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51章 逼娶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3:32

高长恭坐在马车里,和他一路要找寻的人,匆匆忙忙错过了。马车载着高长恭和高伏,直接回到了明湖边上。长安的明湖,和广陵城的明湖,天壤之别,湖水蓝得让远方而来的旅人,疲劳感顿消。一抬起头,“水月轩”三个字,赫然会出现在高长恭眼前。高长恭身形一滞,陌生的门楣和马车载着高长恭和高伏,直接来到了明湖边上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51章 逼娶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高长恭坐在马车里,和他一路要寻找的人,匆匆错过。

马车载着高长恭和高伏,直接来到了明湖边上。

长安的明湖,和广陵城的明湖,天壤之别,湖水蓝得让远方而来的旅人,疲劳顿消。

一抬头,“水月轩”三个字,赫然出现在高长恭眼前。

高长恭身形一滞,熟悉的门楣和琉璃瓦,浮现在脑海。

这和邺城他家的“水月轩”,何其的相似。

“公子,请让一让。”

就在高长恭站在水月轩门口发愣的时候,一个挑着菜回来的老仆人,在后面说道。

老仆人说着一偏头,正看到了高长恭转头过来的脸,老仆人身形一颤,扁担从他的肩头上滑落。

老仆人仿佛看到了他家女郎极美的小脸。

“阿翁,敢问这户人家的主人,姓什么?”

连声音都是一样的好听,老仆人一阵恍惚,好似他家的女郎,就站在他面前一样。

“这是宇文丞相府的别院。”

“从前是我家女郎住的地方,可惜女郎十四岁后,再也没有回到这里。”老仆人也不知道怎么了,会向一个少年说这些。

娘亲模糊的形象,不知为什么,突然在高长恭脑海里,渐渐清晰,他从父亲的口中知道,娘亲在十五岁时,生下了他。

可惜,他从懂事起,就没有见过娘亲,而父亲,从来不说娘亲是谁。

梁国的南安侯,他要调查的,曾经住在明湖边上的女子,就是这座水月轩的主人?她和自己的娘亲,有什么关系?

住进客栈后,高长恭的脑海里,仍然不停的幻想着娘亲样子。

邺城方面,当年为什么要南安侯,调查一个住在明湖边上的女子?

从南安侯毒死兰钦的事,高长恭觉得,他们要调查的女子,恐怕是想要挟,或对付与那女子有关的亲人吧?

高长恭不敢想象,如果那个女子,假使就是他的娘亲,娘亲的身世一旦公开,当年的政治格局,会怎样?

当年那些隐藏在背后的人,假如查出自己的娘亲,是敌对的宇文泰的女儿,父亲会被他们一击即中,跌下政治的舞台吗?

虽然只是假设,高长恭却不寒而栗。

高澄洒脱不羁的俊伟形象,在高长恭的脑海里浮现,又消失。

如今父亲已不在,娘亲或许已经在另外一个世界和父亲团聚了,高长恭不想再耽搁,他心爱的女孩,还需要他保护。

“高伏,回邺城。”

再在这里,已无意义,不管南安侯当年要调查的女子是谁,如今已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当年是什么人,指使南安侯调查的?可这事,在长安,是不会有人告诉他的。

离开长安城的高长恭,快马加鞭,比郑楚儿提前回到了邺城。

可等着他的,是元一丽的逼娶。

在大将军府还没有坐稳,就有元氏宗室的人,来请高长恭去广阳郡公府,商量婚事。

这个女人,难道她把和公子解毒的事,说给别人听了,高伏心里很不是滋味,那种事,也能乱说?

“荥阳的郑女郎,回到广阳郡公府没有?”

高长恭眉毛都没抬一下,他关心的,只是他的楚儿。

“高公子,郑女郎还没有回到广阳郡公府。”

“她什么时候回来了,再来叫我。”

“可………”

高长恭抬起头来,冷冷的看着来人,嘴角勾起一抹冷酷,迷人的脸,虽然俊美得足以让任何一个女子痴迷,但眼眸却如寒夜里的冰湖。

他说过,他会给她一个交代,但不是被逼着娶他。

来人浑身一哆嗦,不敢再说什么,低着头,忙退了出去。

晚膳以后,宫里突然来了人。

高长恭坐上宫里的牛车,随黄门进了皇宫。

高洋在太子的东宫,见了高长恭。

“听说你,要了广阳郡公府的那个庶女?”高洋的脸色,并不好,酒醉的红晕,掩盖了一丝丝恼意。

手脚真够快的,这么短的时间,二叔就知道了,是什么人把那事传到二叔的耳中?

看来元氏宗室的影子,并没有从皇宫中真正消失。

“二叔,当时我毒沙掌发作………”

“不用说了,我知道,那不怪你。”

自从父亲被刺杀后,二叔就担负起了父亲的责任,别看二叔对百官极其严酷,可对高长恭哥几个,却护短得很。

“你要解毒,可在我的宫中随便挑,何必要一个元氏宗女?”

高洋对元氏宗室,一向不屑。

“让她们进来。”

高洋话音刚落,十多个十三四岁的小宫女,排着队走了进来。

“这十五个宫女,赏给你,带回去,可劲的随便解毒。”

太子高殷一听,吓了一跳,对着高长恭伸了伸舌头,又慌忙低下了头,瘦弱的肩头笑得一颤一颤的。

二叔又喝多酒了,高长恭望了一眼高洋,递上了一包茶。

“二叔,这是府里的茶庄,自产的茶叶,清肝明目,健胃消食。”

高洋一听,哈哈笑了起来。

“还是你孝顺,知道二叔肝火旺。”

这是反复研制的解酒茶,高长恭希望高洋,不要再醉生梦死,滥杀无辜。

“拿去,煮来一品。”

宫婢慌忙碎步跑来,拿着茶去煮。

看着高洋醉醺醺的双眼,高长恭最后瞟了一眼那些小宫女,决定在高洋的酒醒之前,赶快告辞出宫。

如果高洋的酒醒了,硬要把那十多个宫女塞给他,做侄儿的,怎好违拗二叔的好意?那是圣意啊。

“二叔,突然想起来,我的药还没有吃,四郎要回去吃药了。”

高洋正在一点一点的晃着头,一听高长恭的话,头也没抬就摆摆手,示意高长恭可以走,但高长恭还没有走几步,身后穿来了高洋的声音:

“把这些宫女,一并带回去解毒。”

高长恭脚步一飘,差点失了风度。

“二叔,大将军府正在翻修,没有房间给她们住。”

高洋听了,噎了一下,摇头晃脑的道:

“等二叔多给你修些房间,供你的妾室住。”

最终,高洋摆摆手,让高长恭独自出了宫。

“公子,不好了,元一丽一身红衣,在大将军府门口,要进去。”

高伏赶着马车,候在宫外,一见高长恭出来,一脸的气愤。

没有高长恭的允许,元一丽就算是只苍蝇,也飞不进大将军府。

别说门口有护卫,大将军府的那几房姨娘,都不是吃素的。

远远的,高长恭就见元一丽一身红衣,低头含胸的跪在门口,晚风吹拂着那身红装,很是撩眼。

一见高长恭回来,元一丽转了个跪着的方向,让围在大将军府门外看热闹的人,刚好看到她泪流满面的脸。

“四郎,他们不让妾进去。”元一丽楚楚可怜道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