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36章 遭遇(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1:31

但是了来还来了,她们的距离,但是六七丈。郑楚儿心里暗自一惊,的话她现在的突然后转身赶回,当然会被奸诈奸诈的慧慈产生怀疑。连高长恭都要不惜牺牲动气,才能挡得住慧慈,郑楚儿明白慧慈杀掉自己,就像杀掉一只蚂蚁一样很容易。一急之中,郑楚儿看见了湖边,有飘浮着的郑楚儿心里暗暗一惊,如果她现在突然转身返回,肯定会被阴险狡诈的慧慈怀疑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36章 遭遇(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她们的距离,不过七八丈。

郑楚儿心里暗暗一惊,如果她现在突然转身返回,肯定会被阴险狡诈的慧慈怀疑。

连高长恭都要不惜动气,才能挡得住慧慈,郑楚儿知道慧慈杀死自己,就像杀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。

情急之中,郑楚儿看到了湖边,有漂浮着的渔网浮标。

望着余晖中,静静的漂浮在水面上的浮标,郑楚儿想到了荥阳湖中那些捕鱼的渔网。

郑楚儿镇静的向前面的浮标走去,弯下腰,捞起了浮标,背对着慧慈和元一丽,站在岸边,收起了渔网。

看到是一个网鱼的少年郎,慧慈的疑心终放下,释然的从柳荫下走出来,向城中走去。

返回到老婆婆家的郑楚儿,都不敢把她遇到慧慈和元一丽的事,告诉翠柳,怕以后翠柳,死也不放心她一个人出去。

元一丽竟然和慧慈在一起,这让郑楚儿对元一丽,更加的想弄清楚她的身份。

慧慈是毒沙掌的嫌疑人,郑楚儿已知,元一丽和这样一个人联系密切,她和毒沙掌又有什么关系?

“女郎,想什么呢?高家四公子,是跑不掉的,女郎别心急。”

“翠柳,我没急,我………只是担心他。”

这不是急吗?翠柳望着自家嘴硬心软的女郎,只恨自己不快点好起来,好陪女郎去找她心心念念的情郎。

第二日,郑楚儿照样一个人出了门,昨日明湖只转了一半,另外一半还没有仔细看呢,万一另外一半,有魏惠存留下的线索,可不能放过了。

郑楚儿离开老婆婆家时,是午饭过后,这一次,郑楚儿往脸上抹了些碳粉,把一张白嫩嫩的小脸,抹得又黑又粗糙。

“女郎,可别把这张人见人爱的小脸,给毁了,不就是个长得好看的公子么?留得青山在,还怕没柴烧?”

“你懂什么,我这可是去找魏神医说的线索?明湖,懂了吧?他又看不到我这个样子。”

翠柳只有点头说懂,谁不知道女郎的心思呢?趁机出去,碰到那高公子,不是更好?

“哼,懂就好。”总把我想得一见了好看的公子,就挪不开脚步似的。

郑楚儿不理翠柳似笑非笑的眼神,压低草帽出了门。

在这个山脚下的小村转悠了一会,没有见到高长恭和高伏的身影。

在小村一池塘边,郑楚儿走到水边照了照,望着自己黝黑的脸,伸了下小舌头。

“这个样子,他见了我,也不一定认得出来。”

郑楚儿没有发现,池塘对面,一个同样戴着草帽,正弯腰用桶打水的人,就是高伏。

高伏从池塘对面,向山上走去,郑楚儿从池塘这边,向村外走去,匆匆错过。

在明湖转了半日,直到下午,郑楚儿绕着明湖,把昨日没有走到的地方走完,也没有发现半点亭子的痕迹。

郑楚儿失望的返回,在广陵城内,漫无目的走着,多希望能突然看到高长恭,或者高伏。

“四郎,你到底去了哪里?你怎么能丢下楚儿,就消失了呢?”

茫茫广陵城,哪里有楚儿心中的人?

傍晚,郑楚儿拖着精疲力竭的身子,回到小村。

在小村的池塘边,再次和高伏在池塘边相遇。

仍然是一个在池塘那边,一个在池塘这边,只不过,这一次,他们俩人的方向是一致的。

隔着一个池塘,高伏没有发现一身男儿打扮的郑楚儿,郑楚儿无意中望了一眼对面,却对对面的高伏,觉得有点熟识。

再仔细的一看,在看清是高伏的同时,让郑楚儿一惊,因为郑楚儿还看到了一个人,尾随在高伏的身后。

这个人,就是慧慈。

在梁国,没有对毒沙掌有控制经验的大夫,只靠泡在冷水中抑制毒性的发作,慧慈不相信,高长恭能挺得住多长时间。

元一丽已经候在山洞外,只等时机差不多时,走进山洞去,和高长恭行周公之礼,以此成为高长恭的女人,近身伺候在高长恭身边。

这不仅仅是慧慈,而是慧慈身后整个组织,精心设计,精心安排的。

慧慈身后的人,不相信高长恭是个被高家遗忘的人。

“他到现在,还未被皇帝重用,还未被封王,不是他被皇帝遗忘,而是齐国以后的重担,真正的会落在他的肩上。”

“还记得当年的大丞相高欢,他的祖父,是怎样把慕容绍宗,留给他的父亲高澄重用的?”

慧慈哪能不记得?当年高欢,为了把慕容绍宗留给高澄,对付侯景,不仅不重用慕容绍宗,甚至还寻个过错,把慕容绍宗关了起来。

高欢死后,高澄把慕容绍宗放出来,升官嘉爵,一举成为高澄的心腹重将,为了报达高澄的知遇之恩,慕容绍宗巧妙的用计,大败当时魏国人人忌怕的侯景。

“在齐国未来的朝堂之上,将有一个流着高家血液的人,成为朝廷的柱石。”

这是慧慈身后的人,告诫慧慈的,慧慈明白,他们说的那个朝廷未来的柱石,就是高长恭。

当今的大齐皇帝高洋,正在为他的太子高殷,荫养着一个“慕容绍宗”。

这个“慕容绍宗”,对付的,可不仅仅是一个像侯景那样的人,有可能是一个宗室,一个派系,甚至一个国家。

所以,其实慧慈也好,元一丽也罢,她们都不会真正的要高长恭的命。

“只留下毒沙掌的毒,让元一丽有机会近身,但是,挡在元一丽面前的人,得死。”

慧慈要杀的,是高伏,还有郑楚儿。

郑楚儿看到慧慈,在高伏后面,一步步的接近高伏。

“高伏,慧慈在你后面。”

郑楚儿对着池塘对面大喊,高伏作为高长恭的近身侍卫,当然也不是吃素的。

郑楚儿的话音未落,高伏一转身,手中的两只水桶,已经飞向慧慈。

慧慈躲开了第一只桶,但水桶里的水,泼到了她的眼里,她的眼睛有一瞬间,看不到任何东西。

就是在这一瞬间,后面那只水桶,已经砸到了慧慈的脚上。

慧慈“啊”的叫了一声,待眼睛能看到东西时,高伏手中的扁担,已经旋转着飞到了她的面前。

脚受了伤的慧慈,避闪动作稍有迟缓,被扁担链子上的铁钩,划破了眼角,只差一点点,就可瞎了她的一只眼睛。

慧慈再次惨叫一声,待她镇定后,已经不见了高伏的身影。

但对面的郑楚儿,还没有完全离开她的视线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