不等郑楚儿说话,高长恭已经拉着郑楚儿,进到了一家名叫黄金鹅的酒肆。

郑楚儿的心,跳个不停,这一路走来,都是前世走过的路。

鹅脯柳珍,蜜汁叉烧,黄金烤鹅,一盘盘端了上来。

“尝尝,你喜欢吃的蜜汁叉烧。”

高长恭夹了一箸给郑楚儿,没有发现自己说漏了嘴,他今日心情太好了。

郑楚儿听了,心里那个甜蜜,他还打听到了她喜欢吃什么菜。

“你也吃。”

郑楚儿也夹了蜜汁叉烧,轻轻放到高长恭的碗里,高长恭夹起来,塞进嘴里,味蕾感受到了从没有过的甜蜜。

望着对面的人,优雅的吃相,郑楚儿想到了前世。

前世,在他们定了亲以后,身在荥阳的郑楚儿,突然收到邺城的来信,说她送给他的那件白色锦袍,不合身,让她来邺城一趟看看。

郑楚儿感觉到了信里字里行间的不满,太丢人了,第一次送人衣袍,就出糗。

但当郑楚儿急忙忙的来到邺城,住进了广阳郡公府后,他却没有让她看到那件锦袍,而是每日来表姊家,接她出去,吃遍了整个帝都的美食,看遍了邺城所有的风景。

“漳河的河灯很不错。”

“我想回去了,回去晚了,表姊会担心的。”

“我已经让唐七,去广阳郡公府告诉你表姊,说你和我在一起。”

“啊?”

那更不行了,这么晚了,还和一个男的在一起,郑楚儿说什么都要回去了,她是偷偷出来求姻缘的,连翠柳都没有好意思带。

“你别慌什么,难道我会吃了你不成?”

郑楚儿瞪了一眼对面的人,那张颠倒众生的脸上,那双眸子,愈发璀璨。

“不行,我要回去。”

高长恭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,但还是遵从郑楚儿,送她回到了广阳郡公府。

“女郎,你怎么一个人出去这么长时间,还让府中的马车提前回来?”

一直候在大门外的翠柳,打量了一眼高长恭,一面抱怨,一面扶着郑楚儿跨进了门槛。

在侧门关上的那一瞬,郑楚儿看到了外面那个让她生生世世,都忘不了的身影,仍然静静的站在晚风里。

“女郎,他是谁家的公子?”

“高家四公子。”

翠柳听了,扶着郑楚儿的手,一下子放了下来。

翠柳想起了她们临离开荥阳时,夫人交代她的话,还有郎主交给她的那个盒子。

第二日,白衣公子仍然来到广阳郡公府的门口,他要带着郑楚儿,吃遍整个帝都的美食,看遍邺城所有的风景,一如前世一样。

郑楚儿知道,她和高长恭,在走着前世的路,

但让郑楚儿措手不及的是,她的表兄元一珉回来了。

“我父亲临终前,已为我们定下了亲事,我这次回来,就是想迎娶你。”

“什么?”

虽然多年不曾见过面的表兄,已经长得玉树临风,活脱脱一个翩翩公子,但是,郑楚儿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他。

“表兄,我………我没有听说过这件事。”

“那是因为你以前还小。”

元一珉说着,拉住郑楚儿的小手,握着说:

“现在你已经长大了。”

郑楚儿挣脱开元一珉的手,急道:

“我要去问母亲,母亲从来没有对我说过。”

元一珉望着脸又急又慌乱的郑楚儿,叹了一口气的道:

“行,我等你,反正这么多年都等了。”

望着跑开的郑楚儿,元一珉久久才收回目光。

元一珉来到了元一丽的房间,放下了礼物。

“多谢妹妹写信给我,让我提前回来。”

“哥,你再不回来,我的嫂子都要成别人的新娘了。”

“乱说,楚儿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元一丽哼了一声,气道:“不信等阿姊回来,你自己去问问阿姊,你也可以问问她,她这两日,跟谁在外面见面了?”

元一珉俊朗的脸上,笑容渐渐消失。

郑楚儿跑回屋里,一头扑在床榻上,一面哭,一面说:

“根本就没有的事嘛,我都不知道。”

“女郎,你也不要伤心了,婢子看得出来,一珉公子,对女郎真的是好的。”

翠柳望着元一珉送来的礼物说,这些礼物,不仅有郑楚儿的头饰,还有夫人和郎主的鹿茸和人参,真是个体贴的小郎君。

“我只要他对我像妹妹一样好。”

翠柳看着郑楚儿泪眼汪汪的样子,夫人对她说的话,又萦绕在耳畔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