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64章 抓捕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5:14

再次照亮了蜡烛,元玉玉当心的脱掉了一双人皮手套。阴森森的笑声,从这个刚十七岁的女孩嘴巴里已发出,极其瘆人。“郑楚儿,你会死得很很难看。”四只静脉曲张的手,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下,犹如四只魔鬼的爪子。玻璃窗窗楣,元玉玉看了几眼天色,涂胭脂扑粉,换了了那套紫色阴森森的笑声,从这个刚刚十四岁的女孩嘴中发出,异常瘆人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64章 抓捕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重新点亮了蜡烛,元玉玉小心的脱下了一双人皮手套。

阴森森的笑声,从这个刚刚十四岁的女孩嘴中发出,异常瘆人。

“郑楚儿,你会死得很难看。”

两只曲张的手,在忽明忽暗的烛光下,如同两只魔鬼的爪子。

透过窗楣,元玉玉看了一眼天色,描眉扑粉,换上了那套紫色迷人的罗裙,再披上一件带兜帽的黑色滚边的披风,妩媚万千的在铜镜前转了个圈。

打开窗子,身形一闪,元玉玉已经跳到了外面。

夜色阑珊,各买醉场所,莺歌燕舞,宿醉未解春色潋滟。

元玉玉兜帽压得很低,来到了一家名叫眠春楼的妓院门口,悄悄的躲在暗处。

站了些时间,元玉玉见一个妓院里的大茶壶出来,此乃妓院里,专门为客人和姑娘们端茶倒水的男人。

元玉玉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娇声娇气的叫住了这个人,把这个男人,叫到暗处,似是在询问里面的某个人。

最后,元玉玉送了银子给这个人,这人进去一会,又出来,摇了摇头。

元玉玉失望的离开眠春楼,来到了一个岔路口。

夜色朦胧中,前面走来一个人,稍显胖墩的身材,哼着小曲,一摇三摆,是个穿得花团锦簇的少年,正是唐七。

月色撩人,唐七没有骑马,一个人孤单惆怅,晃晃悠悠的走过来。

元玉玉嘴角勾起一丝冷笑,媚惑的眼神一挑,正要迎上去,却见唐七并未向眠春楼的方向走起,而是转了个弯。

“他要去大将军府?他要去找高长恭?”

元玉玉气得骂了一句:“憨猪。”

唐七哪知道他无缘无故的被人骂?正胡乱的哼哼着,忽然听到黑暗中,有嘤嘤的哭声。

借着酒劲,唐七走过去一看,吓了一跳。

“是你?!”

元玉玉拿掉头上的兜帽,露出了一张冷艳凄迷的小脸,月色下,很是勾魂。

唐七咽了下口水,看到元玉玉那黑幽幽的眼眸,不知为什么,打了个激灵。

“七郎,我………”

唐七一听,浑身一个激灵。

“元女郎,叫得有点过了。”只有他的芬儿叫过他七郎。

元玉玉一听,暗自咬牙,给脸不脸?

“七郎,我现在没有地方待了。”

“你不是回到北临郡公府了吗?那是你真正的家。”唐七抓抓头皮,木呐的说。

憨不死的,你不是应该说:你的家就是我的家吗?元玉玉的脑海里,闪现出唐七家三进三出的大院。

“我没脸待在北临郡公府了,我多想有个自己的家。”

“你一回去,就想分家?这不德道。”

元玉玉多想给唐七一掌,可惜她现在,她的手,受了伤,不能使用毒沙掌了,不然让这个憨憨,尝尝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的滋味。

“七郎………”

元玉玉嗲声嗲气,声音拖得老长,两只眼睛,在夜晚,闪着迷人魂魄的光。

唐七浑身一个寒颤,脚步一趔趄,差点闪着腰。

“元女郎,你的声音像我家那只猫。”

元玉玉一听,有戏,是像猫儿一样温顺惹人怜吗?元玉玉妩媚一笑。

“你家的猫,是只什么样的猫?”

元玉玉说着,撩了下头发,掀开前面的披风,露出了紫色交领下,洁白的颈脖。

等着唐七的眼光,停在她身上,却不想,唐七嘿嘿一笑:

“一只发情的母猫。”

“你………”

此时,元玉玉才发现,她心目中的憨包,一直在逗着她玩。

一掌抬起来,顾不得伤口,元玉玉恶狠狠的向唐七的脸扇去。

虽然不能把唐七打死,但是,扇他几巴掌,还是做得到的。

拍成一个傻子,也轻松容易。

这样,她就能容易的嫁给一个傻子,嫁到唐七家,完成交给她的任务,为以后,接近那个油盐不进的唐邕,迈出第一步。

既然已无法接近高长恭,退而求其次,进入唐邕的家庭,从而探知高洋和朝廷,以及军队的秘密,也不失为一种曲线复国的策略。

黑暗中,两股蓝幽幽的光,好似从元玉玉的眼里喷出,唐七吓得大叫一声:

“妖怪,长恭快来。”

元玉玉一听,慌得停下了手,但马上又发现,这又是唐七的诡计,这个憨包,其实不憨啊。

“没有人来救你,看掌。”

“啪”的一声响,元玉玉受伤的手,被震得钻心的疼。

“啊”的一声,元玉玉一声惨叫,受伤的手掌,被震出了血。

“使不出毒沙掌,你还有什么能耐?”

一声清冷的声音传来,元玉玉大吃一惊,原来唐七的喊声,并不是缓兵之计。

高长恭,真的在这里。

一掌绵里藏针,如万箭穿心,针针直插元玉玉的心脏。

元玉玉惨叫一声,跌倒在地上,嘴角流出了血。

“你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元玉玉道。

“我们恭候你多时了,毒沙掌的成员。”高长恭戏谑道。

元玉玉一听,急辩道:“我不是什么毒沙掌的成员。”

“是吗?”

一把刀不知什么时候,握在了高长恭手中,元玉玉目光惊恐,刀在夜色下寒光一闪,划出了几道诡异的弧。

顿时,元玉玉凄厉的叫声,便划破夜空,两只手上,瞬间鲜血淋漓,人皮手套,被划破,挑在了高长恭的刀尖上。

“这双手,想把楚儿乘的船弄翻,今日就让它筋脉俱断。”

元玉玉疼得在站立不稳,黑夜中,就像披头散发的鬼魅。

一队京畿府的人,从不远处跑来,扭住了趟在地上的元玉玉。

袁都督接过了高长恭刀上的人皮手套,被挑掉在地上的碎皮,也被捡了起来。

“长恭,她真的来找我。”望着被带走的元玉玉,唐七气愤的说。

自从知道元玉玉,是个心机歹毒的女孩后,唐七,已经对她没了兴趣。

今晚,是为了引元玉玉上钩,唐七才出来闲逛,故意引元玉玉出手。

元玉玉,没有抗住刑狱司的酷刑,终于供出了毒沙掌在邺城的人员,还有窝藏的据点。

一场针对毒沙掌的抓捕行动,连夜出击。

毒沙掌的秘密窝点,被捣毁,潜伏在邺城的毒沙掌成员,一夜之间被抓进了京畿府的地下监狱。

但元玉玉还没有来得及供出一个人,就在京畿府的地下监狱里咽了气。

高长恭当然没有想到,元玉玉会这么快的死在了地下监狱里。

因挥出了一掌绵里藏针,高长恭体内剩余的毒素被引发。

“长恭,到我家去。”

唐七看着高长恭呼吸突然急促起来,要扶高长恭就近到他家休息。

“不,去另外一个地方。”

“眠春楼?”

“你?”高长恭真想一脚踢过去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