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53章 单身赴约(求收藏 求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3:46

盒子里面,装着郑楚儿全额退还给他的玉簪花。望着那个盒子,那日在老凤祥店温馨浪漫的画面,再度闪现出在高长恭的面前。高长恭正再回忆着,两个更年轻的公子闯了进去。一个长的脸团如圆月,浓眉大眼,名叫高琏生,是当初高祖皇帝手下,第一猛将高敖曹的孙子,性格豪爽大方,直爽望着那个盒子,那日在老凤祥店温馨的画面,再次浮现在高长恭的面前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53章 单身赴约(求收藏 求票票)》精选:

盒子里面,装着郑楚儿退还给他的玉簪花。

望着那个盒子,那日在老凤祥店温馨的画面,再次浮现在高长恭的面前。

高长恭正回想着,两个年轻的公子闯了进来。

一个长的脸团如圆月,浓眉大眼,名叫高琏生,是当年高祖皇帝手下,第一猛将高敖曹的孙子,性格豪爽,耿直得都有点像他的祖父。

另一个眉毛弯弯,有着一双丹凤眼,一个男的,长得竟有几分妖娆。此人叫任和,他的祖父,也是高欢当年手下的一个谋士。

高琏生一见高长恭的样子,瞪圆了眼睛大叫:

“长恭,两月不见,清瘦多了。”

“懂什么琏生?人家这是新婚期,哪是清瘦?那是累的。”

任和没心没肺的自顾笑道,全然不顾端茶进来的碧莲,脸都红到耳根了。

高长恭睨了俩人一眼,懒得搭理,自顾走进洗漱间,由碧莲和其他两个婢女,伺候着梳洗。

“长恭,那个元氏宗女,在哪个山洞,为你解毒的?”

高长恭的漱口水,一下子喷了出来,碧莲连忙递上帕子,悄悄瞪了一眼口无遮拦的任和。

“长恭,何必跑到山洞去,难道你府上的床榻,不够结实?”高琏生又大声道。

高长恭把漱口的杨柳枝,差点咽了下去,漱口的茶叶,估计都吃下了一点。

高长恭手里把玩了一下漱口用的杨柳枝,转身洁面时,任和就被杨柳枝砸中,任和“啊”了一声,叫道:

“长恭,偏心,只砸我?”

高琏生一听,又瞪圆了眼睛,“和和,欠揍么?”

“两位公子,你们不要闹了,没见我家公子心情不好么?”

听了高伏的话,俩人才停止了闹腾,高琏生正色道:

“长恭,我们两个昨日才游玩回来,就听到了那个元氏宗女来逼婚的事,我们很是气愤,决定陪你去元氏宗祠,看哪个敢抢你入赘?”

“是逼婚。”任和赶紧纠正。

“不是那个女人,穿着红衣来娶长恭,长恭不去,她又灰溜溜的回去了吗?”

高伏没有想到,一夜之间,传言就传成这样,望了一眼高长恭,只见高长恭的脸,已沉了下来。

“恐怕整个齐国,还没有人敢对我的四弟动粗,什么入赘,他们不看看,这是谁家的朝代?”

声音不大,甚至有点温和,但话里透着一丝寒意。

随着话音一落,一个贵气逼人的公子,迈着闲淡的步子,风度翩翩的走了进来。

高琏生和任和一看来人,忙起身叫道:

“广宁王。”

“你们叫我二哥便行。”高琏生和任和,俩人均挠挠头,不好意思的又叫了声二哥。

“二哥,你回来了?”

高长恭把洁面的帕子,递给碧莲,走了出来。

“虽是你月韵苑出的事,但也是整个大将军府的事。

大哥远在河南,三个弟弟,还不常在府里,我这个二哥,不来陪你去元氏宗祠,他们真还以为,大将军府的人,散沙一盘。”

高孝珩说完,轻撩长衫,动作优雅的坐下。

高长恭望着面前的三个人,嘴角一勾,抱拳拱了拱,算作感谢,语气从容道:

“谢谢二哥,谢谢你们,这件事,我一个人就能办好,整个齐国,好像还没有人,敢在大将军府的人身上玩把戏吧?”

三人正要再说什么,忽见高长恭摆摆手,指了指外面。

众人一看,只见门上,扶着一个胖嘟嘟的小人儿,一身鹅黄色的小夹袄,衬得圆溜溜的小脸,越发粉嫩。

高孝珩一见,声音马上降低了几分,对着小粉人道:

“冉冉,过来爹爹抱。”

两岁半的冉冉一听,可爱的一笑,露出两个小酒窝,然后咚咚的跑了进来。

高孝珩张开双臂,但冉冉却径直跑得高长恭面前。

冉冉睁着一双黑玛瑙似的大眼睛,对着高长恭问:

“四叔,有人欺负你么?冉冉让爹爹打他。”

冉冉的一句话,让有点沉闷的空气,一下子欢笑了起来。

高琏生一把拽过冉冉,五抓大手,捏了两把冉冉的脸,见高长恭看过来的眼神有点寒,才赶紧放开。

任和还没有来得及捏的手,停在了半空中。

偏头一看,高琏生高孝珩笑容怪怪的望着他,忙说:

“不捏了。”

“冉冉,要不要四叔收拾他们俩个?”

高长恭抱起冉冉,冷冷的望着高琏生和任和说。

“不要,四叔不要,他们没有欺负冉冉。”

“看看,小孩子最不会说谎。”高琏生嘿嘿的笑着说。

因为冉冉的到来,要陪高长恭到元氏宗祠的事,就没有人再提。

三日后,高长恭避开所有的人,单身赴约,来到了元氏宗祠。

元氏宗祠内,最宽敞的那座大殿,就是元氏宗室集会、商讨事情的地方。

从窗子里面,看到高长恭只身一人前来,新任元氏宗室的族长元飞扬,一丝不易察觉的笑,从眼眸飘过。

“高公子请,元族长已经恭候公子多时了。”

新来的元氏宗祠的看门人,躬身请高长恭到大殿。

“不必了,让他们出来,在院坝中说说便可。”

高长恭清冷的声音,让看门人不敢再说什么,忙跑去告诉元飞扬。

呼啦啦一下,从元氏宗祠,涌出来一伙元氏宗亲。

元一丽在这些人的丛拥下,显得委屈万分,却又难掩那份隐藏在眼底的得意。

一把高大的太师椅,放在高台上,元飞扬得意非凡的坐下,居高临下。

“四郎,想好了什么时候让元一丽进门?”元飞扬的声音冷傲。

四郎?这也是他元飞扬叫的?

高长恭抬起眼眸,看了一眼元飞扬,冷冷问:

“元飞扬,凭什么?”

元飞扬一愣,没有想到面前这个十六岁的少年,会直呼他的名字,连句北临郡公都不叫,气场强,且冷寒。

“你?你们看看,他的毒解了,就忘恩负义,不想负责任了。”元飞扬的手指,竟有点抖。

今日许多元氏宗亲,是被元飞扬鼓动或挑唆来的,为的是,想以众人之力,一举逼迫着高长恭迎娶元一丽。但元飞扬没有想到,一张口,他就落了下风。

“高公子,即使你是高家的人,但也不能做忘恩负义的事,既然广阳郡公府的二女郎,已经是你的人,为啥不收进房?”

随着一个人气愤的质问,马上群情激愤,显得多么的义愤填膺。

高长恭冷笑一声,不屑于回答这些人,转身望向元一丽,眼里露出一丝讥讽。

“我在山洞的毒,是你解的?”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