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66章 眼线(求收藏 求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5:32

“翠柳姊姊,两位郑公子可以看出女郎了。”小琴突然来报。“啊?”翠柳惊得叫出声来,看了几眼芬儿,芬儿惊得睁着一双大眼睛,不明白该怎么办?“妹妹,我们可以看出你了。”郑珏的声音,远远超过的传来。翠柳这头冲了回去,档住了南院的门。“翠柳,你这是怎么了?我和二“啊?”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66章 眼线(求收藏 求票票)》精选:

“翠柳姊姊,两位郑公子来看女郎了。”小娟突然来报。

“啊?”

翠柳惊得叫出声来,看了一眼芬儿,芬儿惊得睁着一双大眼睛,不知道该怎么办?

“妹妹,我们来看你了。”

郑珏的声音,远远的传来。

翠柳一头冲了出去,挡住了南院的门。

“翠柳,你这是怎么了?我和二哥来看妹妹,你挡着不让我们进?”郑珏不高兴的说。

“翠柳,你慌慌张张的干什么?”郑环奇怪的问。

“那个………女郎还躺在床上呢。”翠柳灵机一动。

“这………”

这个借口,就是再亲的哥哥,也要回避。

不想,郑环郑珏一听,急着就要往里面闯。

“现在还睡着,是不是生病了?妹妹,妹妹。”

一向冷静的郑珏,急得丢掉清高,扯着嗓子,对着里面喊。

“我们在外间,只听听妹妹的声音,问问她是不是生病了,就走。”郑环毕竟大郑珏两岁,虽急,但说话仍然温雅从容。

这一下,翠柳彻底没了办法,但撑在门楣上的两只手,仍然不放,一放进去就露馅了。

“翠柳,你什么意思,不准我们看妹妹?”郑环蹙起了眉。

“妹妹,妹妹………”郑珏不喊答应誓不罢休。

快要走到南院的郑楚儿,听到郑珏的喊声,心里咯噔了一下,脚步微滞。

和唐七并肩走在郑楚儿身边的高长恭,见郑楚儿的兜帽,只遮到鼻子上,忙看向唐七。

唐七不知道高长恭什么意思,看了一眼陪同他们的仲孙伯,对高长恭道:

“长恭,广阳郡公府真宽敞啊。”

“嗯,宽敞不挡风,注意你娘子被风吹着凉,听说刚生了孩子不久的娘子,一般是不能吹风的。”

唐七摸着脑袋想了一下,恍然大悟,知道高长恭让他做什么。

刚想伸手帮郑楚儿拉低兜帽,又吓得停下了手,眼神告诉高长恭:我不敢拉。

谁让你拉了,你不会告诉一声让她自己拉?

高长恭有点担心,那俩个哥哥,看到露出嘴巴的郑楚儿,会不会被认出来?

“两位郎君,女郎一夜做噩梦,天亮以后才睡着,你们非要把她喊醒。”

翠柳的声音传来,郑楚儿悬着的心,又七上八下的。

好在,马上又听到郑环说:“这样啊,那我们下午再来看她。”

郑环郑珏一转身,就看到了高长恭他们。

介于高长恭昨日水下勇救妹妹,唐七又被误会,被踩在脚下,郑环郑珏哥两个,这次见了高长恭和唐七,倒是礼貌的拱拱手。

高长恭跨前一步挡住了郑楚儿,彬彬有礼的还了礼。

郑珏望着高长恭心里暗道:你们进得去吗?

但郑环和郑珏,俩人谁也没有告诉高长恭,翠柳不准任何人进去,只等看高长恭吃闭门羹。

可是,当郑环郑珏再次转头时,看到高长恭一行人,竟然进去了?

南院的大门口,只留下仲孙伯摸着额下的胡须,眼中露出有点奇怪的神色。

郑环郑珏俩人一愣,急忙冲进了南院,那个披着带兜帽披风的小娘子,站在唐七的身边,让郑环突然生疑。

“这位小女子,在房里还遮着脸?”

郑环说罢,手一扬,掀起的风,把戴在芬儿头上的兜帽掀开,露出了芬儿惊慌的面容。

“郑环,这是我娘子。”

唐七说罢,挡在了芬儿面前,平时玩世不恭的脸上,竟露出了一丝怒容。

郑环心里啊了一声,连忙拱手低头,对着唐七道:

“对不起,是我失礼了。”

高长恭看着郑环慌忙道歉的样子,嘴角露出了浅浅的一笑。

“二哥,你们来了?”

郑楚儿出现在卧房门口,郑环看着自己的妹妹,今日竟破天荒的穿了条红霞般的罗裙,两颊宛如桃花,喜庆又娇羞,像个新嫁娘一样。

郑楚儿这身打扮,让所有的人,都眼前一亮,又有点疑惑。

看到郑楚儿好好的,郑环郑珏俩人悬着的心,这才放下来。

但郑珏马上又对着高长恭和唐七道:

“你们俩人,怎么随便进女儿家的房间?”

高长恭还没有张口,只听郑楚儿急急娇嗔道:

“二哥,是我请他们来的。”

郑环一听,脸上堆起的怒色,瞬间消失,转头对着郑楚儿,温和的笑道:

“妹妹请来的朋友,那自当别论。”

“咳咳。”

翠柳咳了一声,没见过在妹妹面前这么讨好的。

“既然楚儿一切安好,我们就告退了。”

高长恭默默的看了一眼郑楚儿,转身向两位小舅子辞别。

“那就慢走,不送了。”郑珏忙说。

郑珏说着,想到自己也是男子,在妹妹的房间待长不好,遂关切的问:

“妹妹今日可觉哪里不舒服?”

“都好好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“那妹妹好好养着,哥哥们走了,你想睡就只管睡,睡到哪个时辰都行。”

“翠柳,好好伺候我妹妹。”

哥俩个婆婆妈妈的交代一番,这才离开了南院。

出了南院门,俩人看到高长恭三人,被仲孙伯带着向门外走去,俩人也出了广阳郡公府。

没有人发觉,在广阳郡公府的假山后面,一个人影站在一棵杨柳树下,双眼阴霾的看着高长恭离开。

此人外表俊秀,一袭墨蓝色的长衫,更衬得他的双眼暗如深潭,这个人就是元一珉。

他的父亲在临终前,由元叔公转达要求娶郑楚儿的话,随着元叔公的身败名裂,直至死亡,已没有人再相信元叔公的话。

元玉玉的身世被揭露,更让元叔公的话,成为彻彻底底的谎话。

那日,高长恭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把一支钗子,亲自插到郑楚儿头上,向世人宣誓了郑楚儿,就是在山洞为他解毒的人,这一切的一切,让元一珉的心,一直无法释怀。

让柳三强暴郑楚儿的事,就是元一珉,向元玉玉告知了郑楚儿的行踪的。因为,在郑楚儿住的南院,有着他的眼线。

郑楚儿第二日以身试险,由两个哥哥暗中保护着,再次到了采莲节,想把柳三的同党引出来,这隐秘的事,也是眼线告诉了元一珉,元一珉又告诉元玉玉的,并叫元玉玉让人遮挡了郑环郑珏的视线。

但元一珉不知道,元玉玉,昨夜已经被抓捕归案。

“谁?”

元一珉正回想着,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,让他一惊。转过身去,来人是却是小娟。

“公子。”

“嗯。”元一珉答应一声,伸手摸向小娟嫩滑的小脸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