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40章 用计脱身 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2:04

两眼流着泪,郑楚儿走出来了山洞。山洞光线昏黄,也没走进的郑楚儿,自然而然也没意外发现,高长恭的眼睛,红得吓死人。体内的毒性,正乱撞,迷失了了心智的高长恭,实际上早以分不清人,看不见东西了。郑楚儿不明白,高长恭被毒沙掌迷乱的心里,依然有着一个执念,那是,等山洞光线昏暗,没有走近的郑楚儿,自然没有发现,高长恭的眼睛,红得吓人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40章 用计脱身 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两眼流着泪,郑楚儿走出了山洞。

山洞光线昏暗,没有走近的郑楚儿,自然没有发现,高长恭的眼睛,红得吓人。

体内的毒性,正乱窜,迷失了心智的高长恭,其实早已分不清人,看不到东西了。

郑楚儿不知道,高长恭被毒沙掌迷乱的心里,仍然有着一个执念,那就是,等着高伏,替他找到他的楚儿。

高伏此时,在山脚下的村子里,来来回回的找了几遍,也没有看到郑楚儿的身影,只有带着食物,拎着两桶水上了山。

还没有到山洞前,高伏就看到元一丽,披头散发的从山洞的方向走来,那样子,甚是令人遐想。

公子的毒解了?

高伏不惊反喜,差点对着元一丽叫声主母,但想想又不对,主母铁定是姓郑的那个女郎,这个应是姨娘。

“元姨………”

高伏元还没把元姨娘叫完整,忽又见郑楚儿一面哭,一面嘟嘟哝哝的骂着人,气哼哼的跑了下来。

高伏一看,为他家公子捏了把汗,这是和元姨娘圆房时,被正妻撞见了?

“主母好。”

高伏挡住了郑楚儿的路,拜见道。

“你?”

郑楚儿一听高伏叫她主母,更气了,这不是恶心人吗?

“退下,不要挡着我的道。”

高伏吓了一跳,慌忙退开。

别看这个主母年龄小,主母的威严,还真是让人敬怕。

“主母,您去哪里?需要高伏护送您吗?公子可是让我找了您多日。”

“滚。”

郑楚儿气愤的说着,又抹着眼泪向山下跑去。

“滚?”

高伏自言自语的重复着郑楚儿的话,“不愧是夫妻,说话的口气,有时和公子的一模一样。”

“主母,好走,我这就去为公子洗个冷水浴,您散散心就回来一起用膳,可别走远了。”

高伏高兴的拎着两桶水奔向山洞,一妻一妾,一起有两个来伺候,公子的毒,还愁解得不快?

“公子………”

兴冲冲的冲到石床前,高伏傻了眼,因为他看到,高长恭的眼睛还红着,毒根本没有解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你又来了?”

毒不仅没有解,还重得连人都分不清了。

“公子,是我,我是高伏。”

“滚,还不滚?”声音冷得让高伏心寒。

天哪,主母估计就是这样被气跑的?

高伏想着,拎起桶,冷不丁的对着高长恭泼了过去。

一个激灵,高长恭清醒了一些,高伏赶紧趁机又把另外一桶水,从高长恭的头上淋了下来。

“公子,给清醒了?”

望着眼睛已经开始有了变化的高长恭,高伏不知道该怎样说,公子啊,你心心念念的女孩,被你气跑了。

“说。”

“咋说呢,公子?”

高长恭冷眼看向高伏,高伏忙道:

“公子,郑女郎来为你解毒,被你骂跑了。”

“什么?她来了?”

高伏点点头,都是这个毒沙掌惹的祸,盼天盼地盼来了心爱的人,又被气哭了。

高长恭不敢相信高伏的话,可目光所及之处,那支静静躺在石床上的玉簪花钗子,不得不让他相信,他的楚儿真的来过了。

拿着那支玉簪花钗子,高长恭就要出去找郑楚儿,吓得高伏慌忙拦住了他。

“公子,这几日,梁国到处气氛异样,你这样出去,会引起梁人的注意,等公子的毒压下去了,再出去不迟。”

高伏看了一眼高长恭布满血丝的眼睛,还有那张俊美无双的脸,不引人注意都不行啊。

“我还怕了梁人不成?”

高伏一噎,随即马上道:

“公子,你离开了山洞,郑女郎再来时,找不到你怎么办?”

高长恭停下了脚步,心一焦急,视力开始模糊起来。

高伏一见,忙扶着高长恭重新坐下。

“公子在这里静等着郑女郎就行,高伏出去帮你寻找。”

高伏说着,但并未离开。

“为什么还不去找?”

“公子,高伏担心元女郎的姨母,那个尼姑慧慈寻到这里来。”

“你放心走吧,如果他们要我的命,在那日我醉得不省人事时,早要了我的命,不会只留个毒沙掌印在我身上。”

“这倒是………”高伏觉得高长恭说得有理。

山洞内,高伏极力劝高长恭在留在山上,山洞外,郑楚儿咬着嘴唇,气得小脸通红的往山下走。

在一处树木遮掩的转弯路口,一把刀,突然架在了她的脖子上。

“你?元一丽?”

“没有想到吧,郑楚儿?”

元一丽看着郑楚儿那白嫩的小手,纤细的腰身,好像在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。

“怎么,你那婢女,没有跟着你上山来?”

“她在暗中看着我呢。”郑楚儿平静的说。

“什么?”

元一丽一下子收回了刀,四下张望。

“别看了,她受了伤,只能在暗中看着我,若我有不测,就去告诉我的四郎,我是被谁害了。”

元一丽自然知道翠柳被慧慈伤着的事,郑楚儿的话,她不完全信,但也不敢完全不信。

一旦她杀了郑楚儿的事,被翠柳告知高长恭,她还想嫁入高家?估计死得渣渣都不剩。

如果进不了高家,她的任务,又怎能完成?横竖得让郑楚儿自动离开高长恭。

元一丽想到这,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。

“四郎?叫得好甜蜜,你可知道你的四郎,刚刚才和我圆了房?”

这一招果然见效,郑楚儿的小脸,一下子变得煞白。

“不要脸。”

“不要脸?郑楚儿,你是我阿兄的未婚妻,却在异国他乡来和我的未婚夫见面,到底谁不要脸?”

“你?他是我的,生生世世,都是我的。”

郑楚儿说着,转身就要往山上走。

“你,回来。”

这是元一丽没有想到的,本想气死郑楚儿,怎么倒气上山去了?

“郑楚儿,他刚刚和我圆房时,伤了身,正需要休养,你去找他吵架,会让他动了气,这会要了他的命的。”

郑楚儿的脚步一滞,元一丽见状,伸手往自己的脖子下用力掐了一下。

郑楚儿转身时,元一丽露出了掐痕。

“你看看,我一身都被他弄破了,他………他一点也不知疼惜人,力那么大。”

元一丽故意委屈的说,脸上故意露出难为情的羞涩。

郑楚儿一听,脸气得唰的红了起来,前世,她的颈肩上,就留有他不小心时弄破的伤痕。

“我………你们?”

郑楚儿蒙着脸,向山下跑去。

元一丽冷笑着,看着郑楚儿因伤心哭泣,而双肩一耸一耸的背影,笑容渐渐消失。

这个时候,翠柳还不现身出来安慰郑楚儿?元一丽懊恼被郑楚儿唬住,重新拿出了刀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