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38章 狼狈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1:46

幸福和快乐的昏旋中,浑身火热的高长恭,一下子划开了衣衫。再度把脸埋,深深地的埋在身下人的颈肩,深深地的吸了口气。忽然,不解一瞬间闪现出在高长恭的脸上。高长恭心中持续燃烧的烈火,熄了几分。再度吸了吸鼻翼,高长恭昏乱的大脑,保持清醒的一些。“你是谁?”元一丽也没再次把脸埋,深深的埋在身下人的颈肩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38章 狼狈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幸福的昏旋中,浑身火热的高长恭,一下子撕开了衣衫。

再次把脸埋,深深的埋在身下人的颈肩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
突然,疑惑瞬间浮现在高长恭的脸上。

高长恭心中燃烧的烈火,熄灭了几分。

再次吸了吸鼻翼,高长恭昏乱的大脑,清醒的一些。

“你是谁?”

元一丽没有想到大脑狂乱的高长恭,会突然停止了对她的抚摸和狂吻。

“你不是我的楚儿?”

“我………”

“你到底是谁?”

“我………”

元一丽还想假装是郑楚儿,可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便有掌风袭来,一掌就就把她打下了石床。

这一掌,虽然因为元一丽的躲闪,眼睛看不见的高长恭,没能要了她的命,但这一掌,正正的打在了她的脸上。

元一丽一声惨叫,鼻血一下子流了出来,脸红肿了起来。

刚爬起来,又被高长恭摸到一件衣裙,砸在了头上,从脸上扯下衣裙来时,抹得一脸的鼻血。

元一丽披头散发,狼狈至极,来不及穿好衣裙,山洞外,又传来声音。

高伏因担心高长恭,被人趁机占了便宜,心里焦急,脚下一急,蹬落了一路的山石。

“公子,我回来了………”

高伏看着一地的散乱的衣衫,看着高长恭赤裸的上身,喃喃道:

“公子,身被破了?”

高长恭没有理会高伏,低着头,泼墨的乌发,被汗水打湿。

“公子,被谁得手了?”

“滚!”

高长恭猛的抬起头来,双目通红。

“啊,公子,毒没有解?这………”

望着高长恭红得瘆人的眼睛,高伏觉得自己,可能打扰了他家公子的好事。

公子这个时候,不是最需要泄掉身上的毒吗?他还担心他家公子失清白?高伏懊恼道:

“公子,我来的不是时候。”

高长恭仍然没有理会高伏,他在想着,刚才冒充郑楚儿的人,是谁。

从慧慈突然出现在广陵城,高长恭猜到了刚刚的女子,应该就是慧慈的侄女,那个广阳郡公府的庶女元一丽。

那个元一丽,从莲花庵回到广阳郡公府后,就有传言,说他们从小就定了亲。

高长恭一开始,根本不屑于这个传言,自己传自己是她的女人,这种人,多了去了。

但那个元一丽对他,似乎比任何人都执着,两家的父辈,到底有没有为他们定过亲?

“公子,我今日遇到郑女郎了。”

高伏打断了高长恭的沉思。

“她在哪里?”

“就在山脚下的小村里。”

“为什么不把她带上山来?她在山下安全吗?”

“这,应该暂时安全………”

高伏的话还没有说完,只见高长恭手一扬,一股劲风袭来,高伏吓得一下子逃到门外。

“什么叫应该暂时安全?你还不快去找她?护她安全的来到我身边。”

“这………”

“这什么?”

高伏躲在山洞口,这让他去哪里找?再说,他离开了,又怕被什么女的来,趁自家公子毒发时,钻了空子。

“这就去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

郑楚儿跑回老婆婆家中,越想越不对,心中又喜又忧。

四郎身边的高伏,出现在小村,说明四郎也在这附近。

但是,高伏是来池塘取水的,郑楚儿想起了那次,高长恭被她灌了一杯酒后的事。

“他的毒又发了,需要冷水来降燥。”

郑楚儿想到了那日,高长恭和慧慈交手的场面,那日引发的毒,还没有解。

“女郎,你见到高公子了?”

“没有见到,但见到他了身边的高伏。”

“所以女郎就推断出高公子毒发了?”

郑楚儿不理翠柳,早已经换下女装的她,站起来戴上帷帽,又要往外跑。

“女郎,你又要去哪里?”

“找他去。”

“我也去。”

“他是我的,不准你找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翠柳急疯了,她想找也下不了床啊。

“女郎,没有人和你争,等我伤好了陪你去找。”

回答翠柳的是关门声。

郑楚儿出了门,一双清澈的眼睛转了转。

这里的很多人家,家里都有井,村头村尾又有公用的井。

高伏来池塘取水,说明他们那里没有水。

郑楚儿沿着池塘边的小路,东转西转的,来到一条山路上。

郑楚儿没有发现,在她不远处,有个一身彩衣的身影,也正沿着山间的小路,向山上走去。

那个身穿彩衣的人,就是元一丽。

元一丽听到外面的响动后,狼狈的逃出了山洞,来到了她和慧慈暂住的地方。

结果,元一丽看到慧慈比她还狼狈,湿淋淋的衣衫丢在地上,一走路,就一瘸一瘸的,脸上还被划破了几道口子,荷叶柄上的刺,也是锋利的。

“你怎么回来了?怎么鼻青脸肿的?”

“我………”元一丽说不出话来。

“没有得手?”慧慈追问。

“二姨,得手了我还能这样?”

“蠢笨至极,他都在中了毒沙掌,你还近不了身?”

“他中途突然清醒了,我………”

“我什么我?你难道不想嫁给他,不想嫁给那个世上最俊美的少年郎?”

“难道不想为你的娘亲,你的父亲报仇了?”慧慈连珠炮似的说。

“想,一丽当然想了。”

想到父母的惨死,自己从小就成了孤儿,受尽了世间的磨难,元一丽恨恨的接着说:

“一丽一定要他们血债血偿,看着狗皇帝的国家,分崩离析于我面前,看着高氏的江山,改朝换代。”

“那你不趁他现在毒发时,把事情办成,成为高家的人?”

慧慈停了一下,拿出帕子,为元一丽擦拭掉脸色的鼻血。

“好好洗把脸,画画妆。”

重新收拾妥当的元一丽,因为熟悉道路,走在了郑楚儿的前面。

“路边的土石,有被人蹬踩过的痕迹。”郑楚儿自言自语道。

夏季的山中,道路潮湿,郑楚儿寻着脚印,一路在元一丽身后,上了山。

“唉呀。”

一声女孩子的叫声,惊飞了松树上的野鸟。

元一丽被路边一根树枝弹下来,不偏不倚的弹在了眼睛上,本就被高长恭拍肿的眼睛,又被树枝弹红。

郑楚儿听到叫声,一惊,前面有人?

只顾查看前面情况的郑楚儿,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脚下,踩在了一棵腐烂的枯树根上。

“咔擦”一声,腐烂的树根,向山涧滚落下去。

郑楚儿惊叫一声,也随着掉了下去。

前面的元一丽,听到声音后,手上冒着黑烟,眼露凶光跑了过来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