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42章 李代桃僵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2:19

“去关中。”“关中?”“对,宇文泰以及控制的关中。”翠柳望着小手握紧,小脸绷紧的郑楚儿,不知道该怎么说,不喜欢一个人,也太痴了点。“别用这种眼神望着我,翠柳,我是要去替他找寻他生母的线索,我是要替他查明元一丽,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。”“好好的好,女“关中?”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42章 李代桃僵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“去关中。”

“关中?”

“对,宇文泰控制的关中。”

翠柳望着小手紧握,小脸紧绷的郑楚儿,不知该怎么说,喜欢一个人,也太痴了点。

“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翠柳,我就是要去替他寻找他生母的线索,我就是要替他查清元一丽,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“好好好,女郎,没人敢阻止你。”翠柳哄道。

“当然没人阻止得了我。”郑楚儿扬起了小下巴,眼神坚定。

“那女郎,我们什么时候动身?翠柳已经好了,可以走动了。”

郑楚儿听了,低下了头,绞着自己的小手帕。

女郎这又是想些什么呢?翠柳暗自嘀咕。

“我………我还想去最后看他一眼。”郑楚儿的头,更低了。

翠柳噎了一下,自家女郎,着魔了?那个高公子,给自家女郎下了什么迷药?

“翠柳陪女郎去。”

“不要你去,我自个去就行。”

哎吆,嫌我在旁边碍眼?翠柳翻了个白眼,这不是怕你去又被人气着了吗?

“我怕你的伤,爬不了山。”郑楚儿忙解释。

“算了,不理你了,我走了。”

郑楚儿躲开翠柳有点戏谑的眼光,忙不迭的出了门。

等翠柳小步小步的挪到门外,哪里还有郑楚儿的身影?

两炷香的功夫,郑楚儿已经又走在了山路上。

郑楚儿不知道,此时的山洞中,从来不发怒的高长恭,在大发雷霆。

“什么叫是她的嫂子?”

“公子,不是我说的………”

“他们什么时候定亲了?”

“我不知道,公子。”

“你,还不去把她给我找来。”

前世的情,还没有报答,这一世,高长恭不想放手,可一焦急,让他体内的毒,又开始乱窜。

“公子,你不能动怒了,你的眼睛又开始红了………”

高伏的话还没有说完,血丝已爬满了高长恭的眼睛。

高长恭极力镇静,但他的眼睛,又再次看不清任何东西了。

浑身开始难受起来,如虫蚁爬,如炙火燎,如岩浆急需喷薄。

“你走………”

热毒开始让高长恭狂乱,浑身发红发烫。

“嘶”的一声,雪白的衣衫,被撕开,热汗再次湿了乌发。

“还不走………”

那双眼睛,让高伏不敢直视,声音嘶吼,整个人一下子变得癫狂。

高伏拎着两只水桶,一头冲出了山洞,迎头便看到了郑楚儿。

高伏一喜,焦急的心情,竟缓解了下来。

“主母,啊不………郑女郎。”

郑楚儿没有理高伏,咬着嘴唇,自个走了进去。

一阵松针的清香,从洞口飘入,夹着一股淡淡的幽香。

迷乱中的高长恭,突然停止了疯狂。

“你是谁?”

高长恭说着,张开双臂,摸了过来。

看着披散着头发,满脸通红,痛苦不堪的高长恭,刚刚还气哼哼的郑楚儿,心,竟一下子软了下来。

“是你来了?”

郑楚儿不出气,他问的应是元一丽。

看着被毒沙掌折磨的人,郑楚儿又心疼,又伤心,两行清泪,自腮边滑落。

他这么难受,元一丽此时在哪里?为什么不守在他的身边?

他的毒,怎么还没有解呢?

高伏看到这里,舒了一口气,拎着水桶,消失在山洞口。

突然,高长恭一抬手,扯下了一把自己的头发,他想用疼痛,使自己清醒一些。

“是你吗?”

再次没有听到回答高长恭,从袖中,拿出了一把匕首,对着自己,就要刺下去。

“不要………”

郑楚儿终于大叫一声,扑了过去,想要抢下高长恭手中的匕首。

“啊………”

匕首划在了郑楚儿的身上,郑楚儿疼得叫了一声。

高长恭拿着匕首的手一滞,匕首掉落在地上,他的双手,摸到了郑楚儿胸前受伤的地方,鲜血浸出了粉白色的上衣,如一朵梅花展放着红色的花蕊。

“血?”

高长恭一把抱紧了面前的人,又爱怜又心疼,又怕怀中的女孩再次离开。

昏暗的山洞中,两颗心紧紧的贴在了一起,怦然跳动。

阴凉的洞中,氤氲着一缕缕温暖的湿雾。

“我不是她………”

郑楚儿说着,想要挣脱那让人窒息的怀抱。

郑楚儿的话还没有说完,她的嘴,就被滚烫的嘴唇盖住,她挣扎了一下,没有挣脱,反而被拥得更紧。

傍晚的山中,归鸟静静的歇在窝中,山洞中,寂静得只听得到一声声粗重的喘息。

郑楚儿满腹的委屈,还有那些准备质问的话,在有力的拥吻中,化为一声声呢喃。

在令人窒息的拥吻中,一道道防线溃堤,滚烫的热浪,漫过郑楚儿的全身。

她发髻上的簪子,被拔了下来,一头秀发,如瀑般披散在肩上,少女光洁的肌肤,在黑暗中泛起了诱人的光泽,滚烫通红。

空气暧昧旖旎,春光无限迷离。

当第二日天快要亮时,高长恭才一脸餍足,沉沉的睡去。

郑楚儿睁开眼睛,那绝世的容颜,映入她的眼睑。

这是她爱了两世的人,一夜的缠绵,让他略显疲惫的脸,慵懒缱绻。

郑楚儿伸出手去,想抚摸一下那张脸,又怕惊醒了沉睡中的人。

那浑身的热燥,已经平息,他的毒,应解了。

郑楚儿艰难的爬起来,发现身下,竟是点点殷红。

穿好衣裙的郑楚儿,扶着石壁,走出了山洞,看到高伏竟睡在洞外。

昨夜那么大的动静,高伏应是听到了,所以才守在外面没有进去。

想到这,郑楚儿脸上刚刚退去的热燥,又再次又红又烫。郑楚儿羞红着脸,慌忙离开。

一个人影,看着郑楚儿蹒跚的离开后,竟幽灵般的走进了山洞………

当东方的太阳,射进洞中时,高长恭睁开了眼睛,此时,他眼里的赤红,已经褪去,清澈沉静的眼眸,越发衬托着那张脸,风华绝代,俊美无双。

高长恭深情的双眸,无限柔情的望向一侧,突然,他的眸子一缩,一下子爬了起来,脸色变得冰冷至极。

躺在他身边的人,竟不是他心中想的人,而是元一丽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