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55章 还我元氏江山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4:02

元飞扬的吓得一下子从座椅上摔倒,忙拉住一个奴婢挡在了他前面。箭矢射在太师椅的背上,来人是高长恭的五弟——高延宗。“安德王。”有的人,立刻恭谨的叫道,献媚的对着现今皇帝最不喜欢的侄子笑着。高延宗那会理这些人?走回来拉住了高长恭的手。“四哥,谁嫁弩箭射在太师椅的背上,来人就是高长恭的五弟——高延宗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55章 还我元氏江山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元飞扬吓得一下子从座椅上跌倒,忙拉住一个奴婢挡在了他前面。

弩箭射在太师椅的背上,来人就是高长恭的五弟——高延宗。

“安德王。”

有的人,马上恭敬的喊道,谄媚的对着当今皇帝最喜欢的侄子笑着。

高延宗那会理这些人?走过来拉住了高长恭的手。

“四哥,谁嫁不出去,想死皮赖脸的嫁给你?”

元老夫人一听,赶紧示意儿媳,挡着点元玉玉,女儿家,脸面总是要要的。

元玉玉的耳畔,传来了高长恭冷冷的声音:

“我大将军府的门,不是谁想进,就能进的。”

“说得好,堂堂大将军府,不是什么猫啊狗啊的都能进。”

祠堂大门外,又走进三个人来,走在前面的那个,瞪着一双怒气冲冲的眼睛,说话不留情。

众人一看,那不是高敖曹的孙子高琏生吗?这个自小就有混世魔王称号的二世祖,和养在皇宫的高延宗,一般没人敢惹。

高琏生旁边,是任国公的孙子任和。

任和一脸邪魅,一双丹凤眼,阴沉沉的扫了一眼院坝里的人,好像要找出暗中作怪的小鬼一样。

高琏生和任和散开,高孝珩踏着飘逸的步伐,清风霁月,款款而来,眼眸却是冰冷至极。

“广宁王。”

“广宁王。”

许多元氏宗亲,跪拜高孝珩。

高长恭在那些势利的人中,虽然身份尊贵,是皇帝的亲侄子,但不管怎样,还是个没封任何爵位的少年,可高孝珩不同,已是实打实的王。

高孝珩看似春风拂面,但他的笑容,只对着高长恭。

“四弟,要二哥帮忙吗?”

“用不着二哥出手,我冲天王就行。”

高延宗不等高长恭说话,抬起小粗腿,一脚就对着元飞扬的肚子踹下去。

元飞扬啊的一声,又被踹下了太师椅,接着又被补了两脚,还专门对着脸,元飞扬的嘴上,实实在在的,印了个脚印。

“安德王,你………”

面对高延宗这个不懂事的小王,元飞扬自认倒霉。

皇帝近身的红人,高延宗都敢踹,踹个落寞的元氏宗亲,就跟踹个狗一样。

“五弟,算了。”

高长恭的声音虽然清冷,但对于在场的元氏宗亲,就如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,一众人,感激的看向高长恭。

高长恭看了一眼元一仪面前的郑楚儿,他可不愿意他的楚儿,看到暴力的一幕。

自从经历了那夜,郑楚儿都不好意思和高长恭的眼光想碰撞了,当时是看高长恭难受得要命,她舍命为他解毒,现在,她不想理那个动作粗暴的人了。

可在众人齐刷刷的注视下,高长恭却拿出了那支鸢尾兰玉簪,白衣翩翩的走到郑楚儿面前,把那支鸢尾兰玉簪,轻轻的插在了郑楚儿的发髻上。

郑楚儿羞得想找块豆腐,一下撞死算了,这不是在告诉别人,那夜为他解毒的人,是她郑楚儿吗?

看到郑楚儿,差点把头埋在元一仪胸前,小脸蛋红扑扑的,一捏就会出水一样,高长恭嘴角噙着迷人的笑,似在告诉她,他就是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,她已经是他的人了。

有个人看到这一幕,嘴角扯了扯,脸色沉了下来,默默的从人群中退了出去,这个人,就是元一珉。

独自站在元氏供奉先祖的大殿里,望着佛案上,那些在历史的长河中,曾经光芒四射的名字,元一珉的拳头,猛的一下子捏得紧紧的。

自从高洋受禅登上帝位,元氏先祖们的牌位和塑像,就慢慢的从各大配享的寺庙销声匿迹,只有在这个元氏宗祠,还能看到道武帝,太武帝和献文帝的不凡英姿。

元一珉往日温情的目光,变得阴冷,他并不痴迷郑楚儿的美貌,但是,荥阳姨父的威望和人脉,是他需要的。

自幼聪慧的元一珉,在还没有回到邺城时,就已经把邺城的人脉和形势,分析了个透,他惊奇的发现,当今皇帝,对他的姨父,很是尊崇。

孝静帝刚一禅让帝位,高洋就派人去挽留姨父,希望他的姨父,继续留在皇宫,仍任国子祭酒,教授他的太子。

可姨父毫不客气的拒绝了,带着一家人回到了荥阳。

换作是其他人,恐怕早就被易怒的高洋,找个借口下了大牢。

但这些年,高洋不仅没有记恨姨父,反而不时的派使者,到荥阳慰问慰问,每年都有宫中的赏赐送到姨父家中。

元一珉知道,姨父的复出,是迟早的事。

如果他娶了楚儿表妹,作为郑家的女婿,利用荥阳郑氏的威望,还有姨父多年的人脉,慢慢的就会打入当今的朝廷。

可是,高长恭却提前下了手,让他不可能再成为表妹的丈夫,荥阳郑家的女婿。

元一珉不想就此放手。

“高洋,还我元氏江山。”

元一珉的眼睛,突然发红。

许久,平复了心中的愤恨的元一珉,才一脸平和,脸上露着淡淡的笑意,走出了祠堂大殿。

此时,祠堂的院坝里,已经空无一人。

回到广阳郡公府,元一珉径直来到郑楚儿住的南院。

“公子。”

小娟没有想到,元一珉不声不想的,就突然的走了进来,吓了她一跳。

“我表妹呢?”

“回公子,郑女郎和翠柳姊姊,都在洗澡。”

元一珉一听,顿了一下。

望着抱着帕子准备进浴房的小娟,元一珉道,你去我的院子,把我书案上的那包干花,拿来送给我表妹沐浴用。

小娟迟疑了一下,但看到元一珉阴沉的眼睛,赶紧放下手中的帕子,小跑着出了南院。

元一珉阴冷着眼睛,朝里面闩上了门栓,一把抓去案几上帕子,一步一步的向浴房走去。

每个院子,都有主子洗澡的浴房,也有奴婢洗澡的地方。

元一珉先来到奴婢洗澡的房间外,轻轻朝外扣上了门,然后朝主子洗澡的浴房走去。

听到浴房里,传来了水声,元一珉眼里的雾霾渐渐阴浓。

猛的一下子推开浴房的门,但还没有等他看清浴桶在那个方向,雾气腾腾的房间,什么也看不清想。

突然,一个舀水的木瓢,狠狠的砸在了元一珉的脸上。

“哎哟”,元一珉痛得失声叫了出来,瞬间感到鼻梁骨被砸歪,黏糊糊的鼻血流了出来。

紧接着,一把铁叉,已经对着他的脖子叉了过来。

饶是元一珉这些年在外,武艺精进了不少,不然,在这雾蒙蒙的浴房,今日便会重伤。

“元公子?”

衣衫穿戴整齐的翠柳,手握铁叉出现在元一珉面前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