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69章 太子的婚宴(求收藏求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5:55

前生,有的人,在太子大婚之日那日,就给父亲下不来台,而兄长,被人下了药,差点儿遭来杀身之祸之祸。这一切,郑楚儿迄今记忆犹新。太子大婚之日这日,翠柳精心为郑楚儿梳了一个飞天髻,一身桃花色的罗裙,袖口,裙摆,挑绣着朵朵莲花。“妹妹,准备好好了没?马车了准备好好了。这一切,郑楚儿至今记忆犹新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69章 太子的婚宴(求收藏求票票)》精选:

前世,有的人,在太子大婚那日,就给父亲难堪,而兄长,被人下了药,差点惹来杀身之祸。

这一切,郑楚儿至今记忆犹新。

太子大婚这日,翠柳精心为郑楚儿梳了一个飞天髻,一身桃花色的罗裙,袖口,裙摆,挑绣着朵朵莲花。

“妹妹,准备好了没?马车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郑珏和郑环,来到了南院接郑楚儿。

俩人本来就生得眉清目秀,今日都穿着一身暗花水蓝色的锦袍,碧玉素冠,更秀气逼人。

“看什么,妹妹?”

“我们还不是为了不给你丢脸,才收拾一番的。”

郑楚儿对着两个哥哥,笑着做了个鬼脸,算接受两个哥哥的好意。

翠柳奔出来,替郑楚儿披上了绛紫色的狐狸毛披风。

“今日天凉,加件披风。”

郑环哥俩,很满意翠柳的细心,俩人丛拥着郑楚儿,乘着马车,来到了东止门。

东止门外,来参加太子大婚的宾客人山人海,可所有的人都进去后,郑楚儿都不见自己的父母,和大哥的影子。

“二哥,父亲和母亲,还有大哥,他们都不来了吗?”

郑楚儿眼巴巴的望着通往皇宫的朱雀大街,人越来越少,急得嘟起了嘴。

“妹妹,别担心,他们会来的。”

一辆马车,从西直门那边,急急的驶来,在他们面前不远处停下,郑楚儿一喜,迎了上去。

下来的,却是一袭墨蓝暗花锦袍的高孝珩。

“四弟让我先带你们进去。”

高孝珩说的彬彬有礼,没有一点王的架子,且好像是从西止门,一路沿皇宫外墙,寻找到东止门这边的。

此前郑环郑珏,也对这个抱着孩子,焦急的寻找自己妹妹的广宁王,颇有好感,看了眼前面的朱雀大街,兄妹三人,只好跟着高孝珩进了皇宫。

进得宫来,才知太子的大婚盛典,都已经结束了,高孝珩直接把他们带到了用餐的大殿。

他们一行人,一进的大殿,马上就吸引了许多目光看过来,三个风华灼灼的少年才俊,一个娇美矜贵的美目少女,瞬间让大殿里多少花团锦簇黯淡。

郑楚儿每走一步,裙子下摆的莲花,如次第开放一般,真真的步步生莲。

在众人的眼光中,高孝珩引着他们,来到了食案前。

郑楚儿坐下后,才惊觉他们三人,坐在了那某些人的旁边。

按大齐皇室的官职,郑楚儿知道,闲散在家的父亲,是不可能坐在一众勋贵中间的,这是把他们一家,按皇亲排座了。

斜对面,一双眼睛,刺辣辣的看向郑楚儿,那就是平原王段韶身边的段涵。

段涵挑衅地扬起嘴角,眼眸却是冷冷的。

郑楚儿四下望了望,不见高长恭在哪里,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。

“哼,她凭什么和我们坐在这里?”

