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45章 寻找真相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2:43

元一丽大惊。高长恭望着对面人影涌涌的山坳,阴森了数日的脸,终于等到露着了淡淡的笑意。元一丽像是猜到了什么,慌忙用松柏枝把火被扑灭,高长恭并没有劝阻她的举动,一脸冷峻的望着对面。时间像是完全停止了像,高长恭披着披风,晚风猎猎,吹得瓦蓝色的披风,迎风飞舞迎风飘扬高长恭望着对面人影攒动的山坳,阴冷了多日的脸,终于露出了淡淡的笑意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45章 寻找真相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元一丽大惊。

高长恭望着对面人影攒动的山坳,阴冷了多日的脸,终于露出了淡淡的笑意。

元一丽似乎猜到了什么,慌忙用松柏枝把火扑灭,高长恭并未制止她的举动,一脸冷峻的望着对面。

时间好像停止了一样,高长恭披着披风,晚风猎猎,吹得瓦蓝色的披风,迎风飘扬,整个人,却宛如一座绝美的冰雕。

“公子,梁国的巡防营出动了。”

不知过了多时,高伏来到高长恭身边,望着山下巡防营的方向,对高长恭说。

高长恭看了一眼,转身望着元一丽,淡淡的问:

“怎么,不为我燃火了?”

“啊………”

元一丽不知道高长恭的用意,不敢再动。

“高伏,点火,本公子冷了。”

“是,公子。”

高伏迅速拿出火折子,点燃了一堆早已预备好的干柴。

当干柴的烟火升起来时,山对面的喊杀声渐渐平息。

元一丽呆呆的站在山洞旁,望着对面挪不动脚步。

“谢谢你,替我点燃了围剿毒沙掌的信号。”高长恭转身对元一丽说。

“我呢,公子?”高伏争宠似的问高长恭。

“哦,也谢谢你,点燃了让大将军府的护卫,提前撤离的信号。”

高长恭说完,转身返回山洞,并未在意,元一丽什么时候下的山。

“我们也该下山了。”

“是,公子。”

听闻高长恭的话,高伏赶忙走到石床旁边收拾东西。

一支鸢尾兰玉簪,出现在高伏眼中。

高伏小心的从石头缝中拿出那支玉簪,觉得似曾相识,大概是元一丽,留在石床上的吧。

高伏想到了那晚,元一丽留宿山洞时,一夜让人耳红心跳的动静。

在石床的枕头旁,还有一个盒子,这个盒子,是公子让他在广陵城买来的,里面装着一支玉簪花钗子。

公子在把这支玉簪花钗子装进盒子时,心情很是不好。

元一丽说,那支玉簪花钗子,是郑女郎还回来的,那时公子毒沙掌的毒正在发作,痛苦不堪,郑女郎找来后,看到这情形,丢下这支玉钗就离开了。

当时公子听了元一丽的话,没有说什么,但高伏最后发现,公子扶着的石头,竟碎裂了。

望着手中的鸢尾兰玉簪,高伏想了想,把这只鸢尾兰玉簪,也放在了盒子里。

乘着黑夜,高长恭和高伏下了山。

因为广陵东山,发现了可疑命案,广陵城的城防人员,全部出动,在东山搜查,竟然发现了毒沙掌的线索。

人迹罕见的山里,成了毒沙掌的窝点。

巡防营的人到达东山时,除了几具尸体,和来不及撤离的毒沙掌成员外,巡防营的人,并不知道是什么人,和毒沙掌的成员在东山发生激战。

拘捕和杀死了负隅顽抗的毒沙掌人员,扩大范围的搜查,很快就到了西山,不过,高长恭已经安全的撤离了山洞。

在异国的土地上剿杀毒沙掌成员,实属不易,何况,今日大将军府护卫,已无法和父亲在世时相比,但慧慈她胆敢伤害楚儿,就得死。

想到父亲,高长恭想到了刺死父亲的凶手——兰京,这个兰京,就是梁国人。

“高伏,下一站,衡州。”

“是,公子。”

衡州,就是兰京从小生活的地方。

寻找兰京生活过的地方,并不难,因为兰京的父亲兰钦,在梁国几乎家喻户晓,是与梁国传奇将军陈庆之,同一个时代的梁国猛将,威名远播。

以兰家友人的身份,高长恭见到了兰家老宅的看门人。

“老翁,我们是兰将军的儿子兰京的朋友,今来看看兰京生活过的地方。”

看门的老人一听,慈祥的笑容,渐渐僵硬。

“公子找错人了吧?我家将军,只有一个儿子,但不叫兰京,叫兰夏礼。”

老翁的神色,不像是说谎话。

高长恭平静的外表下,疑惑顿生。

怎么会是这样?一直以来,在魏齐两个朝代,史册都清清楚楚的记载着,刺死自己父亲的人,就是来自梁国的膳奴兰京,梁国名将兰钦的儿子。

不仅如此,当年的大将军府,还不止一次的收到兰钦为赎回儿子,派人送来的赎金。

可惜当时的父亲,不知为什么,突然对扬州菜着迷,而兰京,就做得一手色香味俱全的扬州菜,所以,断然拒绝了兰钦赎回儿子的请求。

“老翁,或许,兰京就是兰夏礼的另外一个名字。”高伏插话道。

“不可能,我从我家公子出生,就看着他长大,就没有听到有人叫公子为兰京。”

这到底是什么原因?兰京本人,在其父兰钦死后,还多次请求自赎,说要回梁国,为死去的父亲,上一炷香。

“老翁,或许兰京,是兰将军在外的儿子,所以你们不熟悉。”

听了高伏的话,老翁大怒。

“胡说,不准你这样污蔑我家将军的清誉,我家将军和夫人伉俪情深,夫人为了兰家子嗣绵延,多次劝将军纳妾,都被将军拒接,将军怎么可能还在外有外室?”

辞别义愤填膺的老翁,高长恭决定去另外一个地方,或许,在那里,可以核实一些真相。

“下一站,广州。”

“是,公子。”

广州,是兰钦最后任职的地方,他死后,兰家在外的所有亲友故知,都齐聚广州,为他送葬。

高伏应着,和高长恭跨上马,快马加鞭,直奔广州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郑楚儿和翠柳,经过长途跋涉,终于来到了梁国和魏国交界的地方。

“女郎,我们马上就可以到巴陵郡了。”

郑楚儿站在江岸上,望着对面晨雾中若隐若现的巴陵郡,内心感慨。

对面富饶的巴陵郡,原是梁国的土地,可惜,侯景乱南梁时,梁国皇室不齐心协力的对抗侯景,各王不去解建康的围,还借机拉拢外援,扩充势力,至使八十多岁的梁武帝萧衍,被侯景围困在皇宫,活活饿死。

宇文泰受邀出兵,帮助梁国皇室,却借机强占了土地肥沃的巴陵郡。

“女郎,有船来了。”

一只渡船来到了郑楚儿身边,船上没有其他乘客,只有一个戴着斗笠的船家,披着蓑衣,划桨而来。

听到翠柳的招呼声,斗笠下的那张脸,露出了寒意森森的目光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