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望兰陵

第70章 不会让你孤独(求收藏 求票票)

发表时间:2021-10-14 18:46:03

有擅于仔细观察的人,看见这,露着了幸灾乐祸的笑。郑楚儿的父母和大哥,也没会出现在太子的婚宴上,惹恼皇帝了。有的人,就为郑楚儿的父亲,为他们一家的命运忧虑,惹着这位皇帝,少则,投进监狱,吃尽苦头苦头,多则,寻个借口,一刀砍头。斜对面的段涵,自然而然看见了郑楚儿的父母和大哥,没有出现在太子的婚宴上,惹怒皇帝了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望兰陵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70章 不会让你孤独(求收藏 求票票)》精选:

有善于观察的人,看到这,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。

郑楚儿的父母和大哥,没有出现在太子的婚宴上,惹怒皇帝了。

有的人,开始为郑楚儿的父亲,为他们一家的命运担忧,惹着这位皇帝,少则,投进监狱,吃尽苦头,多则,寻个借口,一刀砍头。

斜对面的段涵,自然看到了皇帝脸上的怒色,就差点没有笑出声来了,她仿佛看到了郑楚儿的父亲,被绑缚刑场,凄惨问斩的画面。

而郑楚儿作为罪臣之女,存活下来,也很难嫁入高家了,即使进了高家,最多也只是个抬不起头来的妾室,任人踩踏。

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脸色不好的皇帝,并没有为难郑楚儿兄妹三人,李皇后,甚至对着郑楚儿,投去了含笑的一瞥。

郑楚儿为此,款款起身,还了礼。

小糯米团子冉冉,扑进高孝珩的怀里,露出一只眼睛,偷偷的看着走过去的帝后。

太子和太子妃,估计是举行大典时,累垮了,在自己的寝宫用膳,没有出现在婚宴大殿。

但除了郑楚儿父母和兄长外,还有一个人非常重要的人,没有来到宴席上,那个人,就是当今皇太后——娄昭君。

娄太后没有出席太子的婚宴,恐怕这才是皇帝面露愠色的关键吧?郑楚儿想。

帝后在上首坐定后,接受了人们的拜见。

所有人都看到高洋的脸上,始终隐含着淡淡的怒色。

“开席——”

等了一会,高洋身边的黄门,终是拉开嗓门,喊出了开席的话。

但黄门内侍的话音未落,大殿门口,就匆匆进来一行人。

走在最前面男子,美髯轻飘,目如星辉,一步一履,极尽儒雅。

儒雅男子的右边,是一个秀美端慧的夫人,一身雅洁的翠柳裙,掩盖不住她与生俱来的典雅华贵,这两个人,就是郑楚儿的父母。

来自荥阳郑氏的郑孝行,和出自太原王氏的王令瑜,俩人都是令人敬佩谦谦君子。

男的儒雅明俊,女的端庄优美,真像一对神仙眷侣。

紧跟在他们身后的,是一个剑眉星目的青年,朝气勃然,俊朗的英姿,不输在坐的那些王公贵族,此英气逼人的男儿,就是郑楚儿的大哥郑珂。

见这一家三口,后来还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,一个声音,不合适宜的响起:

“这么晚来,还得意洋洋,藐视陛下………”

此人的话,还没有说完,许多人就吓得脸变了色,这是在故意挑起陛下的不满。

但这个人的话还没有说完,一个清冷的声音,便从后面响起。

“陈群,侯莫陈群,你是在说本公子来迟了吗?”

众人寻声望去,只见一袭祥云瑞鸟锦袍,华光璀璨。

这一身净白又矜贵的气派,更衬得那俊美无双的容颜,如谪仙下凡一般。

坐在段涵身后的侯莫陈群,看到来人,脸色一僵,急忙道:

“小人怎敢说四公子,小人………小人是说………”

高长恭冷傲的目光,不屑的看向蜷缩在段涵背后的人,侯莫陈群的话,就吓得咽了回去。

而更多的人,是对郑孝行夫妇,投去敬佩的目光。

这对不畏强权,不惧龙威,不顾当今陛下的挽留,甘愿离开繁华的帝都,回到荥阳深居简出的夫妇,整个大齐,还能找得出第二对?

