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41章 伤心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2:12

这个时候,翠柳还不亮相出宽慰郑楚儿?元一丽懊悔被郑楚儿唬住,再次掏出了刀。自小就被性训练的元一丽,四处奔走在山路上,迅速就追上了郑楚儿。但追到郑楚儿后,元一丽却把刀藏了出来。望着郑楚儿孤独的的背影,元一丽想起了这座山中,那个能让自杀身亡的人,摔下来的陡从小就被训练的元一丽,奔走在山路上,很快就追上了郑楚儿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41章 伤心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这个时候,翠柳还不现身出来安慰郑楚儿?元一丽懊恼被郑楚儿唬住,重新拿出了刀。

从小就被训练的元一丽,奔走在山路上,很快就追上了郑楚儿。

但追到郑楚儿后,元一丽却把刀藏了起来。

看着郑楚儿孤独的背影,元一丽想到了这座山中,那个能让自杀的人,摔死的陡崖。

如果郑楚儿被人杀死,元一丽知道自己会被怀疑,高伏还看到她们俩人一前一后的下山呢,她的疑点,是最大的。

但如果是郑楚儿自己想不开,自己跳崖自杀,这能怪别人吗?

拍昏后,直接丢到陡崖下面,只需在陡崖边上,留下一只鞋子就行。

元一丽想着,罪恶的手,向郑楚儿的后背伸来。

“主母,郑女郎………”

高伏的声音突然传来,元一丽吓得缩回了手。

可郑楚儿听到高伏的声音后,捂着耳朵跑得更快了。

元一丽脖子下的伤,元一丽刚才说的话,让一向心气高的郑楚儿,不想再见到任何人了。

他们都那个了,高伏还叫她主母?

看着郑楚儿跑离后,元一丽收起眼里的笑,站在路中间,挡住了高伏的路。

“高侍卫,我嫂子已经不想见四郎了,她已经想通,要回齐国,去和我的阿兄完婚了。”

“啊?”

“高侍卫,请让四郎,不要再打搅我的嫂子了。”

高伏看着已经消失在前面的郑楚儿,又看着挡在眼前的元一丽,怀疑的问:

“郑女郎怎么会是你的嫂子?”

“四郎没有和你说过吧?楚儿自小就和我阿兄定了亲。”

“怎么会这样?”

高伏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公子有段时间心情不好,就是知道了他喜欢的女孩,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妻?

元一丽说的这些话,郑楚儿自然没有听到,她跑回老婆婆家后,扑在床榻上就哭。

“女郎,怎么了?”

“他………他们气我。”

“谁气你了,女郎?”

翠柳看着郑楚儿还稚气未脱的小脸,不解的问。

“高家那个人,他们在一起了。”郑楚儿小脸气得通红。

“高家那个人?是高公子吗,你们见过面了?”

“还有谁能气着我?”郑楚儿捏着小拳头,气道。

“那个人是元一丽?”翠柳迟疑的说。

“还会是谁?”

翠柳沉默了,那个传言,不会是空穴来风。

“女郎,像高公子的家世,娶五个六个妾室,是再正常不过的,女郎你也不要太介意了。”

“翠柳,他不要我了,他还说了难听的话,说让………让我滚。”

“啊,没良心的,亏我家女郎,还千里迢迢的来梁国,为他寻找他生母的线索。”

“不准你骂他。”

“啊,女郎,不是………”翠柳赶紧闭了嘴。

翠柳不知说什么好,人家都对你那样,你还舍不得骂?

“那女郎,咱还替不替他寻找他生母的线索?要不,我们回去吧?管他元一丽是个什么样的人,咱也不查了。”

“找,怎么不找?他生母的线索,我一定要帮他找到。”

郑楚儿停了一下,目光坚定的说:

“我怎么放心他身边的女人,是个来路不明的人?翻遍明湖,我都要找到魏惠存留下的线索。”

“啊,女郎………”翠柳不好得再多话。

俩人说话的声音,被外间的阿翁听到,插话道:

“女郎,你们要在明湖找什么?”

“阿翁,我们要找明湖上的亭子。”翠柳赶紧回答。

“明湖上的亭子?”

阿翁捋着花白的胡子,似是回想遥远的过往,奇怪的说:

“明湖上的亭子,据老辈人说过,九十年前,竟陵王刘诞谋反时,明湖上的亭子,就和广陵城的许多建筑,毁于战火了。”

“啊?”

阿翁接着沉声道:

“从那时起,人烟稀少的广陵城,再也没有在明湖上修建过任何亭子。”

郑楚儿望着已杖朝之年的阿翁,才惊觉自己这些日子来,都在寻找一个不存在的东西。

熟知广陵城历史的郑楚儿,拍了一下自己的小脑袋,气道:

“都是被他气糊涂的。”

是啊,这个广陵城,经过元嘉年间,魏太武帝拓跋焘的攻陷,还有大明三年,刘诞的谋反,广陵城城池被毁,几乎所有的休闲娱乐建筑,都被毁于一旦,哪还有什么明湖上的亭子?

“女郎别急,说不定魏神医说的明湖,是在其他地方呢。”

翠柳见郑楚儿难受的样子,赶忙劝道。

“魏惠存魏神医?”阿翁在外边惊问。

“是的,阿翁。”

“魏神医一家,是二十年前,才从关中逃难,来到广陵城的。”

“据说是在关中,得罪了宇文家族。”

“啊,真的?”

这个消息,让郑楚儿和翠柳都吃了一惊,原来魏神医老家在关中?

“阿翁,魏神医一家来到广陵城后,又怎么样了?为啥如今人去楼空,只有一个破败的院子,没了人?”

阿翁苦笑了一下,再次回忆道:

“那还得从十三年前说起,那一年,魏惠存不知收治了一个什么样的病人,病人不治死亡后,魏惠存一家,从此就遭受灭门之灾,只有魏惠存逃了出来。”

阿翁没有告诉郑楚儿,魏惠存就是逃到他的家里,躲藏了近半月,才悄悄逃离开了广陵城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

“什么人想灭了魏家?”

“一个尼姑。”

“啊?”

郑楚儿和翠柳相互望了一眼,俩人同时想到了慧慈。

“可惜,魏惠存躲了十三年,还是没有逃过一劫,命中注定啊,他都逃到关中老家,改头换面,隐姓埋名了十多年,何苦又来到这荒芜的广陵城送命呢?”

“关中老家?”

老翁知道翠柳也是被一个尼姑所伤,和死去的魏惠存伤的有些许相似之处,不觉多说了一些。

老翁离开后,郑楚儿又拍了拍自己的小脑袋瓜,马上分析起来。

“十三前,魏神医就离开了广陵城,逃回到了她的关中老家,那他口中的明湖,会不会是关中的一个湖?那个湖上有亭子?”

翠柳一听也觉有理,把东西藏在熟悉的老家,最为稳妥。

“只是,女郎,那魏神医为什么又要返回广陵城来呢?”

“或许是不甘心吧?你想想,家人无辜被杀,别说是一个血性男儿,就是女子,也会想弄清楚这是为什么?”

“这样?”

“可能他已经知道了被灭门的原因,重返广陵城,就是为了等着揭露某些人的罪恶。”郑楚儿又加了一句。

“那女郎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?”

“去关中。”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