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33章 荒芜之城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1:08

元叔公说着,浑浊的眼里,闪现出一丝狡诘,一丝淫亵。一伙人随后走出来了被关押郑楚儿的房间,元一丽也头也不回的离开。“女郎,怎么办?”郑楚儿走过去的,帮翠柳解开我了身上的绳索。“别怕,他们在也没想好怎样干掉整个郑氏宗室的人之后,所以还敢动手。”“尤其是一伙人随即走出了关押郑楚儿的房间,元一丽也头也不回的离去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33章 荒芜之城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元叔公说完,混浊的眼里,闪过一丝狡黠,一丝淫邪。

一伙人随即走出了关押郑楚儿的房间,元一丽也头也不回的离去。

“女郎,怎么办?”

郑楚儿走过去,帮翠柳解开了身上的绳索。

“别怕,他们在没有想好怎样对付整个郑氏宗室的人之前,应该还不敢下手。”

“特别是高家,是他们最忌怕的。

“郑女郎,有人要见你。”

就在郑楚儿安慰着翠柳的时候,一个精瘦的祠堂看门人,进来叫郑楚儿。

“女郎,有人来救我们了。”翠柳高兴道。

郑楚儿跟着看门人,来到了祠堂的偏厦,但里面一个人也没有。

“砰”的一声,门突然关上。

门被朝外锁了起来,无论郑楚儿怎样拍打门,都没有人回应。

“别喊了,不会有人来救你的。”

随着声音,从佛龛后面走出一个人来,一脸阴暗。

“怎么会是你?”

看清面前的人,郑楚儿吓得一步步后退。

“楚儿,让元叔公来抱抱。”

元叔公淫笑着,摇晃着干瘦的身体,走向郑楚儿。

“今夜一过,能证明你清白的守宫砂,就消失了,若你以后愿意暗中和我来往,我便可留你一命,不然,浸猪笼。”

元叔公连吓带哄,步步紧逼。。

“在元氏宗室的祠堂,你竟敢想做出这无耻的行为,老天白让你活了这么多年。”郑楚儿气得想两脚把眼前这个人踹死。

“没有像你这样水嫩的女孩滋润,我怎能活得这么硬朗?”

元叔公满脸褶子的脸,越来越近,郑楚儿在后退。

退到佛案边,郑楚儿猛的一转身,拿起佛案上的油灯,对准元叔公的脸,狠狠的砸了过去。

一声惨叫,在寂静的夜晚,显得异常瘆人。

一盏油灯,砸在元叔公的脖子上,泼出的油,被灯芯点然,长袍被燃着。

接下来的油灯,狠狠的砸在了元叔公的头上,元叔公哀嚎一声,头发被燃着。

“去死吧。”

郑楚儿手中的香炉,连香带灰,一起砸向元叔公。

元叔公小看了只有十四的郑楚儿,她出生书香世家不假,但她两世为人,从小就跟着三个阿兄,在练武场上玩到大。

郑楚儿把偏厦里的东西,能拿得来起的,都砸在了元叔公身上。

现在,喊救命的不是郑楚儿,而是面前这个七十多岁的干瘪老头。

门终于被打开,郑楚儿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可一转身,看到的是两个守祠堂的人,恶狠狠的向她扑来。

“把她按在地上。”

“救命,救命……”

“祠堂所处偏僻,没有人会听到。”一身被燎糊的元叔公气急败坏的说。

“你敢砸我,看我不好好收拾你,你们俩个帮我按住她,今晚过后,我提拔你们两个人,进元氏宗室的商队,当护卫头领。”

那俩人一听,按着郑楚儿的手,更加了把力。

听撞门的声音,便知翠柳被锁在了里面出不来。

就在郑楚儿绝望时,偏厦的大门,被一脚踹开。

月光下,一袭白色的锦袍,披着清辉,一身冷戾的出现在门口,满屋瞬间弥漫着杀气。

元叔公惊愣间,已被一脚踹飞。

两个按住郑楚儿的人,刚跑出门口,就被踹进祠堂院坝里的池塘,再也没有爬上来。

广阳郡公府和大将军府的人,一下子挤满了元氏宗室的祠堂。

郑楚儿知道自己逃出生天了,一行眼泪滚落时,便昏倒在了温暖的怀中。

郑楚儿醒来后,已睡在广阳郡公府中,元氏宗室祠堂发生的事,已经尘埃落定。

没过几日,传来了元叔公“寿终正寝”的消息,元氏宗室的几个元老级人物,自缢在家中。

“楚儿,不管怎样,你从小就和我的阿兄,定下了亲事,这是不争的事实,求你不要插足我和四郎的婚姻。”

元叔公死后,元一丽就来郑楚儿面前哭求道。

望着哭得可怜的元一丽,郑楚儿的心里,没有一丝同情。

元叔公一死,二姨父死前,到底有没有为表兄求娶她的消息,已无法核对。

母亲回信,告知了郑楚儿一些情况。

原来,二姨父死前,说要她嫁入广阳郡公的遗言,母亲也是两年前才知道的。

两年前,元叔公才对自己的父母,说出了当年广阳王的遗言?

“翠柳,你觉不觉得元一丽有点不对?”

“怎么了?女郎。”

“元一丽一出现,我便没有好事。”

“听女郎一说,还真是,来邺城一见到她,女郎就坠崖。”

郑楚儿不好得对翠柳说,前世,这个元一丽,就没有长大成人,好像在很小的时候,就病死了。

这一世,她倒活着了,却活得让郑楚儿一波三难。

郑楚儿决定,去拜访莲花庵的老住持。

“慧慈抱来的那个小女孩,抱来时,才几个月,小身子骨本就很弱,来莲花庵不到三个月,就得了重病,差点死在莲花庵。”

老住持回忆起十年前的事,竟思路清晰。

“那后来,小一丽的病,好了?”

听到郑楚儿的追问,老住持道:

“哪有那么容易好的咳疾?后来听说芜城,有个专门治咳疾的神医,慧慈就带着孩子去芜城,治了几个月年,才回来。”

“芜城,梁国广陵城?”

老住持点点头,“孩子病好后回来,都长高了许多,人也胖了。”

回到广阳郡公府后,郑楚儿拿出老住持给她的纸条,纸条上,写着一个神医的名字。

在黄河河水上涨前,郑楚儿和翠柳,已渡过黄河,来到了梁国的广陵郡。

曾经富庶繁荣的广陵城,繁华落幕,如今已是一座地地道道的荒芜之城。

身着男装的郑楚儿,和一身书童打扮得翠柳,行走在广陵城的大街小巷。

“女郎,会不会那个神医早死了?”

“不管,我一定要找到当年治疗元一丽的神医。”

广陵城人烟稀少,十多年前的老住户,更是难找。

“老伯,跟你打听个事,十年前,治疗咳疾的魏神医,住的魏家小院,往哪里走?”

郑楚儿问一个躺在地上捉虱子的人。

这人抬起蓬松的头,用一双无神的眼睛,看了郑楚儿一眼,只把身边的拐杖挪了挪位,并不搭理人。

没有办法,俩人继续寻找。

后面,一双眼睛,尾随在她们身后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