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60章 护妹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4:43

但那个刘家四公子,还死乞白赖的在里面,并且,竟然拿着一个荔枝,往自己妹妹的嘴里塞。郑珏气得就得冲进来,忽听郑楚儿温柔如水之极的声音传来:“你也吃。”声音娇滴滴的,郑楚儿说着,修长的小手,拿着一个剥好的荔枝送进高长恭嘴边。“这………”郑珏大脑一片郑珏气得就要冲进去,忽听郑楚儿温柔至极的声音传来: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60章 护妹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但那个高家四公子,还死皮赖脸的在里面,而且,居然拿着一个荔枝,往自己妹妹的嘴里塞。

郑珏气得就要冲进去,忽听郑楚儿温柔至极的声音传来:

“你也吃。”

声音娇滴滴的,郑楚儿说着,纤细的小手,拿着一个剥好的荔枝送到高长恭嘴边。

“这………”郑珏大脑一片茫然。

望向站在外面的翠柳,郑珏用指头朝里面龇牙咧嘴的指了指。

翠柳赶紧把郑珏拉到一边,望着面前这个才十五岁半的小郎君,低声道:

“三公子不知道,人家已是未婚夫妻了?”

翠柳当然没敢把郑楚儿已为高长恭解毒的事说出来,也不好意思说。

“说什么呢,什么时候的事?我妹妹什么时候成了他的未婚妻了?”

“嘘,三公子,陛下已经派人去荥阳求亲了。”

“不行,我不同意。”郑珏一听,炸了。

“………”翠柳被噎着。

“把他赶走。”郑珏气道。

翠柳见郑珏这个还不懂得男女情爱的三哥,要阻止自己的妹妹的好事,忙道:

“三公子,你以后可是那人的小舅哥了,不能在人家面前失了风度。”

“什么风度,风度重要,还是自己的妹妹重要?”

“三公子,那不仅是陛下的恩典,更是女郎的心愿。”翠柳急了。

“妹妹的心愿?妹妹喜欢那人?他有什么值得我妹妹喜欢的?”

和一个还不懂情爱的人掰扯这些,也是费神,翠柳问道:

“三公子,你见过那么大的少年郎,有谁比他俊美?”

郑珏的大脑,飞速的过滤了一遍他见过的少年,高长恭那俊美得近乎妖冶的容颜,还真无人能比,于是老实的答道:“没有。”

“你见过家世那么好的,十六岁了还未纳一姬一妾,房中连一个女人都没有的?”

郑珏抓头想了又想,“没………没有。”

“除了皇宫,天下哪个府邸,敢和大将军府比?”

“谁有他们高家有钱有势?”郑珏被问恼了。

翠柳一听,赶紧道:

“那不得了?这样的人家,只有我们女郎配嫁进去。”

哎,郑珏被翠柳绕得头有点晕,晕乎乎的端着荔枝进去。

“那个,妹妹,我洗的荔枝。”

想了想,郑珏又道:“只许你一个人吃啊?”

郑珏说着,剥了一个塞进自己的嘴里,把荔枝放得远远的,不想给高长恭吃。

“三哥,这荔枝就是他送来的。”

郑楚儿拉长声音,笑眯眯的对望着自己的郑珏说。

“噗。”

郑珏含在嘴里的荔枝,一下子噗了出来,口水流出了唇角。

郑珏强作镇静的抬起头来,一块洁白的帕子递到了他面前,竟是高长恭。

望着伸过来的那只手,郑珏抬头看到了自己妹妹期待的双眼,只好接了过来。

胡乱的抹了两下嘴唇,郑珏把帕子向高长恭对面的案几上丢去,结果掉在了地上。

郑楚儿一看,嘟着嘴白了一眼自己的三哥,弯腰要捡帕子。

“不要了。”高长恭声音轻柔。

“什么,你敢嫌弃我的嘴………”郑珏一听,火又上来了。

“三哥,他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“妹妹,你不说他,怎么还来说我?”

高长恭摇了摇头,这个小舅子,性格脾气还和前世一模一样。

前世,这个外面冷傲的郑珏,他们婚前婚后,都爱用一种警惕的目光审视他,生怕他的妹妹受委屈似的。

高长恭不知道,前世他被赐死后,郑珏为了她的妹妹,不仅怒斥了那个觊觎郑楚儿的无耻之徒,还堵在半路,用头罩罩住那人的头,狠狠的打了那人一顿。

事后,那个人倒没有发觉是郑珏干的,因那时的郑珏,已是一个风骨清冽,高傲冷魅的青年才俊。

但是郑珏后面的遭遇,高长恭搞不清楚………

“三哥,他救过我的命。”

郑珏一听,更加紧张,急问:“妹妹,什么时候的事?你怎么了?”

郑楚儿本想说,她从莲花园的楼台坠下时,就是高长恭在下面接住了,可一想,那是前世的事,遂一鼓腮帮子,急道:

“不告诉你,刨根问底。”

“那个………三公子,元女郎让你过去正堂喝茶,二公子也在那里等着你。”

翠柳赶紧为郑珏解围,自家女郎也是,为了这个高公子,自己的三哥都被她嗔怪得有点可怜了。

郑珏好像没有听到翠柳的话,十五岁的少年,不高兴的站在自己妹妹的身边。

高长恭站了起来,对郑楚儿轻声道:“我走了。”

转身对郑珏点了点头,郑珏毕竟是饱读诗书的少年,见高长恭彬彬有礼的样子,也只好不情愿的点了点头,但警惕的目光,一直目送着高长恭离开广阳郡公府。

高长恭离开广阳郡公府后,让高伏催马,直奔京畿府。

在京畿府府门外,高长恭刚跳下马车,一辆熟悉的马车映入眼帘,一身白衣翩翩的高孝珩,从马车里出来。

“二哥?”

“四弟。”

“我来看看,抓到的那个毒沙掌的嫌疑人,竟敢在我大齐的都城,祸害………人间。”

高孝珩压抑着心中的怒火,故作云淡风轻的的说。

“四弟想必也是来看那个人的?”

“正是。”

高长恭没有隐藏心中的愤怒,他的楚儿,差点惨遭那个人的毒手,他今日来,定叫那个人生不如死。

“广宁王?

“四公子?”

一个人匆匆从京畿府出来,脸色很是难看。

“高阿那肱?”

高孝珩投去探寻的目光,高阿那肱对着俩人深深鞠了一躬。

“奉陛下的旨意,来督察毒沙掌的案子。”

“哦,他可交代了?”

“回广宁王,还没有,因被打得重伤,要先医治得差不多了,京畿府才能开审,不过,最迟明日早上,也就能接受讯问了。”

高孝珩点点头,高阿那肱又对着他们拱了拱手,告辞道:

“陛下要在酉时之前,知道毒沙掌案的进展,那个柳三,京畿府可是抓捕很长时间了,我要去回禀陛下去了。”

望着高阿那肱骑马离开,高长恭目光沉了沉。

别看现在这个高阿那肱,还只是二叔身边的一个库直都督,但十五年以后,这个学识浅薄的武夫,却位极人臣。

高阿那肱,这一世,你不会活得那样得意了。

高长恭知道,现在的高阿那肱人畜无害,如此便罢,不然,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。

高长恭一面想着,一面和高孝珩,进到京畿府的刑狱司。

听说高家两位公子到来,京畿府大都督、领军大将军高归彦忙出来迎接。

“那姓柳的,被关在地牢。”

“烦请平秦王,带我兄弟二人下去一趟。”

地牢的门打开,所有的人大吃一惊。

出现在高长恭的,是一具没了气息的尸体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