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总裁情锁小娇妻

第25章 鞋底的疑云

发表时间:2021-02-23 22:04:35

皇甫冀铁青着脸进了门。跨过欧炎,直接走到包着纱布穿着男式T恤衫的小鱼面前,脸色又沙哑了几分,冷冷的睨了欧炎几眼。“怎么弄的?”“额,不当心从楼梯上摔下去了……”越过欧炎,直接走到包着纱布穿着男式T恤衫的小鱼面前,脸色又低沉了几分,冷冷的睨了欧炎一眼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总裁情锁小娇妻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25章 鞋底的疑云》精选:

皇甫冀阴沉着脸进了门。

越过欧炎,直接走到包着纱布穿着男式T恤衫的小鱼面前,脸色又低沉了几分,冷冷的睨了欧炎一眼。

“怎么弄的?”

“额,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了……”

“于小鱼你敢不敢再笨点?”

“……”

于小鱼眨眨眼睛,怎么有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嘛,都已经受伤了还要被骂笨……抽抽鼻子,委屈巴拉的小模样,像极了撒娇的宠物猫。

皇甫冀弯腰伸手将她抱起,娇小的身子一下落在宽阔的臂膀间,头也被他固定在自己的肩上。

冷冷冲着欧炎吐出两个字,“衣服。”

“钟点工阿姨换的。”欧炎摊摊手,真是一个霸道的男人,说他和小鱼之间没有猫腻,打死谁欧炎都不会相信,淡薄的唇忍不住轻轻上扬,表哥追女孩子的方式太特别,看来小鱼还是没有感觉到嘛……

越来越有意思了。

皇甫冀的脸色略微缓和了一下。

“伤势怎么样?”

“没什么大碍,好在她摔下来的时候双臂护住了头,只是轻微脑震荡,身上多处摔伤,没有骨折,上了药,静养两天就没事了。”欧炎一边说着一边收拾给于小鱼的药,他肯定表哥是绝对不会让他的女人住在其他男人的家里。

禹良接过药。

小鱼才看见,禹良和邹北也跟着一起来了。

皇甫冀迈开长腿,禹良开门,三人鱼贯而出。

刚要发动车子。

欧炎拎着一双鞋子,轻轻的敲了敲车窗。

邹北放下车窗。

“这双鞋子很特别还是留着吧。”欧炎轻笑,眸光中意味深长。

皇甫冀点点头,邹北接过鞋子,看了一眼,脸色微变,但大家都默契的没有说话。

博名雅居。

皇甫冀抱着于小鱼下车,却发现怀里的小人儿已经睡着了,真是猪一样的人,动作却轻柔了许多。

目光落在邹北手里的鞋子上,点点头。

邹北会意,坐上车子离开。

十九楼。

于小鱼舒服的睡在床上,被一阵浓郁的香气饶醒,用力的吸了吸鼻子,双睫颤了颤睁开眼,好香!

咕噜,咕噜。

五脏庙开始叫,舔舔唇。

想要下床,“痛,痛,痛……”胳膊碰到床铺,腿拉扯了一下,连呼几声。

“笨死你算了!”一个冷冽的声音响起,于小鱼抬起含泪的眸子,她家皇甫大人正站在卧室的门口,手里端着一碗面。

小鱼眼睛一亮,一时间忘记了疼痛,竟然有人能把一碗面做的这么好吃!最主要这个人竟然是皇甫二少爷?真是怪事年年有,此刻最最怪!

“在这,还是去餐桌?”皇甫冀问道,表情略有点嫌弃。

“想去餐桌。”于小鱼小声的嘀咕着。

皇甫大人转身出了卧室。

“喂……”小鱼悲伤的想,不要走,给我吃就行,哪里真的无所谓……

高大的身躯落下的阴影挡住了卧室里的暖光,小鱼抬眸,清水的眸子没有一点杂质,干净透彻的让人心底最柔软的部分,微微的颤抖。

皇甫冀神色也温和了一些,弯腰抱起她。

“真瘦!”

