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43章 元姨娘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2:27

躺在他身边的人,竟也不是他心中想的人,不是元一丽。高长恭不敢我相信自己的眼睛,偏偏陪他一夜缠绵缠绵缱绻缠绵缱绻的人,是他的楚儿,怎么保持清醒后,就变为了元一丽?“怎么会是你?”“四郎,你………”元一丽装出受了委屈,一脸羞怯,慌忙把不整的衣衫,再次穿好。“四郎,而如今高长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明明陪他一夜缠绵缱绻的人,是他的楚儿,怎么清醒后,就变成了元一丽?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43章 元姨娘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躺在他身边的人,竟不是他心中想的人,而是元一丽。

高长恭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明明陪他一夜缠绵缱绻的人,是他的楚儿,怎么清醒后,就变成了元一丽?

“怎么会是你?”

“四郎,你………”

元一丽故作委屈,满脸羞赧,慌忙把不整的衣衫,重新穿好。

“四郎,如今一丽已经是你的人了,你既要了一丽的身子,你可不能………”

元一丽话没有说完,就低低的哭泣起来,裸露的双肩一耸一耸的,样子极为可怜。

高长恭的双手在微微颤抖,他的眼睛已经清晰异常,可是他现在,真想永远如昨晚一样,看不见任何人。

一把抓过他的衣衫,胡乱的穿上,高长恭脚步蹒跚的向外走去。

“四郎,你要丢下一丽吗?”

元一丽从后面奔过来,紧紧的抱住了高长恭。

高长恭扳开元一丽抱着他的手,刚走两步,元一丽马上又抱住了他的脚,哭道:

“四郎,一丽的身已被你破了,四郎你可不能不管一丽啊?”

高长恭痛苦的闭上了眼睛,秀眉紧蹙,冰雕的嘴唇吐出几个字:

“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。”

随后,高长恭狂怒的喊道:

“高伏。”

声音冰冷,双手因痛苦而微微发抖。

“公子,高伏在。”

高伏揉着眼睛,抑制不住兴奋的小跑了进来。

“公子,毒解了?”

高伏嘿嘿的笑着,看着高长恭的眼睛,看似是解了,可却一眼的阴霾。

咋回事?真正的“洞房花烛夜”,不是应该一脸的幸福和甜蜜吗?

“你昨晚是怎么守门的?”

冷冷的声音,让高伏吓了一跳,这才猛然看到跪在地上的人,是元一丽。

见鬼了,他还以为是郑楚儿,在低头为高长恭整理鞋袜。

“这………”

高伏有点懵了,他下山前,看到进洞的是郑楚儿,没想到,一夜洞房的人竟是元一丽?

他昨夜听了一夜的动静,直到动静消停,他才困得睡死过去,怎么天一亮,新娘就变了?

“公子,元姨娘,有啥吩咐,准备下山了?”

高伏知道,他家公子,一心想的是郑女郎,但这元姨娘也不错啊?公子身份尊贵,妾室总是要有几房的。

元一丽听到高伏又在叫她姨娘,恨不得捏死高伏,什么姨娘,她要的是正妻的位置。

如果做一个姨娘,连一件正红的嫁衣都不能穿,生的孩子,无法继承家业,无法承袭爵位,这一点,元一丽深有体会。

可高长恭,好像连姨娘都不想纳,他狠狠的盯了高伏一眼,高伏马上知道自己嘴欠了。

元一丽抱死黏住高长恭的决心,不然,她怎能完成任务?

“放开。”

高长恭冷冷的声音,让抱住他的脚的元一丽,哆嗦了一下。

“四郎,你想要逼死一丽吗?”

元一丽居然用死来要挟人,这让高长恭的心中,升起了一股厌恶。

“我已说过,我会给你一个交代。”

元一丽终于再次换来高长恭的这句承诺,这可是有人在旁边作证呢,内心一阵欣喜,元一丽终于松开了抱着脚的手。

“你先走吧。”

冰冷的声音,让元一丽不得不离开山洞,她同时也想把这件“喜事”,快点告诉慧慈,她是天下第一美男的妻子了。

元一丽走后,高长恭返身又坐到石床上,懊恼让他的脸色,很是不好看。

这次从齐国来到南梁,是为了追寻毒沙掌的踪迹,因为筛查了慧慈多年来的踪迹,发现这个慧慈,每年都会离开莲花庵,出现在同一个地点。

这个地点,就是广陵城。

这是高长恭出现在广陵城的一个原因,另一个原因,就是娘亲留给他的玉箫内,那张纸条上,出现了芜城,即广陵城的名字。

高长恭自感运气不错,真的在广陵城发现了慧慈,而且在郑楚儿生死攸关的时刻,救了她的命。

“这就是生死相随的缘分。”

高长恭自言自语的说着,满脸的温情脉脉,一时竟忘了为救郑楚儿,他动了气,让毒沙掌的毒,把他困在山洞中,被元一丽有了可趁的机会。

“楚儿,你现在在哪里?”高长恭轻声低唤。

……………

山脚下的小村,郑楚儿跌跌撞撞的回到老婆婆家,来到她和翠柳睡觉的房间。

一抬头,看到翠柳急得眼泪汪汪的,眼圈发黑,估计昨夜一夜都没有睡。

“女郎,你回来了,你一夜未归,婢子都吓死了,找了你一夜,连阿翁都去找你了………”

翠柳哽咽着说不下去,见郑楚儿扶着门,低着头,不敢看她的眼睛,似是做错事一般,便不忍心再抱怨。

翠柳走到郑楚儿面前,看到郑楚儿发髻散乱,便道:

“女郎你坐下,婢子帮你梳头。”

“我………我想洗个澡。”

“好的,女郎,婢子这就去帮你烧水。”

翠柳的伤,才好得差不多,老婆婆怕翠柳还没有好清,硬要帮着翠柳添火。

水烧好后,翠柳帮郑楚儿宽衣,解散发髻。

当郑楚儿一身玉体,裸露在翠柳眼前时,翠柳惊呆了。

满身都是点点暧昧的红晕,颈肩下那朵守宫砂点的梅花,也已经消失了。

“天哪………”

翠柳吓得咬住了自己的手指,惊愕之后就是愤怒。

“谁,是谁干的?”

翠柳好像看到了主母要吃她的眼神,主母让她守好女郎,可女郎在她眼皮子底下毁了清白。

“到底是谁做的?”翠柳再次气愤的问。

“你不要管,翠柳………”

望着郑楚儿不悲,只是害羞的眼神,翠柳好像明白了什么?

“高家四公子?”

郑楚儿不出气,只是头更低了。

“那………你们不是分手了吗?分手了他还………”

“你管得着?我………我愿意。”

翠柳拿着瓢的手一松,木瓢一下子掉在水里,溅得一脸的水花。

“女郎,走,找他要说法去。”

“我不,我要洗澡………”郑楚儿急得蒙住了羞红的小脸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高伏,走,找她去。”

毒沙掌的毒一解,高长恭一身轻松,他要亲自去找郑楚儿,去会会那个慧慈。

“找郑女郎?”

“嗯,若是遇到慧慈更好。”

俩人出了山洞,高伏把洞口掩盖好。

“布好暗弩。”

高长恭不动声色的交代高伏,高伏一怔,虽然这种暗弩,死不了人,但吓人是一流的,这是不想让那个元一丽擅自进入啊。

但刚一下到山脚小村的路口,元一丽已经一袭彩衣,在路口等着他们了。

元一丽一见高长恭,便低垂着头,跟在了高长恭身后,低眉顺眼的像个新婚的小娘子一样。

不远处,有一双眼睛,含泪望着他们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