耳边传来了段涵尖酸的声音,虽然很低,但足够附近的人听到。

郑楚儿一抬头,便对上了段涵嘲讽的眼神。

在太子的婚宴上,她竟不知检点,恬不知耻的醋意大发?郑楚儿简直服了段涵。

郑楚儿冷冷的目光瞟过段涵,瞟过一众正襟危坐的勋贵们,就好像段涵不存在一样。

“你………”

段涵气得说不出话来,她今日,可是穿着段昭仪亲赏给她的水貂绒镶边襦裙,为此,她披风都留在马车上,没有披在身上遮住这身华贵的衣服。

而郑楚儿,竟连看都不看一眼她的衣裳。

“那边太阳刺眼,你可来坐在这里。”

就在郑楚儿气愤自己,怎么会遇到段涵这号人时,耳畔传来高孝珩的声音。

高孝珩说着,已经站了起来,来到郑楚儿的身后,段涵的视线被挡住,郑楚儿起身和高孝珩换了座位。

避开了段涵,郑楚儿感激的对高孝珩一笑,两世,这个二哥,会在她难堪或者不自在的时候,及时的为她解围。

若不是高孝珩,已经娶妻生子,不然,郑环郑珏俩人,都要以为高孝珩喜欢自己的妹妹了,他们两个哥哥想不到的事,人家广宁王想到了。

“妹妹,要不要再和三哥换一下座位?”

郑珏不想让高孝珩抢了头功,笑着问郑楚儿。

“再换就让妹妹对着殿门口了,今日天阴,风大。”

郑环严肃的看了一眼郑珏说,郑珏这才发觉自己考虑不周全。

婚宴就要开始了,父母和大哥还不来,郑楚儿想到自己的父亲,向来不爱和高氏王朝亲近,今日,难道不来了?这会惹怒皇帝的。

就在郑楚儿心里焦急的时候,一个粉雕玉琢的小脑袋,突然从她后面钻了出来,亮晶晶的眼睛,笑眯眯的望着她。

高孝珩一见,忙笑着拍拍手,“冉冉,来爹爹抱。”

一身红梅花锦缎小襦裙的冉冉,像一团娇艳的梅花,开在郑楚儿眼前,调皮的对着郑楚儿一笑,两个小酒窝一现,像盛着蜜一样。

“冉冉叫………”

高孝珩刚想说叫四婶,又突然想到自己的四弟,还没举行大婚。

“姊姊。”

冉冉甜甜的小嘴一张,姊姊便叫出了口。

在旁边的四个人都一愣,随即都笑了起来。

姊姊,在大齐,既可叫大自己的同辈,也可叫像母亲一样的长辈。

“给你吃糖。”

冉冉掏出一块饴糖,伸着小手,就递到了郑楚儿嘴边。

“冉冉吃。”

郑楚儿望着面前这个可爱的软糯团子,看了一眼高孝珩,父子俩人长的还真相像。

高孝珩一笑,拉过冉冉。

“别把姊姊的衣裳弄脏了。”

冉冉一下子从高孝珩的怀中挣脱出来,指着不远处,嫩声说:

“母亲让爹爹过去。”

冉冉的话一出口,郑楚儿马上想到,今日这个日子,广宁王妃,也是要出席的。

郑楚儿顺着冉冉指的方向望去,没有看到广宁王妃。一人一食案,整齐的排着座位,和他们一排的座位,被遮挡了。

但前后几排,郑楚儿看到了许多熟人。

高长恭的大哥高孝瑜、三哥高孝琬都在四周。

他们这一排,首座的第一个食案前,坐着的是尚书右仆射杨愔,杨愔不仅是朝廷重臣,同时也是高家的姻亲。

杨愔的两任妻子,都是高家的女儿,第一任妻子,是高祖皇帝高欢的庶女,现在的妻子,是当今皇帝的亲同胞姊姊,孝静帝曾经的皇后,孝静帝死后,被高洋又嫁给了杨愔。

和他们坐得较近的,还有国子博士魏收,国子祭酒邢子才,都是些声名显赫的人物。

坐得最近的,是郑述祖。

郑楚儿正要起身去拜见郑述祖,突然婚宴大殿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大齐皇帝高洋,还有他的皇后,盛装来到了大殿。

高洋的目光,马上落在了郑楚儿身边空着的几个食案上,一抹怒色,浮现在高洋眼里。

有善于观察的人,看到这,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