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31章 解毒的方法(求收藏,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0:53

“想讨回家去么?”说着这句话,郑楚儿才第一次感觉到,这酒真的是贪杯误事。偏偏自己是想向他倾诉两世为人的相思意之苦,可进出口的,却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话。“我………我是想说,我………”郑楚儿怎么也无法说进出口,他们有来生相拥的诺言,可这话说回去,他信吗?再度把明明自己是想向他诉说两世的相思之苦,可出口的,却是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话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31章 解毒的方法(求收藏,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“想讨回去么?”

说完这句话,郑楚儿才第一次感觉到,这酒真的是误事。

明明自己是想向他诉说两世的相思之苦,可出口的,却是这什么乱七八糟的话。

“我………我是想说,我………”

郑楚儿怎么也难以说出口,他们有来世相拥的诺言,可这话说出去,他信吗?

再次把茶水推到郑楚儿面前,想让她喝茶解酒,但他惜字如金,那双清眸,望着郑楚儿桃花般的小脸,倒是含着一分调侃。

郑楚儿没了气,自己紧张半日,他却是以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,看她笑话?

修长的手指,夹着茶杯,再次递到了她的面前。

郑楚儿一扬手,一声瓷器摔碎的声音过后,郑楚儿自个端起了酒杯,喝什么茶?喝酒都说不出口的话,喝了茶就更说不出口了。

咕噜一声,郑楚儿又喝了一杯酒。

“四郎,我是楚儿。”

“知道。”声音仍是那样的清冷。

“我是你的楚儿。”

高长恭端着茶杯的手,抖了一下。

“我………我敬你一杯。”

高长恭一滞的瞬间,郑楚儿已来到他面前。

“喝,四郎喝………”

高长恭一怔,本能的想推开酒杯,可当那只小手,搭在他的脖子上,一杯酒哆哆嗦嗦的送到他的嘴边时,他竟张开了嘴,任那杯酒,灌进了他嘴里。

“哦,弄湿你的衣衫了。”

郑楚儿慌忙放下空酒杯,小手胡乱的在高长恭胸前擦着。

“忙完了吗?”

“啊?”

“说吧。”

清冷的声音,让头脑晕晕乎乎的郑楚儿清醒了一些。

她要向他说什么来着?

郑楚儿站立不稳的想着,一只手不露声色的伸过来,挡着她将要倒过去的身子。

“没完,还有什么来着?”

高长恭语塞,扬起脸,盯着面前醉意朦胧的小脸,无声的摇了摇头。

“四郎,你看。”

郑楚儿突然撕开了自己的交领,一朵鲜艳的梅花,绽放在她颈肩处,绽放在那凝脂般的肌肤上。

高长恭望着那朵鲜红梅花,冷俊的眼眸,终闪过一丝波澜。

“你回来了?!”

这句话郑楚儿没有听懂,她一直在他面前,才一杯酒下肚,他也乱说话了么?

前世,郑楚儿的颈肩上,也有一朵红色的梅花。

那是缠绵缱绻的夜晚,他不小心弄破的,她索性用金凤花汁染成一朵梅花,说是好让他生生世世都记得她。

而面前这朵梅花,是守宫砂染成的。

望着那朵鲜红的梅花,高长恭突然浑身热燥起来,眼睛炙热如烈焰。

“四………四郎,你怎么了?”

郑楚儿小心脏跳得有点快,觉得高长恭的反应,快了点,她还没有准备好,何况这是在外面。

“楚儿………”

高长恭一把拉过郑楚儿,紧紧的抱在怀里,郑楚儿正要挣扎,忽又被高长恭一下子推开,郑楚儿一下子没有站稳,撞在了一个圆凳上。

一杯酒下肚就脑子混乱了?一下想拥,一下又推开?

郑楚儿委屈的站稳后,突然看到高长恭的双眼,红得吓人,不由得“啊”了一声。

“楚儿,你怎么了?”

高长恭双手摸索着,想来拉郑楚儿,可他的眼睛,已经看不到东西了。

酒本来就会引发毒沙掌的毒,高长恭心潮起伏,有热浪滚过。

“你怎么了?”。

“快去叫人进来。”

看着双眼红得可怕的眼睛,郑楚儿慌忙跑到外面。

“来人。”

郑楚儿的话音刚落,高伏就带着两个护卫冲了上来。

“女郎,怎么了?”

看着高长恭蒙着眼睛,被高伏等人扶了出来,翠柳惊讶的看向郑楚儿。

“女郎,你把高公子的眼睛打瞎了?不会打打别处?”

郑楚儿没有理会翠柳,她疼都来不及呢,还舍得打?

跟着奔下了楼,一辆大将军府的马车,已经停在了酒肆门口。

郑楚儿不顾少女的矜持,追了过去。

“四郎。”

可马车已经离去,郑楚儿呆呆的站着,不知道该怎么办,一行清泪,自腮边滑落。

“四弟会好起来的。”

一个温柔的声音,在郑楚儿身边响起,随即,一块洁白的帕子,递到了她面前。

“广宁王?”

“我带你去看他。”

醉意朦胧的郑楚儿,走进了大将军府,前世的一幕幕,交替出现在她脑海里。

前世大婚后,他们一直住在这座宏伟的府邸,在这里,他们度过了一生中,最甜蜜的时光。直到高长恭封王后,才带着她离开了大将军府。

今生回来,大将军府,已没有了前世热闹的景象。

邺城最好的大夫来到了大将军府,为高长恭诊治,郑楚儿被挡在了门外。

当大夫出来时,郑楚儿迎了上去。

“大夫,他是到了什么病吗?”

大夫望着郑楚儿,迟疑了一下,她不知道四公子的病?

“他中了毒沙掌。”说罢,大夫上下打量了郑楚儿一眼。

毒沙掌?原来他竟中了让整个邺城人心惶惶的毒沙掌?

一般中了毒沙掌的人,必死无疑,他竟坚强的活了下来?

大夫从郑楚儿惊骇的表情中,看到了疑惑。

“很奇怪,用毒沙掌的人,没有要他的命,只把毒下在了他的身上。”

大夫停顿了一下:“女郎不要太伤心,若不受伤,不运气,不喝酒,体内的毒,也可压制住。

郑楚儿的心,像针刺着一样生疼,她竟用酒引发了他身上的毒?

“大夫,可有解药?”

大夫看了看郑楚儿,目光有点奇怪:

“公子婚后,慢慢可解。”

这么个解法?郑楚儿愣住了。

“他的妾室呢,还不快来伺候人?”郑楚儿忙对着大将军府的人喊道。

“女郎,我们公子,没有纳妾。”碧莲轻轻放下茶盅道。

看着第一次来到大将军的郑楚儿,大将军的下人,不觉为自家公子暗暗高兴,公子的毒,可解了。

望着毒暂时压下去的高长恭,郑楚儿的心,宛若刀绞,这都是她害的。

“女郎,高公子的病会好的,你也不要太自责了,天晚了,我们回广阳郡公府吧,在府中静候消息。”

翠柳觉得,那个解毒的方法,有点为难人。

不能因为是自家女郎,引发了这高公子的毒,就想让女郎解,三书六聘这个过程,还是要走的。

等高孝珩送走大夫回来时,发现郑楚儿已从侧门离开,望着郑楚儿坐过的木椅,静默一瞬,才走过。

但郑楚儿和翠柳,俩人并没有回到广阳郡公府。

因为半路上,一辆马车,突然挡在了她们面前。

马车上下来几个彪形大汉,打昏翠柳后,劫走了她们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