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39章 缘尽广陵城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1:56

前面的元一丽,听见声音后,手上冒着黑烟,眼露凶光跑了回来。元一丽到处仔细搜索,目光落在了一土质组织松散的塌陷处。在枯树根滚下的地方,元一丽看见通向山沟的陡坡上,有新的土石跌落的痕迹。元一丽冷冷一笑一声,狠毒的眼睛,一寸一寸的仔细搜索着下面。忽然,一个白色的元一丽四处搜寻,目光落在了一土质松散的塌陷处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39章 缘尽广陵城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前面的元一丽,听到声音后,手上冒着黑烟,眼露凶光跑了过来。

元一丽四处搜寻,目光落在了一土质松散的塌陷处。

在枯树根滚落的地方,元一丽看到通往山沟的陡坡上,有新的土石滑落的痕迹。

元一丽冷笑一声,狠辣的眼睛,一寸一寸的搜寻着下面。

突然,一个白色的身影,从元一丽眼前一晃而过。

元一丽轻轻一笑,正要扑下去,忽觉头顶有阴影掠过,惊愕的抬头一看,一个黑影在她头上盘旋。

那是一只老鹰。

老鹰在上空盘旋了一会,突然从元一丽头上方俯冲下来。

白影再次在元一丽面前掠过。

转瞬之间,老鹰俯追到了白影面前,伸出了利爪,抓起了一只白色的野兔,然后扇着黑色的翅膀,又从元一丽的头上飞走。

听着野兔挣扎的惊叫声,元一丽手上的黑烟才消失。

“原来是只野兔。”

元一丽环视了一下四周,拍了拍身上的蜘蛛丝,重新返回到路上,向山洞的方向走去。

听到脚步声离去后,郑楚儿才从藏身之地、路下面塌方的凹陷处钻了出来。

等郑楚儿爬上路后,元一丽已经走进了高长恭在的山洞。

面前的画面,让元一丽有点痴了,她竟然看到了高长恭的睡姿。

细密的睫毛,如翦如墨,又似乎沾着细密的汗珠,让人有一种想吻下去的冲动。

在毒沙掌毒发的中后期,竟能安稳的入睡,元一丽觉得简直不可思议。

元一丽屏住呼吸,蹑手蹑脚的来到了石榻边。

看着眼睛紧闭,嘴唇微抿的高长恭,元一丽的心,抑制不住的狂跳。

那因中毒而略显病态的美,越发让元一丽着迷不已。

元一丽伸手拔下了绾着头发的簪子,任长发披散下来。

然后解开了腰带,俯身下去。

“砰”一声,一拳打在了元一丽的身上。

元一丽的惨叫一声,飞出几丈远。

高长恭突然一下子坐了起来,睁开了眼睛,又怒又鄙夷的看着元一丽,炙热的眸子,冷了下来。

原来,高长恭刚刚并不是睡着了,而是平躺着,默念着心经,来平息心中的热燥,可没有想到,元一丽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打搅他。

“四郎,我是你未过门的妻子,我愿意来为你解毒。”

元一丽没有再假装郑楚儿,她惊讶的看到高长恭的眼睛,有一霎那,竟红色褪去,露出了原来的本色。

虽说后来,那眼睛又渐渐变红,但元一丽知道,高长恭已经认出了她。

“我未过门的妻子?”

高长恭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,那声音,极尽冷酷。

“我………”

元一丽心虚的说不出来话,但马上又道:

“我们俩人的父亲,在生前,为我们定下了亲事。”

“哦,那定亲的信物,定亲的凭证呢?”

听到这,元一丽彻底哑口无言。

那定亲的信物,可不是随便任何东西都可以冒充的,必是高家的东西,或是高澄曾经随身携带的物品,可这样的东西,她哪里有?

但元一丽不甘心,想了一下,眼泪马上就流了出来,可怜的哭道:

“四郎,如果因为我们当时还小,父亲还没有来得及把信物交到我们手中,他们就薨逝了,难道你就不认一丽了?”

“是吗?如你所言,那定亲的物件,应会交给还健在的其他亲人,等我的嫡母回来,我会向她询问清楚。”

“啊?四郎………”

元一丽心下一慌,恨不得现在就灭了高长恭嫡母的口。

“虽然广阳王没有健在的至亲,但广阳王妃的亲人还在,你不妨也去问问他们。”

广阳王妃的亲人,不就是郑楚儿的母亲吗?她估计两年前也才听到这个消息吧?

元一丽眼睛一转,想起救星似的,忙说:

“我父亲临终前,把定亲的事,已告诉了元叔公。”

“是吗?你以为元叔公死了,就可以乱说,那凭证呢?婚书在哪里?”

“………”

高长恭鄙夷的看着元一丽站着的发现,冷戾道:

“出去。”

“快滚出去。”

高长恭想到刚才看到元一丽自己宽衣解带,打散头发的样子,更觉得,自己的父亲,不会为他定下这样一门亲事的。

身上的热毒,因情绪波动,又开始在体内乱窜。

“你还不滚………”

高长恭又开始迷乱,俊美的脸上,开始有细汗冒出。

“快滚。”

元一丽看着高长恭,再次难受的扯开了衣衫,一丝笑,终浮现在她的眼里。

她不相信,毒沙掌燎起的欲火,能抵抗得住一个女子柔软的身子。

元一丽没有离开,反而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。

“滚………”

高长恭突然像一头发怒的野兽,声音嘶吼。两只血红的眼睛,就像要把人吞噬一样。

元一丽被吓得不敢再动,没有想到,这次毒发的高长恭,竟是这样的恐怕,而且拒绝女性的安抚。

一个巨石被高长恭举了起来,元一丽吓得转身就逃,狼狈的离开了山洞。

郑楚儿好不容易走到山洞附近,正疑惑的望着路面,脚印在这里突然消失。

突然,郑楚儿看到了元一丽衣衫不整,头发散乱的从山洞中走了出来。

郑楚儿慌忙躲在了岩石后面,元一丽惊慌的神色,映入她的眼睑。

“她怎么会在这里?”

郑楚儿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她不应该在齐国的广阳郡公府吗?

等到元一丽的身影消失后,郑楚儿走进了山洞。

看着面前的一切,郑楚儿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地上一片狼藉,衣衫、碎石遍地。

石床上的高长恭,她日夜思念的四郎,赤裸着上身,大汗淋漓的斜靠在石壁上。

郑楚儿看到这些情况,回想起刚才见到的元一丽,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。

不,不会是这个样子的,不会是我想的那样,郑楚儿心里痛苦的说着,含泪双眼看向高长恭。

这时一个声音冷冷的传来。

“我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,我们早已是夫妻,你走吧。”

“你?”

郑楚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就是她日思夜念的人吗?

“你还不走?高长恭的声音变得冷酷无情。

“你………”

“她才是我的妻子………”

郑楚儿听着锥心的话,扶着石壁才站稳。

两世的思念,两世所受的委屈,到头来,却是换来这冰冷的话。

郑楚儿被气得拾起地上的碎石,砸了过去。

“你说的,这是你说的………”

高长恭静静的坐着,不管所动,嘴角勾起无情的冷笑。

看着高长恭这个样子,郑楚儿的两只小手在发抖,原来一切都是假的,老凤祥店的温情,黄金鹅店的关怀,一切都是假的。

他们的缘分,竟止于前世,缘尽于广陵?

郑楚儿拔下发髻上的那支玉簪花钗子,狠狠的砸了过去。

“还你。”

两眼流着泪,郑楚儿走出了山洞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