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57章 太后要赐婚(求收藏,求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4:20

“当啷”一声,手上的玉镯断为几截,非常不满闪现出在娄太后的眼里。“你………你………”娄太后见自己的玉镯断了,气得说不出话来。“看一看你,表兄,你把祖母气成这样?”元渠姨怔了一下,望了几眼自己的女儿,现在的就失言喊作祖母了?换作其他人,早已顺着娄太后的“你………你………”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57章 太后要赐婚(求收藏,求票票)》精选:

“当啷”一声,手上的玉镯断为几截,不满浮现在娄太后的眼里。

“你………你………”

娄太后见自己的玉镯断了,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看看你,表兄,你把祖母气成这样?”

元渠姨怔了一下,望了一眼自己的女儿,现在就改口喊作祖母了?

换作其他人,早就顺着娄太后的意思,接受当今皇太后的赐婚了,这是多大的荣耀。

可高长恭心有所属,不愿郑楚儿做妾,所以,哪怕把段涵娶进家门,晾在一边不管,他也不愿意,于是接着说道:

“祖母的话,也是金口玉言,只是二叔的话在先,四郎不敢违拗二叔,四郎辜负了祖母的疼爱。”

其实,高长恭知道,娄太后最疼爱的人,是当今的尚书令高演,他的六叔。

段涵因是娄太后早逝姊姊的亲孙女,对段涵的偏爱,也胜过高长恭这个不知什么妾生的孙子。

娄太后被高长恭的话噎了一下,只好把怒色压了下去。

“四郎,你是知道的,你二叔赐婚,都要加盖我这个太后的玉玺………”

“当然了,陛下听祖母的话。”段涵眼角弯弯的忙插话。

“那当然,若是二叔为四郎赐婚,定会让祖母加盖玉玺的,只是这次,二叔是直接派人到荥阳下聘,所以没有来盖祖母的玉玺。”

高长恭在赌,再赌经过元氏宗祠的事后,二叔高洋,会马上为他求娶郑楚儿。

“你………”

娄太后被气得脸色又沉了下来,段涵跺脚道:

“祖母,陛下那不算的………”

“什么不算?你竟敢说我二叔说的话不算数?他可是当今陛下,大齐的皇帝。”

随着一声怒骂,高延宗踹倒殿中的女官,晃荡胖嘟嘟的身子,闯了进来。

娄太后一见,头嗡的一声,疼了,心里暗骂一声混世魔王,想起身回寝阁,又觉得有失体面,便硬着头皮坐着,脸上堆起了慈祥的笑容。

“五郎,来祖母这里了?”

高延宗鼻孔哼了一声,扫了一眼。

“又是哪个嫁不出去的,硬要嫁给我四哥?”

“你………”段涵的脸唰的涨红起来,瞪向高延宗。

“瞪什么瞪?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挖出来?”

高延宗扭动着胖胖的身躯,气哼哼的来到段涵面前。

“呸”的一声,高延宗对着段涵就是一口老痰。

段涵慌忙躲开,老痰直飞到了娄太后脸上。

“好啊,敢吐哀家?来人,把他给哀家拖出去杖责。”

宫婢慌忙替娄太后擦拭脸,高延宗听了,却是一点也不畏惧,指着段涵喊道:

“你敢躲?”随即四处找顺手的家伙。

太后的宫殿,哪里又会随便摆放着棍棒?高延宗圆溜溜的脸上,眼睛一眯,看到了娄太后坐的木椅。

一个小黄门战战兢兢的来拖高延宗,高延宗趁机抬起小粗腿,对着黄门就是一脚,黄门一个趔趄,高延宗再对着屁股,又狠狠的补了一脚。

小黄门一下子扑到了娄太后身上,娄太后哎哟一声,整个人扑倒在地。

高延宗马上抄起木椅,对着敢来拉他的黄门,一阵乱砸乱。

堂堂太后的寝殿,马上屏风被推倒,窗子砸烂,两个黄门被打得头破血流。

“叫侍卫来把他捆………”

娄昭君捆字还没有说完,就痛叫一声,一个花瓶砸在了她的脚上。

太后的寝宫,瞬间一片狼藉,待到侍卫冲进来时,只见娄太后脸色铁青的躺在软榻上,由两个宫婢揉着胸口顺着气。

段涵和元渠姨,缩在一起瑟瑟发抖,只有高长恭清冷的站在一旁,高延宗却不知去向。

“你个混世魔王,有本事就不要躲?”披头散发的段涵,见侍卫进来,马上有了胆,气得大叫。

段涵的话音刚落,一股温热的水从二楼流了下来,正正的撒在她的头上。

娄太后听到段涵的叫声,抬头一看,只见高延宗撩起锦袍,露着白生生的腚,站在二楼,正对着下面撒尿。

娄太后差点气晕,手指哆嗦着,指着一旁的高长恭叫道:

“你………你还不把他给哀家带走?”

高长恭嘴角一勾,抬眼对那些要上楼的侍卫,冷冷道:

“让开,不要挡着他的道。”

高延宗一听,才嘿嘿的笑着下了楼梯。

“走,四哥,看以后还有谁敢硬嫁给你。”

高延宗说罢,拉着高长恭的手,蹦蹦跳跳的离开了娄太后的寝殿,身后传来娄太后一声怒骂:“混世魔王。”

“你怎知我在祖母的这里?”

离开寝殿,高长恭一面帮高延宗理着有点散乱的头发,一面望着他调皮的五弟问。

“我出宫去找你玩,他们说你被宫中的牛车接走了,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了。”

高长恭笑着拍了下高延宗的头,“聪明。”

高延宗嘿嘿一笑,被夸得脸有点红。

“不过,四哥,二叔倒真的让我叫你去皇宫一趟。”

两兄弟说着,坐上了高延宗的牛车,向南城的皇宫慢慢驶去,并没有发觉,一辆北宫的马车,带着娄太后的亲信李昌仪,向皇宫疾驰而去。

李昌仪铭记着娄太后的话,定要在皇帝面前,告安德王高延宗,目无尊长,乱打乱砸,当众撒尿。

大齐皇帝高洋,今日酒又多喝了点,正斜躺在李祖娥皇后的寝殿,喝着高长恭送的解酒茶,眼睛半睁半闭的醒着酒。

“陛下,太后身边的李昌仪来了。”

守在外面的近侍黄门肖德鸿,垂手进来禀告。

高洋一听,眉头一皱,不耐烦的摆摆手,示意让李昌仪进来。

这个李昌仪,原来是高敖曹二哥高仲密的妻子,一次被酒醉的大将军高澄调戏。

高仲密忌怕高澄杀夫夺妻,随在北冀州任上,叛逃关中宇文泰,他的妻子儿女,因被半路被侯景截着,押还邺城,李氏随被高澄收为侍妾。

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这个李氏在大将军府中,并不受宠,多年都没有生育子女。

高澄被刺身亡后,娄太后介于李氏为高门赵郡人氏,门楣高大,遂留李氏在北宫,做了宫中的女官,李氏机巧迎奉,成为娄太后的亲信。

望着这个导致高仲密投敌叛国的女人,高洋一脸嫌弃。

水性杨花,红颜祸水,在高洋心里骂个不停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