小鱼咂舌,“这年头流行骨感美。”骄傲的一仰脖。

“哼,没有二两肉的女人,怎么都不会美。”皇甫冀眸光点在小鱼的身上。

流氓……小鱼暗骂了一句。

随即做出一个反应,举了举自己的胳膊,硬是挤出点小肌肉来。

噗……

皇甫冀轻笑出声。

“于小鱼,白痴。”

“……”

皇甫冀你们家没告诉你对女孩子要礼貌吗?

人已经稳稳的落在餐桌前,光顾着生气,以至于完全没有注意到他整个行程的温柔,甚至完全没有触碰到伤口。

“哇塞!”于小鱼终于看清了眼前的面,卖相,翠绿色的青菜嫩红的西红柿深色的酱牛肉看起来就顺滑无比的面条,味道,浓郁的香味已经整个扑鼻而来,十分+十分,全部都是十分,极品。

右手受伤抬不起来,小鱼笨拙的用左手拿起筷子,送到嘴里一根,细细的品尝,就算是很饿,也不能狼吞虎咽那样是浪费粮食的美味,也是对烹饪者极大的不尊重。

“好好吃哦,皇甫大人以你的身份怎么可能会做饭呢?”小鱼诧异的问道。

皇甫冀面色隐晦不定,一双眸子轻轻的飘向远处,似乎是在回忆什么悠远的往事。

小鱼吐吐舌,低头乖巧的吃面。

等她吃饱了,皇甫冀将她送回床上,过程中两个人都没有说话。

“对不起哦。”皇甫冀刚刚离开,小鱼在他身后轻轻的说道。

“对不起什么?”

“我好像提到你的伤心事了。”小鱼眨眨眼,看得出他有些伤感,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很复杂的过去,或是悲伤或是快乐,或是深沉或是轻松,皇甫冀的过去,小鱼想肯定是不简单的,能把一个人的性格变成喜怒不形于色,他所经历的必定是别人无法想象的。

“只是让我想起了我的母亲。”皇甫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坐在床铺上。

小鱼安静的看着他,做一个好的聆听者。

“我母亲出身高贵,温柔美丽,她是为了父亲才学会做饭的,煮面是她的强项,母亲说过和面就如人生,慢慢的将两种物质融合在一起,形成一种独特的味道。”皇甫冀目光深沉,似乎回忆起最美丽的一段记忆。

那时候父亲爱母亲,一家三口也曾经有着其乐融融的生活,算是皇甫冀人生中最美丽的珍藏,直到有一天这种生活被完全打破,他开始沉默,算计,一点一点的计划着自己的复仇计划!哪怕对方是自己的父亲。

“你的母亲真是一个伟大的女人,她很厉害也懂得人生的错综复杂,不能一味的强悍,刚柔并济,你父亲很幸福。”于小鱼叹道。

“是,可是就有人身在福中不知福,我的父亲出轨,母亲抑郁而终,而我也成了孤儿,只能看着继母和父亲以及他们的孩子相亲相爱,无法融入其中。”皇甫冀低沉的声音带着浓郁的伤感味道在于小鱼的耳侧回荡。

她抬眸,忽然觉得这个男人好可怜,没有温暖。

没有思考,就一瞬间,于小鱼张开双臂轻轻的抱住皇甫冀,皇甫冀的身体一僵。

“我们无权干预父母的决定,但能决定自己的心情,就好比你可以选择原谅或是默然,皇甫冀,你的母亲一定希望你可以快快乐乐的生活。”于小鱼的声音柔柔糯糯的,带着安抚的力量。

皇甫冀收紧自己的双臂,环住于小鱼,单纯的没有任何欲 望的拥抱,只是在这样的时候,彼此安慰。

“痛!”于小鱼吃痛,轻呼一声。

皇甫冀急忙松开双臂,“还好吗?”

