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65章 解药来了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5:24

“你?”高长恭真想一脚踢过去的。“要去哪个相好的家?”唐七愣头愣脑问。“我家的水月轩,你等我好了,我拾掇你,你想些什么?”高长恭指了指离处的自家别院,唐七这才忆起,高长恭也有一栋房在附近。“长恭,你好好的躺在,我去替你找解药。”进了水月轩,唐“要去哪个相好的家?”唐七愣头愣脑问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65章 解药来了(求收藏 求各种票票)》精选:

“你?”高长恭真想一脚踢过去。

“要去哪个相好的家?”唐七愣头愣脑问。

“我家的水月轩,你等我好了,我收拾你,你想些什么?”

高长恭指了指不远处的自家别院,唐七这才想起,高长恭也有一栋房在附近。

“长恭,你好好躺着,我去替你找解药。”

进了水月轩,唐七说着,就慌着要离开。

“没有解药,水,冷水。”高长恭忙说。

唐七嘿嘿一笑,得意得:“有,我知道有解药。”

唐七说着,马上就消失在水月轩。

没有多长时间,唐七就带着他的小妾芬儿,神神秘秘的出了门。

“七郎,要带妾去哪里?”芬儿小心翼翼的问。

“去一个地方,需要你待一夜。”

唐七说着,把芬儿披风的兜帽拉得遮住了脸,乘着马车快速离开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从采莲节回来后,郑楚儿好像着凉了,吃进去的东西,都吐了出来。

“翠柳,你说他会不会也被冷着?”

翠柳撇撇嘴,“他一个身强力壮的人,女郎你担心些啥?”

“你………我只是问问,不担心。”

翠柳噗嗤笑了一下,望着郑楚儿娇弱的小身体,眼露担忧。

“女郎还是担心担心自己的身子吧。”

翠柳的话音刚落,守在外面的奴婢对里面传话:

“郑女郎,有朋友来看你了。”

郑楚儿一听,慌忙爬起床来,整理衣裙迎了出去。

出门一看,原来是唐七和一个小娘子来了。

郑楚儿把唐七和小娘子迎了进来。

没有多长时间,广阳郡公府的人,便见唐七离开了。

坐在马车上,芬儿头上的兜帽一拿开,一张忧心忡忡的脸,便露了出来,那是郑楚儿焦急的脸。

“唐公子,他到底怎么了?”

“临终前,想见见你。”

“啊,这么严重?”郑楚儿的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“谁伤的他?这辈子我死都要为他报仇。”

“郑女郎别太着急,或许长恭见了你,病情就好了,那个叫什么,哦,回光返照。”

郑楚儿一听,更急了。

“我又不是药引子,怎就见了我就好了?回光返照,一般都不是好事啊。”

唐七望着焦急的郑楚儿,低着头,嘿嘿的笑。郑楚儿越着急,他越高兴。

马车终于停了下来,郑楚儿一掀开车帘,夜光中,水月轩三个字映入眼帘。

这院子不仅和长安明湖边上那栋房屋相像,连名字都一模一样。。

但郑楚儿没有多余的时间想这些,拎着罗裙急忙忙的跑了进去,连身上的披风掉落在地,都没有发现。

后面传来了唐七的大嗓门:“长恭,解药来了。”

郑楚儿咣当一声推开门,看到高长恭像一头狂躁的狮子,在撕扯自己的衣衫,满身都是大汗。

“四郎,你怎么了?”

