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61章 柳三之死(求收藏 求票票。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4:51

会出现在高长恭面前的,是一具没了气息的尸体。高归彦吓得面色如土,这是陛下亲手亲自督办的案件,大齐惟一生擒的毒沙掌成员,而如今却死了?“狱医,狱医,快叫狱医来。”在高归彦的喊声中,高孝珩走到了尸体旁边。高孝珩伸出手探了探,脸色如冰雕通常,望向高长恭,摇高归彦吓得面色如土,这是陛下亲自督办的案件,大齐唯一活捉的毒沙掌成员,如今却死了?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61章 柳三之死(求收藏 求票票。)》精选:

出现在高长恭面前的,是一具没了气息的尸体。

高归彦吓得面色如土,这是陛下亲自督办的案件,大齐唯一活捉的毒沙掌成员,如今却死了?

“狱医,狱医,快叫狱医来。”

在高归彦的喊声中,高孝珩走到了尸体旁边。

高孝珩伸手探了探,脸色如冰雕一般,望向高长恭,摇了摇头,高长恭的眼里,一片寒霜。

刚刚高阿那肱离开前,这个柳三还活着,还说最迟明日早上,就可以接受讯问,可短短的时间内,还没有接受审讯的人,就突然死亡?

回到大将军府的高长恭,望着食案上的菜肴,难以下咽。

高伏后来去了解的情况,更让高长恭无法接受,说什么是因为两只手臂被砍,失血过多而亡,这个中的蹊跷,耐人寻味,是什么人,怕柳三供出实情来?

这个人的同伙,把他诓到彩莲的船边,把他的楚儿骗的树林中,他还没有教训他,他竟然死了?

“四叔,别哭,吃糖。”

和高孝珩一起来陪着高长恭用膳的冉冉,见他的四叔饭也不吃,便掏出一颗饴糖,伸长小手,要喂到高长恭嘴里。

高长恭抱起冉冉,声音有点低缓。

“四叔没有哭,糖留给冉冉吃。”

“那四叔要吃饭,吃饭才能长大大。”

“好,四叔吃。”

高长恭一箸又一箸的夹着菜,往嘴里送,却是如嚼蜡一般。

“爹爹,四叔吃饭饭了。”

冉冉高兴的转头望着高孝珩,笑得两个小酒窝弯弯。

“二哥,我想进宫一趟,问问二叔,高阿那肱之前,有没有从柳三口中,探得一点消息?”

没有人通风报信,那个柳三,怎么知道楚儿要去风露亭?

还有,作为毒沙掌的嫌疑人,柳三不应该是一个人,他的背后,应该还有一个神秘又恐怖的组织,那些人,就行慧慈一样,狡诈又狠毒。

可一切,随着柳三的死亡,所有的线索,戛然而止。

“四弟,想必二叔此时,正暴怒着,改日吧,改日我陪你进宫一趟。”

高孝珩后面的话,没有说出口,这个时候进宫,只会加重皇帝的狂暴,如今的二叔,已经不是从前那个亲和睿智的二叔了。

“改日,改日我爹爹陪四叔进宫。”

冉冉学着高孝珩的话,突然想起了什么,拍着两只小手叫道:

“我也要进宫,我也要进宫。”

“行,四叔带冉冉一起进宫。”

有着冉冉在一旁,高长恭吃了东西,但满脑子仍然是郑楚儿呼救的声音。

柳三已死,但那想毁掉楚儿人,失手后,是不会甘心的。三日的彩莲节还没有结束,但高长恭不愿让郑楚儿冒险引蛇出洞。

第二日早上,高长恭起床后,来到二哥住的墨香院看冉冉,刚坐下喂了一小块糕点进冉冉的嘴里,高伏就匆匆找过来。

“公子,守在广阳郡公府外的人,回来说郑女郎,又向莲花塘的方向去了。”

高长恭一下子站了起来,楚儿这是在以身犯险,引想害她的人再次出现。

“二哥,楚儿又去举办彩莲节的地方了。”

高长恭说罢,自个就往外走去。

高孝珩马上起身,拉过冉冉交给乳娘,要跟着高长恭出去。

“爹爹,我也要去彩莲节。”

冉冉咚咚的跑过来,拉着高孝珩的手不放,高孝珩哄道:

“冉冉乖,在府中玩,爹爹买糖葫芦来给你吃。”

“不嘛,冉冉要跟着爹爹和四叔去。”

望着紧紧拉着不放的儿子,高孝珩抱起冉冉追了出去。

北郊的北青山下,人头攒动,来逛彩莲节的人摩肩接踵。

郑楚儿走在人流如织的坝埂上,望着碧波万顷的莲花塘,不知道暗处,有阴狠的眼睛,在看着她。

高长恭在熙熙攘攘的河埂上,终于看到了郑楚儿。

突然,几个小厮样的奴仆,挡开了行人,三个男子堵在了郑楚儿面前。

一辆马车不偏不倚的停在郑楚儿面前。

高长恭视线中的郑楚儿,突然消失,马车的顶篷在微微颤动。

“楚儿………”

高长恭大喊一声冲了过去,马车还没有离开,高长恭直接跳到了马车上。

“啊………”

马车里传来惊叫声,却不是郑楚儿的声音。

只见地上,躺着三个男子,郑环郑珏俩人的脚,正踩在俩人身上,郑珏手中的佩剑,还指着另外一个人,那人颤抖的手里,还捏着一支莲蓬。

郑楚儿正在劝着她的两个哥哥。

“二哥,不过是喝醉酒的三个人,他们没有伤我半毫,只是堵着我的路。”

“三哥,不要动手啊。”

高长恭松了一口气,发现被郑珏的剑指着的那个人,竟是唐七。

唐七一见高长恭来了,见到救星似的喊道:

“长恭,救命。”

随即,唐七又对着用剑只着他的郑珏说:

“公子,我和你的妹夫,可是好朋友,注意拿稳剑啊,不要松开………”

唐七的话还没说完,发现剑更抵着他的胸口了。

“三哥,你不要吓着人家。”

郑楚儿一见高长恭突然来到,心里那个甜蜜,赶紧劝郑珏,最后干脆自己把抵在唐七身上的剑抢了过来。

郑环此时才发现,原来是一场误会,松开了踩在脚下的人,护卫似的站在了郑楚儿身后。

“三哥………”

郑楚儿偷偷看了一眼高长恭,把郑珏从唐七身边推开。

爬起来的唐七,一身灰土的站在高长恭面前,心有余悸的说:

“长恭,你这两个小舅子不好惹,以后你多注意点,千万别欺负人家的妹妹。”

郑珏郑环一听,气得张了张嘴,又不知道怎样骂人,只好任唐七胡说八道。

高长恭听了,微微一笑,伸手弹了一下唐七身上的灰,轻轻道:

“只有她欺负我,还差不多。”

唐七听了一身鸡皮疙瘩,这是故意在他面前秀恩爱吗?欺负他没人喜欢?

“给。”

唐七把手中那支莲蓬,递向高长恭。

“你刚刚就是要送她莲蓬,才被踩在脚下的?”

高长恭的声音突然变得冰冷。

“别误会,长恭,我是替你送的,可话还没有说出来,就被她的两个哥哥踹倒在地,不信你问嫂子。

“人呢?嫂子呢?”

唐七突然发现,刚刚还站在他们身旁的郑楚儿,又不见了。

高长恭一看,果然人又不见了。

“真是不懂事,又跑到哪里去了?”

高长恭说罢,马上感觉有两双眼睛,不满的望过来,好似在说:关你屁事?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