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你比夜色更薄凉

第9章 撞车

发表时间:2021-02-23 12:56:49

我不想死!几道非常大的急刹车声响,引发爆炸在我的耳际。但,下一刻,预料中的剧痛并没有来临。意识恍惚间中,我看见了一辆深青色的迈巴赫停到距距我将近半米的位置。嘭!车门敝开了。但,下一刻,预想中的剧痛并未到来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你比夜色更薄凉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9章 撞车》精选:

我不想死!

一道巨大的急刹车声响,爆炸在我的耳际。

但,下一刻,预想中的剧痛并未到来。

意识恍惚中,我看见一辆深青色的迈巴赫停到距距我不到半米的位置。

嘭!

车门敞开了。

一个长得足以令人惊羡的男子走下来,身材欣长,我总觉的,仿佛在哪儿见到过。

我全身的骨头都在疼,发丝黏乱在面上,裤子湿濡一片。

我想,那应当是血。

我的模样,肯定非常狼狈。

而我却张开嘴,笑了,笑的极惨,“救,救我!”

男人凝视着我,风吹过他的碎发,眼神中带着一股蚀入骨髓的冷。

“求求你,救我。”我的身心在多日打击跟搓磨下,终究支撑不住,直至我在也撑不住,我的头冲着地下磕去,有条硬实手臂及时的拦住了我,我的头落入了个全身冰寒坚硬的怀抱中。

我乃至没来的及想,这人如果个坏人该如何是好?

随即,我便失去了意识。

……

待我再次睁开眼睛前,我首先嗅到了一股香烟的味道。

我一向非常讨厌烟味儿,可这次却仿佛没那么敏感,反而还有点享受。

然后,呀的一声,我一个使劲,惊喊着从大床上坐起。

我还未有来的及搞清楚自己是在哪儿,眼神便对上了一对幽黑的寒眸。

即便许多年后,我仍然记的他盯着我的视线。

爱,疼,气,怒。

眼眸的主人显而易见没心识我会突然醒过来,视线被我的举止惊了下,下一刻他的眼中即恢复清寒一片,仿佛方才里边掠过得心绪都是我的幻觉。

我垂头一瞧,发觉我身上原本的衣物没了,倒是罩了件男人的白衬衣。

两腿间那熟悉的异样,异常清晰。

我的手掌从薄被里偷偷的探向内裤。

天呐!

底裤里仿佛已被放上了那个!

男人盯着我盯着身上的衣裳跟面色,似是瞧的出了我的困窘,“衣裳是整理房间的阿姨昨夜替你换的。”嗓音清寒而富有质感。

获悉是打扫的阿姨替我换的,我安下点心。

我虽不是啥少女,但这类私密的事,即便史骏也未为我做过。

如每回月经一般,我的手掌习惯性的摁着腹部,受惊受凉又在马路上狂奔,疼得我额头上直冒汗。

男人盯着我的举止,从桌上端起一个蓝白的象牙杯子,“阿姨清早走时,说你今天可能用得到。”

暖宫红糖茶,那温暖的味道,带着热乎气一刹那钻进我的肺腑。

这时全无疑问这东西最可以舒缓我的痛楚。

“谢谢。”

我小口小口的吸着。

氛围一刹那变的安谧下来,空间里只可以听见我喝东西的声响。

我一边喝着暖宫茶,一边意识慢慢回笼,渐渐地,眼前这个男人的脸,跟我记忆中某个陌生男子的脸,重合了起来。

“是你?”

是他?那个送给我们祭品又给我们搭车避雨的男人?

对了,我的包包还在他的车上,他还没还给我。

“是你。”

他用同样两个字回复我,却用的是肯定的语气。

我一时竟无言可对。

几分钟后。

“昨日追你的人是疯人院的工作人员吧?不过我瞧你倒要是非常正常的模样,他们为何抓你?”男子打破沉寂,目光幽沉。

暖宫红糖茶一刹那哽在我的嗓子间,露水相逢,多说无益,历经了这样多,我如今非常再难轻信于人。

何况,这人捡到了我的包包,却一直没有归还,截止目前,他连提都没提。

眼下,我顾命要紧,其它暂时不考虑。身份证、银行卡什么的我都补办了,以后回史家要回来就行,那个包包,就当送给她了。

因此,关于包包的事,只要他不提,那我就不提。

“先生,感谢你的帮助,请问我的衣裳……”

我觉得我该走了,即使我没啥地方可去。

男人的视线一刹那有点冷,“破的不像样子,早被我扔啦。”

我垂头盯着身上的男子衬衣,虽然快到腿弯,并不暴露,可我也不可以如此走在大街上。

对了,现在的我,还可以找安岑,脑中灵光乍现,有了可以倚靠的人,心中仿佛一刹那间便有了着落,不必再半空中飘荡了。

“先生,这儿还是江都么?”我开口向男子讯问着。

男子点了下头。

一听仍是在沪都,那就更好。

“先生,你可以将手机借下我么?”我的心绪有点激动,动作有点大,乃至扯到胳臂上的伤,一时非常疼。

男子蹙眉盯着我,没讲话。

“我想给我妹通个话,要她过来接下我。”我解释道。

男子至此才从裤兜中摸出了手机递与我。

一接到手机,我紧忙摁下安岑的手机号码,不到片刻那里便传来了女孩儿有点冷淡的声响。

“谁呀?”

我一怔,记忆中安岑总是非常非常讨喜,非常懂事的模样,不过当初我并没留心到这些与我记忆中有偏差的细节。

“小岑,我是吴岚。”我十分激动的说道。

“啊?你是我姐?”

那里缄默了片刻,安岑的口吻听起来貌似很惊讶的样子,声响有点尖利。

“是我,小岑,你如今可不可以跟老师先告假,过来接下我,我遇见点麻烦。”

“噢,对了,小岑,再带几套衣裳跟鞋子过来。”

“还有其它的么?姐?”

我思考了下,“就是还有不要对旁人讲,特别是史骏他们一家,一定要记住,千万不可以说。”

“可以,姐,那你如今在啥地方?我这便过去!”小岑应允的非常爽快,按理听见我说不要跟史骏说势必会问一问,是不是两人吵架了,抑或是发生啥事啦。

可安岑却非常平淡,一点也未觉察到意外,为何我会那么说,当初的我压根就顾不得这些细枝末节了。

我眼神吐露着疑问盯着立在大床头的男子,。

男人把手伸出,自我的掌中取过电话,口吻清寒,“樱山苑,B606栋。”讲完便径直扣掉了电话。

听见这儿是樱山苑,我有点诧异,樱山苑我听史骏提过,是江都最著名也最神秘顶级豪华住宅区,并且这儿不是有钱便可以买的,住这儿的人非富即贵。

房中一刹那安谧下,我坐在大床上,男子站立在大床边,我们的视线再也未有交集。

直至房间里传来了门铃的声响。

你比夜色更薄凉
你比夜色更薄凉
人人都笑我,瞧不起我,惟独他可伶我。 所以他,我又再次我相信了爱情,可他让我过上最奢侈的的生活,后转身就跟白月光大秀恩爱有加。 我生下他的孩子,却从此骨肉,永远不会再相见。老公的父亲是一间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,身家过亿,家境殷实。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