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59章 二哥三哥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4:36

这个人,是元一珉。和元玉玉联手合作,让郑楚儿丧失清清白白之身,是元一珉左手参与策划的。毁了郑楚儿,元玉玉报了仇,而他元一珉,就也可以以一个高高在上的姿态,为妻被世俗的眼光,打进地底的郑楚儿。所以那时,刘家那样的皇亲贵戚,怎可能会还会要一个被人被玷污了身子和元玉玉联手,让郑楚儿失去清白之身,就是元一珉一手策划的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59章 二哥三哥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这个人,就是元一珉。

和元玉玉联手,让郑楚儿失去清白之身,就是元一珉一手策划的。

毁了郑楚儿,元玉玉报了仇,而他元一珉,就可以以一个高高在上的姿态,迎娶被世俗的眼光,打入地底的郑楚儿。

因为那时,高家那样的皇亲贵戚,怎可能还会要一个被人玷污了身子的女子,成为大将军府的女主人?

而他不顾世俗的眼光,仍然迎娶一个自小就爱慕的表妹,这份坚贞不渝、不畏人言的爱,会赢到整个荥阳郑氏的暗暗称赞。

姨父的人脉和英名,还有整个荥阳郑氏的声望,将会助他前途似锦,助他直插高氏王朝的心脏。

一阵马蹄声传来,元一珉一惊,郑楚儿的喊声,在寂静的山中,格外清晰。

突然一声惨叫,郑楚儿的叫声嘎然而止。

“楚儿………”

元一珉痛苦的大叫一声,手里紧紧握着一把匕首,冲进了树林。

“柳三,我要将你碎尸万段。”

元一珉痛苦的脸上,杀气腾腾,原本俊朗的脸,似乎扭曲变形,狰狞异常。

可是,当元一珉冲到树林中时,看到的,却是被砍断了两只胳膊的柳三。

两个年轻公子,各持一把佩刀,怒火中烧的把手中的刀,毫不留情的插在柳三的锁骨上。

本是两个俊美的公子,却满眼恨意,一脸肃杀,元一珉的内心,一阵惊颤。

这两个,就是元一珉的表弟,一个是郑楚儿的二哥郑环,另一个是三哥郑珏。

但见柳三疼得直翻白眼,口水斜流,不知是不是被点了哑穴,还是已经痛到了骨髓,竟喊不出声来。

“楚儿………”

元一珉扑到郑楚儿面前,跪了下去,满脸泪痕。他的泪,一半是假的,一半,却是真情流露。

听到郑楚儿悲惨的喊声时,元一珉何尝不心疼?

怀踹复国大志,元一珉不像其他男子一样,见了郑楚儿,就痴迷忘我,但是,面对自小就可爱得不得了的郑楚儿,他的心,仍如刀绞。

男儿有泪不轻弹,何况是元一珉这种心怀大恨的人,但是,他的泪水,仍然流了出来。

但元一珉的泪水,没有换来两个表弟的原谅。二表弟郑环,直接拎着他的衣领,一脚踹开。

“你们怎么照顾我妹妹的,竟让坏人欺负她?”

元一珉被愤怒的郑环,踹得撞在一棵树上,他痛哼一声,无力的瘫坐在地上,但三表弟郑珏冰冷的目光,更像寒光凛冽的剑,刺在他的心上。

元一珉,低下了头。

热闹的彩莲节,仍然热闹的举行着。

郑楚儿被悄悄的护送回了广阳郡公府,虽然最后关头,两个哥哥的出现,救了她,保住了清白。

但郑楚儿一直心有余悸,且心生怀疑,消失了很久的柳三,在这个时候会突然出现,还知道她去风露亭?

柳三因是毒沙掌的嫌疑犯,不得不捆送京畿府刑狱司,不然,郑环郑珏哥两个,想活生生的剥了他的皮,挖了他的心。

广阳郡公府的下人,突然见郑楚儿被两个年轻公子,小心翼翼的护送了回来,个个跑出来看。

“哇,长得真俊。”

只见一个公子,目若灿星,眉如画,一身月牙白的长衫,更衬得逸群冠玉的容颜,异常温雅,但双眸,却寒冷如霜。

另外一个,鬓若刀裁,面如玉,水蓝色的长衫,尤显清新俊逸,但仍然一脸怒色。

元一仪和元一珉,俩人跟在后面,却是一脸的愧疚。

翠柳低头跟在郑楚儿身边,更是眼睛红红的。

“这就是荥阳郑家的三公子和二公子?!”

有以前见过的人,认出了郑珏和郑环。

“二哥,三哥,你们怎么会从那里经过?”

回到南院的郑楚儿,靠在坐榻上,眼泪汪汪的问两位兄长,不知怎么的,在自己的哥哥面前,就是娇气,就是还爱流泪。

郑环看了一眼旁边的元一珉,冷冷道:

“我和你三哥,若不从那里抄近路,恐怕你已遭遇不测了,有的人,白白去外面,学艺那么多年,连一个女孩子都护不周全。”

郑环说罢,又狠狠的瞪了一眼元一珉。

“女郎,喝点药,压压惊。”

见小娟端来了药,元一珉走上前一步,想接过来,却不想被郑环一把推了个趔趄。

“我来喂。”

郑环说着,接过了小娟手上的药,一勺一勺的亲自喂自己的妹妹。

元一珉想走向前,看看郑楚儿被哥哥喂药,是不是还像小时候那样,故意嘟着嘴,嫌药苦。

结果,郑珏向前一步,隔开了他,不给看。

“女郎,公子,大将军府的四公子来看郑女郎了。”仲孙伯在外面禀告。

“他来做什么?不给看。”郑珏没好气的说。

郑环眉头一皱,妹妹去林中,就是去见这个四公子的吧?他们高家的人,就是会勾引良家少女。

郑环和郑珏,小时候在邺城,自然是知道高长恭的,只是从来没有来往过。

元一仪一听,有点为难,人家都来到府上了,不给见?

“我来看她一眼,就走。”

声音未落,一袭青衫,已经来到了郑楚儿的房间。

“这是女子的闺房,你一个男子怎么能进来?”

郑环放下空碗,冷冷的问。

“你也是男子,不也在她的房间?”

高长恭面对不客气的郑环,话虽然在质问,但脸色出奇的温和,他知道这是郑楚儿的二哥。

但旁边的郑珏一听,立马离开郑楚儿,过去把路堵严。

“我们是她的哥哥,你算什么?”

郑珏的刚说完,却听身后的郑楚儿急道:

“三哥………”

“嗯,什么事,妹妹?是不是这个人欺负过你,三哥替你收拾他?”

“三哥………”

“怎么了妹妹?”

“我要吃荔枝。”

“荔枝?好好,三哥剥给你吃。”

郑珏望着案几上的两盘荔枝,就要坐下剥。

“我要你去帮我洗。”郑楚儿指着其中一盘荔枝道。

“好好,那我去洗。”

郑珏临走前,走到高长恭面前:

“如果我的荔枝洗好了,还不见你离开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高长恭知道这两个舅哥从荥阳来时,二叔派去替他求亲郑述祖,还没有到荥阳,所以,面对郑珏的挑衅,只是面不改色的站着,面色冷静得让郑珏生疑。

郑珏在翠柳的陪同下,去府中的井水边,仔细的洗了荔枝,回到北院,发现郑楚儿的房间里,人已经走光。

但那个高家四公子,还死皮赖脸的在里面,而且,居然拿着一个荔枝往自己妹妹的嘴里塞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