“恩……”右臂上的血印在纱布上,依稀可见。

“傻女人。”

于小鱼茫然,一天之中被不同的两个人说傻,难不成自己真的有那么点傻?

“别乱动。”皇甫冀叮嘱了一句,去拿欧炎准备的药,他的动作很熟练,拆开纱布,目光落在斑驳的伤痕上,阴沉了几分。

皇甫冀离开的时候,小鱼已经乖乖的睡下了。

楼上书房。

邹北的电话打进来。

皇甫冀修长的手指滑了一下,“说。”

“小鱼小姐的鞋底确实有类似润滑油一类的物质,可以让人滑倒,另外我们去了欧少爷说的小鱼小姐摔倒的地方,发现楼梯上面明显的被人清理过。”

“继续查,明晚之前我要知道结果。”

挂断了电话,皇甫冀的脸色可以用乌云密布来形容,这个女人竟然被人算计了?到底是谁会和她过不去?脑海中大概浮现出一个人影,目前看来也只有她有这样做的理由!

小鱼睡得迷迷糊糊的,电话忽然响起。

摸索了半天,才接通了电话。

“小鱼,你不会这么早就睡了吧?”莫紫黛的声音,带着几许疲惫几许兴奋。

“恩,紫黛大美人,这都几点了?”于小鱼糯糯的声音传到电话的另一边。

莫紫黛手里正拿着两个人的合影,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,难得紫黛女王会有这样温柔的时候,咳咳。

“小鱼,我明天就要去英国特训了。”

“啊,明天就走?这么快?”于小鱼的睡意瞬间被驱赶干净。

“恩,可不是,本想约你今晚出来嗨一下的,你都睡了,就放过你,明天你会来机场送我吗?”莫紫黛可怜兮兮的问道。

“会!”于小鱼笃定的说道,完全忘了自己此时算是半个身负重伤的病号。

“我就知道小鱼你最好了,我是明天下午的飞机,不过我早上就去机场,你陪我在机场呆一整天,好不好?”莫紫黛继续提要求。

“好!”两人很少分开这么久,即使是寒暑假,紫黛也会抽时间去渔村陪小鱼,要么就是小鱼提早回城。

而这一次,虽然只是实习,却跟毕业相连,一向强势的紫黛表现出来的多愁善感让小鱼很心疼,紫黛其实是害怕毕业之后的生活的,每天忙忙碌碌的做个真正的女王,看起来符合她的性格,实际上却并不是她想要的。

小鱼了解莫紫黛的无奈,自然对她更加的宠溺。

有时候看起来优越无比的出身,不一定就是幸福的来源,也可能会让自己一生都和自己真正所爱的事业擦肩而过。

“小鱼,你真是太好了,我想吃爱心便当。”莫紫黛抱着二人的合照缩在床铺上。

“……好。”小鱼略微顿了一下,还是同意了,就算不能准备复杂的,也可以简单的做做寿司。

“小鱼真乖,么一个。”莫紫黛对着电话响亮的亲了一口。

小鱼轻笑,无奈的也么了一声。

“继续睡吧,明早我让司机顺路去接你。”莫紫黛叮嘱了两句挂断了电话。

于小鱼看着黑屏的手机,睡意全无。

黑暗中一双大眼睛,忽闪忽闪,想着过往,也想着未来,人在特定的年龄段总会感到无比的迷茫,就好比大学将要毕业的这个时候,会莫名的恐惧,对未来的不确定,为自身的不确定。

总裁情锁小娇妻
总裁情锁小娇妻
初遇,生活……被他搅得一塌糊涂……再遇,人生被他搅得一塌糊涂……阴差阳错再次相遇的两个人,她撩开他心底的涟漪,他将她视作囊中之物。他用一纸婚契锁她一生的承诺。她我以为他们于小鱼拎着从菜市场刚刚买回来的新鲜猪肉,鲫鱼,青菜萝卜,悠哉的哼着小曲,大步朝家中走去。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