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32章 要被浸猪笼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1:00

马车上下去几个彪形大汉,打昏翠柳后,掳走了她们。当郑楚儿头上的黑布罩拿开后,意外发现她和翠柳,已被带进了一座祠堂内。“道德败坏我元氏家风的浪女。”昏黄的祠堂内,元叔公阴测测的声音传来。郑楚儿这才明白,她们这是被绑到元氏宗室的大祠堂内。“你既为我元氏当郑楚儿头上的黑布罩拿开后,发现她和翠柳,已被带到了一座祠堂内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32章 要被浸猪笼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马车上下来几个彪形大汉,打昏翠柳后,劫走了她们。

当郑楚儿头上的黑布罩拿开后,发现她和翠柳,已被带到了一座祠堂内。

“败坏我元氏家风的浪女。”

昏暗的祠堂内,元叔公阴测测的声音传来。

郑楚儿这才知道,她们这是被绑到元氏宗室的大祠堂内。

“你既为我元氏宗室未过门的妻子,还和其他男子在酒肆里卿卿我我,半夜才从其他男子的府中出来。”

元叔公说到这停了一下,不怀好意的望着郑楚儿被布条塞住嘴的脸,才又阴笑道:

“你可知道,奸夫**,可是要被浸猪笼的?”

郑楚儿拼命的摇头,说不出来话,因为她的嘴里,被塞了布条,双手被反绑着。

他们竟想溺死她?

早已苏醒过来翠柳,气得大骂:

“你元氏宗室,想诬赖一个荥阳郑氏的嫡女,可想好了怎样对付我家郎主和主母?还有女郎的三个阿兄?”

翠柳的话,让元叔公心里暗暗一惊,他光忙着收拾郑楚儿了,只想到广阳郡公府人丁单薄,倒把荥阳那边的人忽略了。

“还有高家。”翠柳最后补了一句。

“你………你这个贱婢,竟敢恐吓我们?”

元叔公一听到高家两个字,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。

“那为什么要堵着我家女郎的嘴,不敢让她分辩?”

“把………把她嘴上的东西拿开。”

嘴上的东西被拿掉后,郑楚儿望着面前想污蔑她清白的人,一字一顿的说:

“元叔公,请把我的奸夫带来,和我对质。”

“这………”

忽闪忽闪的油灯,映照出元叔公,和一众元氏元老们丑恶又胆怯的嘴脸。

他们哪敢去大将军府带人?

就是高家其他人,看上任何一个已婚的元氏宗女,硬抢了去作妾,他们在坐的这几个人,也不敢放一个屁。

平常,只要是高家的男人,多看了哪个婢女两眼,他们便会把人送去孝敬。

“高家权势太大,我元氏宗室奈何不了他,但对我元氏的女人,我们还是做得了主的。”

“你竟做我父母的主?”

“你………”

“还有我整个郑氏宗室的主,你们也做得了吗?”

郑楚儿望着前面这些道貌岸然的人,小手气得微微发抖。

“你们口中我那个未婚夫,怕还不知道我被绑来这里吧?”

“我家女郎,现在都还不是任何人的未婚妻。”

“她不是和广阳郡公府的一珉公子,有了婚约了吗?”一个男人插话。

“我父母都没有跟我说过,我已许配了人家,你们怎么知道?”

“嫂子,我代表我的阿兄来看看你。”

郑楚儿的话音刚落,元一丽忽然从祠堂的大殿后面,走了出来。

嫂子?元一丽这是在火上浇油。

“嫂子,真想不到,你一个荥阳郑氏的嫡女,竟会做出让我家蒙羞的事。”

元一丽似是羞愤的说着,一下跪在了元叔公面前。

“元叔公,求你放过我嫂子吧。”

“元一丽,谁是你嫂子?”

元一丽转过头来,看着被五花大绑的郑楚儿,脸上露出焦急的神情,眼里却闪过一丝冷意。

“嫂子,我知道你不好意思承认,但你已经和我阿兄在别院,睡了一夜,这一丽是知道的。”

“一丽,你怎么乱说。”郑楚儿被羞得满脸通红。

“啊,这个放浪的女子,婚前就和男人睡了?”

前面那些男人一听,竟个个兴奋得露出了恶心的表情。

“和自己的未婚夫睡都睡了,又去勾引高家的男人,真不要脸,还说没有许配人家。”

“既然发生了这种伤风败俗的事,恐怕你的父母,还有郑氏宗室,都不好意思留你活在世上了。”元叔公有了底气。

看着这些人丑恶的嘴脸,郑楚儿冷静了下来。

“元叔公,我再说一次,我没有和任何男人,过密来往。”

“你睡都睡了,还敢狡辩?不过,你怎样向我证明你还是处女?”

再昏暗的油灯,都掩盖不住元叔公色淫的双眼。

“你们放开我,我证明给你们看。”

几个人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好奇得满眼放光,最后让一个人过来,解开了捆着郑楚儿的绳索。

这些人的眼里,贪婪的盯着郑楚儿发育得极好的身子,想知道她怎样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“你怎么证明?”有人在咽口水。

郑楚儿含泪拉开了右边的交领,露出了那朵红色的梅花。

“这朵梅花,就是守宫砂画上的。”

几个人面面相觑,来到了郑楚儿面前,一看,郑楚儿如玉脂般白皙的脖子上,还真有一朵守宫砂画的梅花。

这是元叔公一伙没有想到的,几人一时语塞,目光却难以从郑楚儿的脖子上离开。

还跪在地上的元一丽,没有想到郑楚儿身上,会点着守宫砂,这不是在打她的嘴吗?不,连元叔公他们的嘴都一起打了。

“那楚儿,你去大将军府的事,是不是真的?”元一丽在诱导。

郑楚儿不说话,如果说是真的,这些人马上又要借题发挥了,如果说不是,他们又要说你不敢承认事实,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。

“一丽,你替我去大将军府,叫高家四公子来一问便知。”郑楚儿盯着元一丽说。

“这………”

“只是请人家来问问清楚,一丽你不希望查明真相吗?”

元一丽被噎住。

“或者,二女郎去把大女郎,和你阿兄叫来也行。”翠柳说。

翠柳的话,马上让元一丽找到了话说。

“翠柳,你是不知道情况。”

元一丽故作难受的样子,望了一眼元叔公。

“好孩子你起来说吧。”

“谢元叔公。”

站起来的元一丽,叹了一口气。

“翠柳你是不知道,我阿兄知道楚儿,又和高家四公子进酒肆,又半夜还在人家,都无脸见人了。”

元一丽成功的把话题,又绕回到郑楚儿身上。

“换谁,谁都没有脸面见人。”

“是啊,这是家门的不幸,谁还好意思出来?”

“那我表姊呢?我想见一仪。”

郑楚儿知道自己被劫到元氏宗祠,元一仪肯定还不知情,只要元一仪知道她被关在这里,无论如何,都会救她出去的。

整个祠堂又静了下来,因为郑楚儿的要求不过分。

“咳咳。”

元叔公咳嗽两声,站了起来。

“此事明日再议。”

元叔公说完,混浊的眼里,闪过一丝狡黠,一丝淫邪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