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48章 愿形同陌路(求收藏 求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3:08

因她一句不喜欢巴陵,少年回长安后,就向他的父亲,魏国的大丞相宇文泰,其要求日常管理整个巴蜀地区。而已,宇文泰望着还青春年少的儿子,也没立刻答应下来,但记下来了儿子的请求。当阿宪慢慢长大了,那时但是宇文泰了他不在人世。但是,周明帝宇文毓,根据宇文泰的遗言,正式任命十只是,宇文泰看着还年少的儿子,没有立即答应,但记下了儿子的请求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48章 愿形同陌路(求收藏 求票票)》精选:

因她一句喜欢巴陵,少年回到长安后,就向他的父亲,魏国的大丞相宇文泰,要求管理整个巴蜀地区。

只是,宇文泰看着还年少的儿子,没有立即答应,但记下了儿子的请求。

当阿宪长大了,那时虽然宇文泰已经不在人世。

不过,周明帝宇文毓,根据宇文泰的遗言,任命十六岁的阿宪为益州刺史、益州大都督,封为齐国公,管理整个巴蜀地区。

阿宪,就是宇文泰的第五子,宇文宪。

但当十六岁的宇文宪,悄悄赶到齐国,准备向郑楚儿求婚时,才知道,郑楚儿已经嫁人,已嫁入他宇文家族的死对头——北齐的高家。

上面这些,都是后话,少年阿宪,于今世的郑楚儿来说,是救命恩人,是小兄弟,阿宪还小她一两岁呢。

因前世,没有元一丽,宇文宪也没有机会救郑楚儿,他们俩人没有任何交结,可这一世,宇文宪就像影子一样,会时不时的,会出现在郑楚儿身后。

走水路,十多日便抵达了长安,一路上,少年阿宪的身影,没有出现在郑楚儿面前。

但有一双眼睛,透过船舱里的窗楣,把目光落在郑楚儿身上。

“女郎,到长安了。”

翠柳的话音刚落,两队人马,突然出现在码头。

陪着阿宪走在最后的小阿举,看到安城郡公的人后,内心一阵惊喜,自家公子,是要带那个郑女郎回安城郡公府了吗?

但戴着帷帽的郑楚儿,却从安城郡公府的人身边,从容的走过。

阿举看向阿宪,只见他家公子,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光,望着上了岸的郑楚儿。

此时,阿举才发现,原来他们乘的船上,还有着一个他熟悉的人,那就是公子的四兄宇文邕。

宇文邕奉命秘密出行,抓捕巴陵郡内的毒沙掌成员,之前从梁齐来到巴陵郡的毒沙掌成员,被秘密拘捕,就关押在这条名义上的商船底层。

当看到魏国的御林军出现时,郑楚儿心里吃了一惊,几个罩着黑头罩的人,被带出来时,才知这些御林军,是来押送这些犯人的。

“辅城郡公。”

郑楚儿突然听到一个御林军头领叫道,被帷帽遮住脸的郑楚儿,不由得抬头看向前面的人。

这个辅城郡公,如今也不过十三四岁,还是个总角少年,但年少的眼里,游离着一丝冷魅,让人不易察觉。

郑楚儿的小手,轻微的抖了一下。

前世,齐国,就是灭族在这个人的手上,辅城郡公,就是后来周国的周武帝宇文邕。

别看宇文邕现在,一副少不经事的模样,就是这个宇文邕,韬光养晦十多年,隐忍蛰伏在他的堂兄宇文护身边,最后诛杀了权臣宇文护,夺回了他属于他的皇权。

“安城郡公。”

一声恭敬的叫声后,回答的声音,让郑楚儿心头又是一颤。

阿宪?

郑楚儿猛的转身一看,阿宪就在她身后不远处。

一身银色锦袍,下摆绣银色的浪花,白鹭穿越在银色的浪花中,展翅飞翔,少年通身贵气不凡。

安城郡公?原来他就是宇文宪?

郑楚儿这时才知道,她眼中的小弟,救了她两次命的阿宪,原来是就是宇文泰的儿子。

“他可真会伪装。”

郑楚儿玉牙紧咬,之前的阳光少年,和如今的权贵子弟,简直判若两人。

前世,齐国晋阳的沦陷,宇文宪“功不可没”。

可以说,没有以后的齐王宇文宪,宇文邕就没那么容易攻占齐国的晋阳和邺城,甚至,未来的周武帝宇文邕,会被杀死在晋阳。

郑楚儿一下想到了她的父兄。

父亲和兄长,就是战死在晋阳的保卫战中,换一句话说,这个曾经在她面前笑容灿烂的阿宪,就是前世杀死自己父兄的仇人。

郑楚儿望着不远处的阿宪,帷帽遮住的目光中,满含恨意。

“女郎,怎么了?”

“仇人。”

翠柳吓了一跳,忙拉着郑楚儿闪到了码头的仓库后面。

“女郎可别乱说话,我们快去明湖吧。”

翠柳发现了郑楚儿的异样,在异国他乡,小心为上。

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?为啥声音都不对了呢?

一辆华丽的马车,就停在她们对面,马车上,走下一个翠衣丽人。

丽人温柔的迎着宇文邕走去,郑楚儿听到宇文邕叫了一声:“娥姿。”

原来这个女子就是李娥姿,宇文邕最宠爱的女人?

面前的李娥姿,看着比宇文邕还成熟,一颦一笑,袅娜迷人。

这个李娥姿,本是梁国江陵人氏,魏梁战争中,梁元帝败亡,李娥姿和十万梁人一起,被掳到长安。

后因李娥姿的美貌,在俘虏中被宇文泰发现,就把她赐给宇文邕为妾。

前世,李娥姿的地位尊贵时,她的出身,自然被郑楚儿熟知。

郑楚儿迅速的看向李娥姿的腹部,腹部平平,未来杀死宇文宪的混世魔王,还没有孕育。

是啊,以前世的出生年月计算,那个杀死宇文宪的周宣帝、宇文邕和李娥姿的长子宇文赟,还要过三年才出生。

“呵呵………”

郑楚儿呵呵一笑,今日,竟然同时遇到了两个齐国未来的死对头,而其中一个,之前和她一见面,就亲如小弟般随意说笑。

那让未来的周国,陷入困境的昏君,虽然没有出生,但看着他恩爱的父母,荒淫残暴的宇文赟,终会来到这个世上。

“女郎,那个阿宪,好像在找你。”

“以后不要在我面前,提这个人的名字。”

郑楚儿说着,转身向仓库的另外一个方向走去,飘起的衣角,显示了她的决绝。

“你救了我两次,以后有机会,我自会报答,但从此以后,愿我们形同陌路。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在郑楚儿来长安的时候,高长恭带着高伏,也向广州进发。

高长恭一路行色匆匆,俊美的脸上,没有一丝笑容。

在广陵城的毒沙掌老窝,虽然已经被捣毁,但却不清楚,那个受伤的慧慈,最后有没有被梁国的巡防营抓住?

郑楚儿的行踪,在广陵城消失,让高长恭的心里很是不安。

而在衡州,从兰家老宅的看门人口中,又惊闻,兰家根本没有一个叫兰京的人。

那刺死父亲的兰京,到底是什么人?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