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37章 毒发(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1:38

但对面的郑楚儿,还也没完全离开了她的视线。慧慈气恼的踏着池塘里的莲藕叶子,用出怪异的轻功,从对面,纵穿池塘,对着郑楚儿,直扑回来。郑楚儿“啊”了一声,撒丫子就跑。郑楚儿连续奔波劳累了数日,走了那么多的路,她的脚,早磨起了水泡,怎跑得快?慧慈看见了这慧慈恼怒的踏着池塘里的莲藕叶子,施展诡异的轻功,从对面,横穿池塘,对着郑楚儿,直扑过来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37章 毒发(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但对面的郑楚儿,还没有完全离开她的视线。

慧慈恼怒的踏着池塘里的莲藕叶子,施展诡异的轻功,从对面,横穿池塘,对着郑楚儿,直扑过来。

郑楚儿“啊”了一声,撒腿就跑。

郑楚儿接连奔波了多日,走了那么多的路,她的脚,早磨起了水泡,怎跑得快?

慧慈看到了这个情况,脸上的狞笑更阴冷了几分。

“你能跑到哪里去?能跑出我的手掌心?”

慧慈狰狞的笑着,望着难以跑得快的郑楚儿,加快了脚步。

郑楚儿看到踏着池水,飞快横跨池塘的慧慈,看得心惊,但有个人,却看出了破绽。

刚刚被水桶砸伤脚的慧慈,在懂武功的人眼里,是难得的机会。

慧慈正在池塘水面上凌波微步,如蜻蜓点水划过水面,冷不丁,两颗石子,不偏不倚的,击中了她的脚后跟。

慧慈惨叫一声,“扑通”落入水中。

郑楚儿趁此,跑回了老婆婆家中。

高伏说真的,没有近身听过郑楚儿的声音,主要是高长恭接近郑楚儿的时候,他得回避。

不然,高长恭会一句话不说的,给他一个冷冷的眼色:滚开!

但刚刚郑楚儿的提醒他的喊声,高伏不知为什么,就觉得,这个戴着草帽,看不清面容的男装的女孩,就是他家公子,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了。

为此,高伏都逃离了慧慈的视线,想想不对,丢下未来的主母,回去后,还不得被他家公子扒了皮?

所以高伏又折转身,回来看看未来的主母,有没有脱离危险,果然看到慧慈,正施展轻功要掠过池塘,去抓郑楚儿。

在陆地上,高伏不敢和毒沙掌对抗,但对在水上,又有一只脚受伤的慧慈,高伏自有对付的办法。

两颗石子击在慧慈的脚后面。

“啊………”

慧慈惊叫一声,身子一晃,就这样一下子落入水中。

落水后的慧慈,原来是个旱鸭子,扑腾了一会,才扑腾到浅水区,一脚深,一脚浅的回到了池塘的岸边。

此时,郑楚儿早没了踪影,而高伏因担心高长恭,没有来得及追寻郑楚儿,也匆匆上了山。

虽然池塘边,只有慧慈的身影,但高伏担心,怕还有一个没有露面的人。

高伏怕那个人,趁他不在,趁公子现在毒发,毁了他家公子的清白。

高伏的猜想没有错,此时,元一丽,正站在山洞口。

山洞中的高长恭,躺在一个天然造就的石床上,双眉紧锁,嘴唇干裂,两只手紧紧的抓着石床的边沿。

那张俊美到极致的脸,因难受而微微蹙眉,越发摄人心魄。

他在抑制着毒沙掌催发的欲火,元一丽看到面前的情景,心中暗喜。

突然高长恭一下子翻身坐了起来,通红的眼里,闪过一丝惊喜。

“楚儿,是你吗?”

高长恭望向洞口,可惜他根本看不见东西。

看到高长恭额上,有细密的汗珠浸出,元一丽又喜又怒。

从高长恭口中,叫出郑楚儿的名字,是那样的柔情,元一丽眼里,闪过一丝恨意。

她观察着高长恭的神色,现在的高长恭,应该已经很难分辨出身边的人了,所以,他才把她,认作是他心中想的那个人。

看着高长恭,汗水湿透了薄衫,贴在他的肌肤上,勾勒出了结实的肌肉,元一丽的呼吸,也重了几分。

这是一个让天下女子都为之倾倒的男子,今日,将成为她的男人。

“楚儿,你来了吗?”

高长恭再次问道,现在,不管身上多么热燥,高长恭都克制着自己,不扯掉自己的衣衫,怕再次吓走找来的郑楚儿。

元一丽不出气,她要确保高长恭真的意乱情迷,且难以控制他的欲望,她才能说话。

“楚儿………”

高长恭压抑的焦渴,因得不到回应,渐渐难以控制,通红的双眼,粗重的喘息,让元一丽,终于看到机会。

一点点汗珠,从高长恭的额上滚落,干裂的嘴唇,微微发抖。

“楚儿,是你吗?你怎么不说?”

楚儿楚儿?你的心中,就只有那个人?高长恭叫得焦急,元一丽越发恨意难平。

元一丽现在,恨不得郑楚儿,手断脚瘫,毁容死在她的面前。

看到对面的人,因担心和焦急,内心的压抑喷薄欲出,元一丽一步步走近,并解松了衣裳。

“楚儿………”

随着高长恭再次呼喊,元一丽轻轻的答道:

“是我,四郎………”

元一丽的话还没有说完,高长恭一下子就跳下了石床,摸索着向她走扑了过来。

“四郎,我在这。”

元一丽说着,迎了上去,一双修长的手,握住了她的肩膀。

“你终于来了,我一直担心你。”

“四郎。”元一丽轻呼一声,倒在了那热烈的怀抱中,一双有力的臂膀,抱住了她。

元一丽感到了高长恭心脏跳动的异样,热燥的呼吸,扑到她的脸上,她松散的衣裳,在热烈的拥抱和抚摸中滑落。

高长恭的微微颤抖的手,一下子触摸到了只有花季少女才有的滑嫩肌肤,他的手,猛的滞了一下,随即一双柔然的手臂,搂住了他的脖子。

粗重的喘息声中,两个人倒在了石床上。

“楚儿………”

“嗯…………”

元一丽狂喜中,闭上了眼睛。

一个个滚烫的吻,落在了元一丽的脸上,嘴上,颈肩上。

难以扑灭的烈火,在高长恭的心中燃烧,身上毒沙掌的毒,让他已失去了理智。

元一丽一身瘫软,任高长恭心中的烈火,在她身上燃烧。

那迷倒众生的脸,深埋的她的颈肩时,元一丽觉得多年的愿望,就要实现了。

高长恭突然停止了动作,松了抱着元一丽的手。

“楚儿,我不能………”

高长恭说着,摸索着把元一丽的衣衫,盖在了元一丽的身上。

“四郎,我愿意。”

元一丽哪能让到嘴的肉,又松口?何况,她现在,也浑身热燥难耐。

“四郎,你不想我吗?”

“想。”

元一丽哪里知道,两世的思念,已打了结,无法在时光的风雨中飘散。

元一丽一听,爬了起来,把自己的身子,贴在了高长恭结实的胸前,殷红如滴血的嘴唇,凑了上去。

高长恭的脸,一下子埋在了身下人的颈下。

毒沙掌掌的毒,此时已经散发到极致。

幸福的昏旋中,浑身火热的高长恭,一下子扯开了他自己的衣衫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