浑身难受的高长恭,突然见郑楚儿一脸泪痕的出现在他面前。

望着毒发难受的高长恭,郑楚儿一下子扑到爱人的怀中,心疼的低低啜泣。

“你不要担心,我没事………”

高长恭说着,搂紧了怀中的人,浑身滚烫,焦渴的嘴唇微微颤抖,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。

“你不要害怕,我们马上就会举行婚礼的。”

低沉又炽热的声音中,郑楚儿樱桃般的小嘴,被堵了个严严实实,一阵惊悸过后,怀中的人儿便不再挣扎。

扒着门缝偷看的唐七,见此情景,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,轻轻的拉严了门,把一室春光,锁在了里面。

房间里面,马上传来了撞翻东西的声音,如暴风骤雨,席卷一室。

一次又一次的风起云涌,如灼浪排空,滚滚热浪溢出窗外。

春燕呢喃,在爱巢中辗转缠绵,氤氲缱绻,春光无限。

在门外偷听的唐七,最后红着脸走开。

夜空中,星星羞得躲在了夜幕后面。

一阵夜风吹来,唐七冷得抱着双肩。

推开旁边的一扇门,唐七摸黑躺在了地上。

当一夜的巫山云雨消散,崭新的一日来临时,一夜没有睡好的唐七醒来,从外面射进的阳光,照亮了房间。

唐七一看,气得一脚踹到旁边的软榻上。

昨夜白白的在地上睡了一夜,原来这个房里,有一张足够人睡的软榻,昨夜暗黑,唐七竟没有发现。

被又冷又硬的地,睡疼了身体的唐七,来到了旁边的门前。

唐七把耳朵贴到门上听了听,里面没有任何动静,唐七才敲响了门。

“咳咳,天亮了。”

见里面仍然没有动静,唐七只好又转身回去。

躺在软榻上,不想,一夜没有睡好的唐七,一躺下去,马上就呼噜呼噜的打起了鼾。

当唐七再次醒过来时,发现几近午时。

“咳咳,长恭,午时了。”

见没有人回应,唐七又喊道:

“长恭,我的芬儿还在广阳郡公府呢。”

唐七担心他的芬儿,如果被发现不是郑楚儿,被人逼问,会吓着她的,他的芬儿胆小。

“长恭,长………”

“进来。”

一向清冷的声音,今日有点温柔。

唐七的脸上,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,推开了门。

“起来了,长恭?”

唐七得到了一个莫名的眼神,只好闭上了嘴,定定的站着。

高长恭虽然起来了,但衣衫还散披着,正低头替郑楚儿整理穿好的衣裙。

郑楚儿一直低着头,红着小脸,任高长恭在她面前笨手笨脚的弄着。

最后,郑楚儿又伺候着高长恭,穿上了她亲自绣的那件锦袍,这是她昨夜带来的。

“披着披风,外面凉。”

高长恭把那件带兜帽的披风,轻轻的披在郑楚儿的身上。

看着俩人腻歪的样子,唐七竟有点羡慕,他和芬儿都有儿子了,都没有这么粘糊过。

唐七决定,明日早上,也替他的芬儿穿穿衣裳。

“该走了,长恭。”

高长恭看了唐七一眼,红色消退的双眸,难掩满眼的春色,人虽看着有些许疲惫,却神色悦愉。

坐上马车,高长恭一路都轻轻的握着郑楚儿的小手。

高长恭看了一眼唐七,唐七马上领会,钻出了车厢,和马车夫挤在了一块。

见唐七自觉的出去,高长恭把郑楚儿拉进了怀中,附在耳边低声安慰。

“不怕啊,我会请二叔,尽快安排我们的婚礼的。”

这句话,昨夜都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,真会哄人。

郑楚儿把羞红的小脸,深深的埋进高长恭温暖的怀中,都不好意思看一眼那双温情无限的眼睛了。

重活二世,郑楚儿愿意抛开一切,不再为世俗的眼光束缚。

以后,郑楚儿只想紧紧拉着自己夫君的手,和他并肩屹立,面对那些暗藏的杀机。

当然,也要讨还前世那些欠他们的债。

郑楚儿在高长恭的怀中温顺的闭上了眼睛,任那双修长的手指,温柔的抚摸着她。

而此时,广阳郡公府内,翠柳急得不停在心里抱怨高长恭。

“都午时了,还不把人送来?”

“翠柳姊姊,两位郑公子来看女郎了。”小娟突然来报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