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28章 疯狂的皇帝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0:35

翠柳望着郑楚儿眼泪汪汪的样子,夫人对她说的话,又索绕在耳畔。“的话亲事不不满意,可在纳吉前,再打开这个锦盒。”翠柳猜测,广阳王临终时前,要为元家公子和女郎定了亲事,面对自己无父无母的元小郎君,自家夫人,怎好拒绝?更何况,夫人应早无心亲上加亲的打算。但是“如果亲事不满意,可在纳吉前,打开这个锦盒。”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28章 疯狂的皇帝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翠柳看着郑楚儿泪眼汪汪的样子,夫人对她说的话,又萦绕在耳畔。

“如果亲事不满意,可在纳吉前,打开这个锦盒。”

翠柳猜想,广阳王临终前,要为元家公子和女郎定下亲事,面对无父无母的元小郎君,自家夫人,怎好拒绝?何况,夫人应早有心亲上加亲的打算。

可是………

翠柳望着手中的锦盒,不敢打开。

“女郎,别哭了,哭有什么用,元公子也是不错的。”

“什么不错嘛,都没有的事。”

郑楚儿想不通,前世没有的事,这一世怎么出现了?

“女郎,别伤心了,元公子也是个贴心的人。”

“我不要。”

郑楚儿一听,哭的更伤心,这一世,有太多的意外,横亘在她面前,她要跨过这些阻碍,又不能伤及她的亲人。

从她重生到现在,都没有听到父母提过这件事。郑楚儿觉得这件亲事有点蹊跷,但蹊跷在哪里,她一下子又说不清。

在约定的时间,高长恭突然看不到郑楚儿出来,广阳郡公府的大门,从此关得严严的。

一阵敲门声过后,元府守门的打开一条门缝,上下打量着高长恭问:

“公子你找谁?”

“我找住在广阳郡公府的郑女郎。”

“我们公子,就是郑女郎的未婚夫回来了,郑女郎没时间见你,她正和我家公子商量亲事。”

“咣当”一声,守门的话一说完,紫褐色的大门,重新关上。

这是高长恭没有想到的,前世那个暗中爱慕楚儿的表兄,这一世,竟然一出现,就成了未婚夫?

前世,在高长恭和他的楚儿热闹的婚礼上,元一珉黯然失落的背影,高长恭至今还记得。

在高长恭失望的离开后,元一丽出现在元府守门的面前,大方的赏了两个守门的。

“干得不错。”

拿着手中赏钱,两个负责守门的对元一丽说:

“二女郎,我们一定不会让闲杂人,进入到府中的。”

“就有劳你们了,我兄长筹备婚礼期间,不希望有人来打搅。”

“明白,二女郎。”

元一丽回到自己的房间,抚摸着手中的那枚莲藕玉坠,压抑着内心的激动。

“在你们大婚的时候,全都让你们上西天。”

省得一个一个的对付,还麻烦,不注意还被发现,元一丽已经想好了办法。

“就让你们多活些时日吧。”

现在朝廷对毒沙掌的案件,抓得如此紧,毒沙掌是不能再使用了,现在,好不容易才把毒沙掌的视线,转移到柳三身上。

元一丽知道,京畿府的人,正用怀疑的目光,盯着广阳郡公府的每一个人,稍不注意,就会盯到她身上。

而她身后的人,也让她静等指示,不准再使用毒沙掌。

元一丽想着,已经来到了南院。

“楚儿,今日天气尚好,一丽想陪你去外面走走,看看那些结婚用得着的东西,也该添置一些,就一并在邺城买了。”

“一丽,结什么婚,八字都没一撇呢?”

郑楚儿一听,急得一下子站起来,纠正元一丽。

元一丽噗嗤一声,笑道:“好表姊,好嫂子,好楚儿,那不是迟早的事吗?”

“别,二女郎,还早着呢,可不能这样叫我家女郎。”

翠柳有点看不下去了,没见我家女郎正难受吗?

元一丽见郑楚儿听见嫂子二字,一下子急得说不出话来,知道再说下去,关系就僵了,遂话锋一转。

“行啦行啦,楚儿,我是来求你带我去买支钗子,你头上这支玉簪花钗子,真是好看,一丽也想要。”

若是换作其他东西,郑楚儿肯定会直接送给元一丽,但这是高长恭买个自己的钗子,郑楚儿哪舍得送?

“在凤翥街三岔口的老凤祥店,就有这个玉簪花钗子卖。”

“好楚儿,带我去买嘛。”

郑楚儿没有想到这个元一丽,这么会黏人,只好点头同意,陪她去一趟。

见元一丽和自家女郎上了牛车,翠柳正想钻进去,元一丽却对翠柳说:

“翠柳你来就坐不下了,我阿兄也要去的。”

元一丽话音刚落,元一珉就站在了牛车旁,一袭紫衣,青春年少,英气逼人的上了牛车。

来到老凤祥店,元一丽马上笑道:

“阿兄,还不问问嫂子喜欢什么?”

元一丽知道郑楚儿发上的玉簪花,就是高长恭在这个店买的,想在店中羞辱郑楚儿一番。

一个女子,先后跟着两个男子,来到同一个店买东西,本朝再开放,这样的女子,也为人不齿。

但元一丽没有看到她预期的效果,掌柜的看到郑楚儿一脸忧伤,猜到之前来的公子,是女郎自己喜欢的心上人,现在跟来的,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定下的郎君。

看惯了世间的悲欢离合,掌柜的很是同情郑楚儿。

“楚儿,这支步摇适合你。”

元一珉拿着一支飞凤嵌珠翠的步摇,来到郑楚儿面前,想插在郑楚儿发髻上。

“不,不,这个………不适合。”

郑楚儿慌忙躲开,元一珉拿着步摇的手,停在了半空中。

掌柜的一看,知道自己猜的没猜错。

在老凤祥店,元一丽买了好多头饰,元一珉帮她付了钱。

元一丽又带着他们,来到那家烤鹅店。

许是见物思情,郑楚儿不知不觉中,被元一丽劝着,多喝了两杯果酒,很快小脸上就有两朵红云飘着。

元一珉望着郑楚儿红红的小脸,不知不觉间,竟也多喝了几杯,俊朗的脸上,目光潋滟。

从黄金鹅烤鹅店出来,天色已晚,三人正准备回府,突然前面人欢马叫起来,行人尖叫着四处躲散。

十八岁的元一珉,个子高出郑楚儿一个头,他看到了惊人的一幕。

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男人,从前面奔跑过来,一面跑,一面手舞足蹈,还一面脱着身上的衣衫。

后面有官兵紧紧追赶,累得个个气喘吁吁。

元一珉最后惊讶的发现,那些官兵,根本不是在追赶前面的那人,居然是在保护着这个举止疯狂的男子。

元一珉还在那些官兵中间,看到了他认识高阿那肱,还有高归彦。

“竟然是陛下?”

元一珉看着几乎疯狂的大齐皇帝,忙蒙住了郑楚儿的眼睛。

转身发现元一丽不知去哪里了,眼看着高洋向这边冲过来,元一珉一手抱着郑楚儿,脚尖点地,快速的离开了那里。

当郑楚儿被元一珉放下后,发现他们来到了一处空院。

“别怕,这是我家的一处空置房产。”

元一珉说着,紧紧的抱着郑楚儿,痴痴的望着郑楚儿红扑扑的小脸。

刚刚喝下的酒,让人的血脉贲张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