许多人对走在他们身后的长子郑珂,也不住的点头,父母不凡,子女也出彩。

侯莫陈群,倒像个被人嫌弃的乌龟,躲在段家人身后,不敢再露出头来。

有的人,从高长恭叫侯莫陈群为陈群的话中,想到了这个侯莫陈群改名换姓的事,很是不屑。

侯莫陈群的先祖,在孝文帝时代,已经遵从孝文帝的旨意,改为汉姓。

但高洋称帝以后,为了迎合高洋及其他鲜卑权贵,又把陈姓,改为鲜卑姓侯莫陈,真是一条迎合人的狗,有看不起侯莫陈群的人,心里嗤骂。

郑楚儿心里有点奇怪,按侯莫陈群的官职,一个宫廷禁卫军的都督,还轮不到他坐在宴席上,何况,今日人多眼杂,不正是需要他们这些人加强守卫吗?

前世,这个侯莫陈群,没有在太子的婚宴上出现,这一世,有的人和事,改变了。

见自己的父母兄长赶来,郑楚儿放下心来,脸上露出了欢喜。

“父亲,母亲,大哥,你们来了?我还以为………”

“我们怎么会不来呢,这是你未来叔伯家的长子大婚,作为亲家,怎能缺席?”

父亲说着,在郑楚儿旁边的食案旁坐下。

听了父亲的话,郑楚儿鼻子一酸,眼睛差点要流出泪来。父亲为了她,再次来到了他不喜欢的邺城。

“就是,为了妹妹你,我们一家人都会来的,不会让你孤单。”一向冷峻的郑珂,也笑着对郑楚儿说。

作为母亲,王令瑜则是坐在郑楚儿的另一边,紧紧的握住了郑楚儿的手。

郑楚儿多想扑进母亲的怀里,抱抱母亲,可人多着呢。

偷偷看了一眼在站在旁边的人,看着他穿着她亲绣的锦袍,在那含笑的目光中,郑楚儿羞赧的低下了头。

见高长恭回来,高孝珩对着郑楚儿的父母,行了个晚辈礼,拉着冉冉离开。

高长恭也和高孝珩一样,行了晚辈礼后,退了下去。

高孝珩和高长恭两兄弟的举动,引得四面的人,羡慕的看向这里。

因为以高家的权势和地位,在座的人,不管男女老少,都应该向高家的人行跪拜礼才对。

段涵看到这个情景,越发的气恼。

“两个表兄,怎么会向汉人行礼?”段涵转头对着她的父亲段韶说。

段涵的母亲元渠姨,即便在这样大齐皇室喜庆的日子,都不敢从娄太后宫中踏出一步,怕高洋杀了她。

段涵只有向他的父亲发泄不满,不想,段韶一听,怒道:

“闭嘴!郑老先生,岂是你能评论的?”

段韶,虽为贵为平原王,倒也是一个忠厚实诚的武将,虽为鲜卑人,对汉族文臣,只要不是祖珽那样的人,都不会另眼看待,何况,高孝行,是他敬佩的人。

段涵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,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斥责她,气得眼泪都要掉下来。

宴席终是在推杯换盏中热闹了起来。

坐在一众兄弟中间的高长恭,举杯遥望唐邕,对着他从小叫到大的唐邕,轻唤了一声唐叔,眼光所望之处,高长恭看到了他日后并肩作战的搭档。

那是两个名震天下的战将。

望兰陵
望兰陵
世人都明白,天下第一美男高长恭,是个清心寡欲的怪胚子,刘家个个妻妾成群结队,他独个诧异风情。殊不知道,一夕大婚,把郑楚儿宠得讨饶。敢窥觑你的小人,送进大牢,敢对你不敬的元老,踹踹飞,乱贼、家仇,连同为夫人报了,如何?只要你你乖乖的做我的兰陵王妃。难道,陛下派人送来的鸩毒,是假的?还是,这里是阴曹地府的另一个家?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