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47章 巴陵郡(求收藏,求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2:58

“近百年修得同船渡。”阿宪说着,笑望着郑楚儿。郑楚儿迎着阿宪的目光,望着他道:“想不到你小小的年纪,明白的还多。”“我………,我都十二岁了。”外表镇静的阿宪,竟有点儿吞咽。“十二岁?喔,小弟一个,昨日非常感谢小弟的救命之恩,阿姊一生会忘了。”郑楚阿宪说着,笑望着郑楚儿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47章 巴陵郡(求收藏,求票票)》精选:

“百年修得同船渡。”

阿宪说着,笑望着郑楚儿。

郑楚儿迎着阿宪的目光,望着他道:

“想不到你小小的年纪,知道的还多。”

“我………,我都十三岁了。”外表镇定的阿宪,竟有点口吃。

“十三岁?喔,小弟一个,今日感谢小弟的救命之恩,阿姊一生不会忘记。”郑楚儿正色道。

阿宪一听,忙道:“一生不忘可以,但能不能别叫我小弟?”

翠柳白了一眼阿宪,心里暗道:谁叫你一个小孩子,也敢在我家女郎面前谈什么缘分?

阿举见自家公子,救了人,还被调侃,不服道:

“人小………”

“人小心大,还是人小鬼大?”翠柳问。

阿举看样子,比阿宪还小一些,翠柳一接话,阿举的脸,唰的就红了。

“我家公子救了你家女郎,该怎样报答?”

翠柳见一个书童,也敢对自家女郎说三道四的,趁船靠岸,拉着郑楚儿跳上岸,转身一脚蹬开船。

“千年还修得共枕眠呢,叫你家公子再修上一千年,再在江边和我家女郎相见吧,到时候再报答。”

阿宪听了翠柳的话,咬了下嘴唇,眼睛一挑,暗笑了一下,随即一个健步,跳上了岸。

“你亲戚在哪,我送你去?”阿宪紧挨着郑楚儿,低声问。

少年身上的气息,让郑楚儿后退了两步。

“谢公子了,我们自己会去,公子两次救了楚儿,楚儿再次拜谢公子。”

郑楚儿说着,就要跪谢,阿宪忙一把拉住了她。

“你这个人,特喜欢跪人。”

“救命之恩,楚儿没齿难忘。”

“这就对了,不要忘了就行,跪就免了。”

郑楚儿前世,没有被阿宪救过,所以今世,也不知道这个阿宪是何许人也,阿宪开朗又有点调皮的性格,明亮的双眸,让郑楚儿颇有好感。

“走,我送你去你亲戚家。”

阿宪说着,一声口哨响起,一匹四蹄,耳朵,和马尾尖均为棕色的黑马飞奔而来,正是阿宪的宝马绝尘。

绝尘竟然在这里?

“小公子,我家女郎,还是乘马车舒服一些。”

翠柳说完,对着阿宪行了谢礼,拉着郑楚儿就离开。

可俩人还没有走多远,一辆马车便停在了她们面前,赶马车的灰衣老伯,问她们要不要坐马车。

郑楚儿和翠柳上了马车,询问道:

“老伯,可知明湖在哪里?我们要去明湖。”

赶马车的老伯一听,愣了一下。

翠柳以为,根本就没有什么明湖,正失望的望向郑楚儿,不想老伯却问:

“是长安的明湖吗?”

“长安?”

老伯放缓了马车,说道:

“整个魏国,只有长安城有个明湖。”

郑楚儿的心,咯噔了一下,按理,会怀疑老伯的话,会不会是真的,因为,一个赶马车的人,是不可能跑遍整个关中,但老伯笃定的话,让郑楚儿竟有点相信了。

前面的老伯,听到马车里突然安静了下来,忠厚的脸上,露出了笑容,心里暗道:

两个小女娃,还不相信咧,这魏国的土地,我随我家爱游玩的小主人,哪里没有去过?

