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54章 真相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3:54

“我在山洞的毒,是你解的?”元一丽一愣,但立刻镇定下去。“四郎,你到现在的还问我这些?我………我都没脸做人做事了,我死了算了………”元一丽说着,就对着高长恭身旁的假山撞回来。高长恭请移闪开,让她撞。元飞扬的一看,急忙挥手示意旁边的两个更年轻人去拉元一丽。“四郎,你到现在还问我这些?我………我都没脸做人了,我死了算了………”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54章 真相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“我在山洞的毒,是你解的?”

元一丽一愣,但马上镇静下来。

“四郎,你到现在还问我这些?我………我都没脸做人了,我死了算了………”

元一丽说着,就对着高长恭身旁的假山撞过来。

高长恭移步让开,让她撞。

元飞扬一看,赶忙示意旁边的两个年轻人去拉元一丽。

“冷酷无情,这二女郎,怎么会爱上这种人?”

有的人看不下去了,为元一丽打抱不平。

“欺负我们元氏宗室无势。”

“高氏太欺辱人,小小年纪,就这么冷酷又狂妄。”

几个武功高强的人,马上围住了高长恭,不会武功的,竟拿起了棍棒,虎视眈眈的望着面前的少年。

元飞扬和元一丽,望着势单力薄的高长恭,嘴角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。

高长恭淡淡的环视了一下面前,无视的扫了一眼这些人,再次冷笑着问元一丽:

“我在山洞的毒,是你解的?”

不等元一丽说话,清冷的声音又道:

“你只用说,是,还是不是,其他的我没兴趣听。”

“是………”

元一丽被高长恭含笑的冷眼望得心虚,但仍然嘴硬的答道。

“好,那晚,虽然我的眼睛看不到任何东西,但是,我拔下了身边女子的一支玉簪,披散了她的头发。”

元一丽身形一滞,呆住了。

“那是我的玉簪。”元一丽赶紧认道。

“可第二日,我的眼睛恢复视力后,看到你的玉簪,好好的插在你的头上,你的发髻也梳得好好的,没有一丝散乱,头发并没有散开。”

“我………”

这是元一丽没有想到的,那早,她看到郑楚儿的头发,确实是披散的。

“你的?你知道那支玉簪,是什么样的吗?玉簪现在就在我身上。”

元一丽傻眼了。

有的人一看,怀疑的目光,看向了元一丽。

“还有,由于当时我毒沙掌发作时,整个人处于狂乱状态,她怕我手中的匕首,伤到我自己,便过来抢,结果伤到了她,我摸到了她身上流出的血。”

元一丽没有想到,狂乱的高长恭,竟能记住这些事?

“北临郡公,元族长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“族长,是否让女眷来验这个元一丽身上的伤?”

有人不知是真的想探寻真相,还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思,马上提议。

元飞扬突然哈哈大笑起来,笑罢,盯着高长恭道:

“高公子,即便一丽没有舍身为你解毒,她也是你未过门的媳妇。”

有的人又是一愣。

元飞扬站了起来,大声道:

“诸位,元叔公生前曾经说过,广阳王临终前,告诉过他,说大将军当年,为他家四郎和一丽,定下了亲事。”

一众元氏宗亲,怔了一下,马上想起了元叔公说过的话,其实这事,早已传得纷纷扬扬。

“那这样,高公子还是要遵从父愿,迎娶元一丽的。”

“看来,不管怎样,元一丽仍是要嫁入高家的。”

“是吗?”

一声清脆的声音,突然从门口传来。

“楚儿?”

高长恭的眼睛一亮,瞬间溢满柔情,看着郑楚儿向他走来。

元飞扬看到郑楚儿身边的人,脸色一变。

“母亲?”

随郑楚儿来的,除了翠柳,还有北临郡公府的一众女眷,其他元氏宗室的女眷,也有跟来的。

元一仪和元一珉,也在其中。

这是怎么回事?元一丽暗暗瞪了一眼元飞扬。

“母亲,您身体不适,来这里做甚?”

“孽子,原来我的孙女还活着,你为啥在十四年前,说她死在了广陵城?”

不等元飞扬回答,一个三十多岁的夫人,已经扑到元一丽面前,拉住元一丽的手不放。

“玉玉,原来你还活着。”

元一丽一愣,随即甩开了这个夫人的手。

“我不是什么玉玉,我是广阳郡公府的元一丽。”

“元玉玉,别在幻想了,十四年前,你的父亲,就是这个元飞扬,带着你去广陵城求医,当时广阳王府上的庶女元一丽,也由她的二姨慧慈,带着去广陵城的魏神医处看咳疾。

但真正的元一丽医治无效死了,你的父亲,还有莲花庵的慧慈,觊觎广阳王府雄厚的财产,就谋划让你顶了替元一丽。”

“你,郑楚儿,你胡说?我知道你一心想嫁给四郎,但也不能这样诬陷我啊?”

元一丽一脸委屈的望着元一仪,还有元一珉。

元一仪和元一珉没有理她,但元老夫人却开了口。

“玉玉,你后背的右肩膀处,接近腋下的地方,生下来,就有一圆形的红胎记,错不了的。”

元一丽不敢想象,她一直以富有的广阳郡公府的二女郎自居,广阳郡公府那雄厚的财产,她一直想据为她所有。

但是,只要验证了元老夫人的话,她是元玉玉的事,就会暴露无遗。那她不得不成为只有一个空壳的北临郡公府的女儿。

还有,既然她不是广阳郡公的二女郎,那之前说的,大将军高澄死前为她和高长恭定下的亲事,不是白说了?

元一丽恼怒的瞪了一眼她的祖母和母亲一眼,但一下子,却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脱困。

看着高长恭,不时默默含情的望着郑楚儿,元一丽连杀死她亲生母亲,还有祖母的想法,都有了。整个邺城,最富有和最有权势的两家人,都与她无关了?

天下最俊美的情郎,也与她无缘了?元一丽不耐烦的再次甩开来拉她的元夫人,怨毒的看向郑楚儿。

郑楚儿却对她一笑,拿出了一张桑麻纸。

“在坐的各位元氏宗亲,这是广陵城魏神医留下的证据,上面记着真正的元一丽已经死了,而有人把元一丽的死亡登记,换成了元玉玉的,让元玉玉,冒名顶替了元一丽。”

郑楚儿看向元飞扬,望着元飞扬一字一句道:

“为此,魏神医一家遭到了灭门,但谁也没有想到,魏神医只身逃脱后,把证据留在了他的老家。”

元飞扬的双脚,有点麻,如果不是坐着,可能会摔倒,毕竟,那些人命,都以他有关。

元一丽一下子站立不稳,倒在了她的母亲怀中。

元飞扬正要狡辩两句,挽回一下面子,突然,祠堂大门被一脚踹开。

“妈的,敢欺负我四哥?”

来人晃动着胖圆形的身体,随着骂骂咧咧的声音,一支弩箭,对着元飞扬就射了过来。

元飞扬吓得一下子从座椅上跌倒,忙拉住一个奴婢挡在了他前面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