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63章 人皮手套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5:06

蒙着面人被丢到船上,当高长恭一把扯下蒙着面人的头罩时,翠柳不由一声惊叫:“是你?”这个人,竟广阳郡公府上的守门护卫,名叫裴弦。小船下船后,京畿府的人,立刻赶过来,他们主要负责采莲节的安全。裴弦被京畿府的人,丢进了一辆封闭状态的囚车,简单的的再次询问了一些情小船靠岸后,京畿府的人,马上赶来,他们负责采莲节的安全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63章 人皮手套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蒙面人被丢到船上,当高长恭一把扯下蒙面人的头罩时,翠柳不由得一声惊呼:“是你?”

这个人,竟是广阳郡公府上的守门护卫,名叫裴弦。

小船靠岸后,京畿府的人,马上赶来,他们负责采莲节的安全。

裴弦被京畿府的人,丢进了一辆封闭的囚车,简单的询问了一些情况后,京畿府的袁都督,讨好的对高长恭说:

“请四公子,和你的朋友,先回去换上干净的衣裳,再来京畿府做一下笔录,那个,如果四公子不愿意到京畿府,我们可派人到公子府上了解情况。”

高长恭点点头,望着一身潮湿的郑楚儿,轻声道:

“快回去换衣裳,这里有我。”

郑楚儿轻轻的点点头,听话道:“嗯,你的也湿了,你也要去换。”

“不要担心我,我会马上去换的。”

郑环和郑珏在一旁听得不住的翻眼瞪人。

郑珏跨前一步,挡住了高长恭,对郑楚儿道:

“妹妹,我的衣服也湿了。”

“哦,三哥也要去换,不能着冷了。”

郑楚儿说着,见郑环眼巴巴的等着,又赶紧说:

“二哥也不能着了凉,你也要换。”

两个哥哥,这才高兴的一笑,“那妹妹快点上马车吧。”

但郑楚儿还未登上马车,突然听到京畿府封闭的囚车内,传来了“砰砰”两声闷响。

袁都督忙命人打开车厢的门,一幕恐怕的景象,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。

只见裴弦的肚子,爆开了两个窟窿,乌血横流,肠子一节一节的飞出肚子,飞溅在车厢里面。

“自爆?”袁都督大惊。

七年前,毒沙掌成员自爆的画面,再次浮现在袁都督的脑海,想不到,七年后,那让人触目惊心的画面,再次出现。

郑楚儿只看了一眼车厢里面,一下子就干呕起来,慌得翠柳,瞪了一眼高长恭,气道:

“怎么能让女郎看这些恶心的东西呢?”

说罢,翠柳忙扶着郑楚儿上了马车。

袁都督也不敢犹豫,匆忙回京畿府上报案情。

高长恭望着郑楚儿乘坐的马车离开后,返身跳上一只小船,再次返回郑楚儿她们出事的区域。

“还有一个双手被匕首戳中的人,没有落网,我们沿岸搜寻。”

“是,公子。”

高伏应着,划着船桨,向事发的区域,沿岸驶去。

采莲节的游人,渐渐散去,可高长恭和高伏,仍然没有发现那个可疑的人。

京畿府也留下一部分人,在水上和岸上,不停的搜寻那个手上有伤的人。

天暗后,高长恭和高伏,失望的靠岸。

此时,京畿府的人,搜寻也转到了城中,因为没有哪个人,会在水下憋气一整日的。

全城在秘密搜捕那个消失了的人。

……………

暮色中的北临郡公府,像一只衰老的野兽,孤独的匍匐在邺都寂静的老街。

府中一座并不宽敞的院落,一个做错事的婢女,被主子罚跪在院中,已经跪了一整日了。

这个十三岁的婢女,名叫小伶,就是北临郡公府,配给元玉玉的贴身奴婢。

北临郡公府,虽然也是一等一的公爵府,但和家产颇丰的广阳郡公府相比,简直不能同日而论。

名下的食邑,被高洋收了一大部分,经过这些年的坐吃山空,爱面子、讲排场,偌大的一个郡公府,已是一个空壳。

元玉玉此时,望着烛光中一切,自己一个嫡女的房间,还不如广阳郡公府一个庶女的房间豪华,不满加懊恼,堵得她的心,一直不顺畅。

一双伤口像死娃娃的嘴一样的手,在飘曳的烛光下,伤口外翻,被水泡得异常惨白。

虽然已内服外用了特制的金创药,但两只被匕首戳伤的手掌,仍然肿胀,无法马上恢复。

“郑楚儿,你敢伤我?”元玉玉的眼里,露出一抹狠毒。

突然,她的院子外,传来了噪杂的人声。

元玉玉慌忙吹熄蜡烛,很快,有人进到了院子里面。

“起来接受问话。”

小伶艰难的爬起来,跪麻木的双脚,差点站立不稳。

北临郡公府的人,被挡在了外面,没人敢进来,小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吓得越发双脚发抖。

京畿府的人,看到她这个样子,瞟了一眼她的手,直接问:

“里面的人,今日出去过没有?”

“回………回官爷,我家女郎,今日一直在府中。”

假装睡着的元玉玉听到这,嘴角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。她让小伶跪在院中后,是跳窗离开的,跪在院中的小伶,当然不知。

“让里面的人,出来问话。”

“这………”

小伶看了一眼漆黑的窗内,有点不敢去叫。

“我家女郎睡下了。”

“什么睡下不睡下的,快叫起来接受检查。”

小伶被大嗓门的京畿府的人,吓了一跳,只好硬着头皮,向里走去。

被接回家来的女郎,刁蛮任性,不好伺候,她睡觉的时候,一般不允许有人打搅。

小伶站在门口,正哆嗦着抬起手,房门,突然自己打开。

元玉玉站在房里面,对外面的人,礼貌的一笑,声音甜美。

“请问你们要检查什么?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”

“我们要找一个双手受了伤的人。”

“哦,是怎么个受伤法?如果我看到了,一定会去京畿府报案的。”

元玉玉说着,伸出两只白皙的手,看了看。

站在一丈开外的京畿府的人,看到露出袖口的,是一双光滑细腻的手掌,没有丝毫伤痕。

想到那个在深水中,能扳翻一只小船的歹徒,也不可能是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孩,便没有走近来仔细查看。

就在元玉玉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却见那个一直不说话的头领,脸色沉沉的,向她走了过来。

元玉玉刚刚静下来的心,猛的又跳到嗓子眼。

这个头领,就是袁都督。

袁都督表情凝重,一步一步的向元玉玉走来。

就在元玉玉准备鱼死网破的时候,袁都督却奇迹般的,从她面前侧身走了过去。

原来袁都督要检查的,是她的房间,还有没有其他人。

当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时,袁都督走出了出来,带着一行人,离开了北临郡公府。

看到京畿府的人,离开了院子,元玉玉的心里,总算舒了一口气。

把小伶赶出门外,元玉玉反手把门反插上。

重新点亮了蜡烛,元玉玉小心的脱下了一双人皮手套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