“你们若要去长安,今日来不及了,明日早上有商船,可直达长安。”

“在哪里乘船?”

“乌家渡。”

听后面又没了声音,老伯又笑了一下,知道她们就不知道乌家渡在哪里。

“两位女郎今晚可在这里住一晚,明日老夫来接女郎去渡口。”

翠柳一听,高兴的直夸:“老伯你真好,您真好老伯。”

郑楚儿望了一眼翠柳,这嘴越来越会说话了,只是有点拗口。

说话间,马车停在了一家客栈前。

“女郎,这家客栈,又干净,价格又公道,今晚你们二人就在这歇歇脚,明日老夫来接你们上船。”

老伯说完,拿下凳子,让郑楚儿蹬着下了马车,

老伯还热心的陪着郑楚儿,进了客栈。

郑楚儿没有发现,客栈的人,一见老伯进来,竟是毕恭毕敬。

真像老伯说的一样,这家客栈,装修高档,价格却如老伯说的公道,但不知为什么,客人却很少。

客栈的老板,亲自出来接待了她们,这让郑楚儿感到,这巴陵郡治所巴陵镇,民风真的热情又好客。

俩人用过午膳后,步出了客栈。

站在街道上,郑楚儿看到,她们所处的这个巴陵镇,是座落在一个四面环山的盆地中间。

许多房屋,就建在一层层山坡上,山上葱茏的树木,掩映着街道,有泉水蜿蜒盘旋而下。

“巴陵真美。”

望着山清水秀的巴陵,郑楚儿不由得赞叹。

“你喜欢这里?”

少年的声音传来时,郑楚儿才发现,阿宪和阿举,就在她们身后。

郑楚儿望了一眼阿宪,这个箭法精准的小兄弟,正望着她们,便笑道:

“喜欢,可惜我的家不在这里。”

阿宪脚步停了一下,声音里没有了半点玩笑。

“只要你愿意,你的家也可以在这里。”

“我的家在齐国,这你是知道的,我虽然喜欢这里,但这里终究不是我的家。”郑楚儿正色道。

“女郎,你可嫁到魏国,不就可以生活在这里了?”阿举忙说。

翠柳一听,狠狠的白了一眼阿举,不高兴的道:

“小孩子懂什么,谁家女郎,会嫁到这么远的地方,远离父母,让人欺负了父母都不知道?”

“你………”阿宪被翠柳说得张口结舌。

“谁敢欺负你家女郎?”

阿宪似乎也被翠柳气着了,气鼓鼓的脸上,一下子退去了少年的青涩,目光凛冽。

“这不一定哟。”翠柳道。

“如果她嫁的,是整个巴蜀地区的长官呢?”阿宪道。

郑楚儿越听越不对劲,这两个人,拿她斗嘴呢?

“不要拿我说事啊,你们俩个。”

少年从长这大,还没有被一个女孩子,在他面前说过一个不字,看着郑楚儿故作不高兴的样子,停下了脚步,俊逸的脸上没了笑容,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郑楚儿和翠柳转了一圈回到客栈,发现阿宪,既然就住在她们隔壁。

郑楚儿当然不知道,她们住的这个客栈,就是专门为阿宪这样的人准备的,他不管走到魏国的任何地方,都有这样的客栈,提前准备好,供他来歇息。

第二日,赶马车的老伯,早早的侯在客栈门口,等着郑楚儿和翠柳出来。

坐上马车,郑楚儿最后望了一眼这个客栈。

“巴山蜀水”,好美的名字。

老伯安全的把郑楚儿她们送到渡口,送上了船,才完成使命一样的轻舒了一口气。

站在船舷旁,美丽富饶的巴陵郡,渐渐远离了郑楚儿的视线,郑楚儿不知道,她们的身后,少年的眼睛,透过船舱的窗楣,静静的望着她。

因她一句喜欢巴陵,少年回到长安后,就向他的父亲,魏国的大丞相宇文泰,要求管理整个巴蜀地区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