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季先生此婚已废

第9章 他在等她?

发表时间:2021-02-23 23:45:15

而小染自己也不容易,自从舒家几年前没落之后,她就辍学打工,照顾自己体弱的母亲和年幼的弟弟。苏南栀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舒陌染的情景,两家生意上经常往来,有一次舒父带着小陌染来她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季先生此婚已废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9章 他在等她?》精选:

而小染自己也不容易,自从舒家几年前没落之后,她就辍学打工,照顾自己体弱的母亲和年幼的弟弟。

苏南栀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舒陌染的情景,两家生意上经常往来,有一次舒父带着小陌染来她家,这个精灵般的女孩一看见她就非要拉着她,说要去义结金兰,小手在花圃里揪了两朵花就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结拜,弄得苏南栀哭笑不得。

“算了,我知道拗不过你,从小到大都是这样,你来绯色也好,我的地盘,我罩着你。”舒陌染豪气的说着,南栀仿佛还能听见手机那边她用力拍自己胸脯的声音。

苏南栀哑然一笑,看着越来越来近的别墅,和舒陌染聊了几句关于她马上要去的绯色,约好明天晚上过去之后,互道再见,挂掉了手机。

她洗了个澡,躺在床上,回想柳兰说的话,她心神不宁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去。

大概是太累了,她一觉竟然睡到了第二天下午。

想到今天是去绯色上班的日子,她也不再拖延,醒了之后就立马洗漱收拾自己。

绯色是一个娱乐会所,在圈内首屈一指,幕后势力很大,无人敢得罪,但却没人知道真正的主人是谁。

南栀和绯色的联系也不算浅,以前在刑警队的时候,她就调查过很多关于这间娱乐会所的背景,知道它神秘危险,但也是水极深的一个场所。

舒陌染在家道中落后,就进入了绯色,摸爬滚打几年,现在已经是绯色公关部的经理。绯色因为接触的人员复杂,势必会产生很多纠纷,所以维持好这些关系,舒陌染吃了很多她想不到的苦。

到达绯色的时候,也就是晚上了,舒陌染在门口接的她,带着她去了自己的办公室,给了她一套工作服,让她去换上。

南栀看着这高开叉的旗袍,脑门有点抽搐,绯色的装潢陈设都是复古的民国情调,工作服也是完全复古的旗袍,只是旗袍的样式各不一样,她刚才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几个穿着各色旗袍的美人,淡妆浓抹,影影绰绰,给人感觉像是身处民国时期的红馆勾栏。

她换好衣服,走出来的时候,舒陌染眼睛都看直了。

“不行不行,你不能穿成这样,太危险了,而且你性子又直,还是换份工作吧。”

南栀穿的一件墨绿色缎面暗花旗袍,墨绿的颜色衬的她的肤色白如凝脂,紧身的旗袍将她玲珑有致的好身材显露无疑。

“没事的。”她摇着头,给了舒陌染一个笑容,示意她安心。

第一天的工作很顺利,而且小染因为不放心她,特意疏通关系,执意给她安排了一些简单的工作。

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,南栀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别墅,刚进大厅,就看见季寒轩坐在沙发上,脸色阴沉如铁,满地的烟蒂。

他怎么会在?是在等她,怎么会呢?

静默。

他不说话只是死盯着她,她站在原地不敢走动。时间仿佛都静止了。

良久,季寒轩缓缓开口,“不打算解释一下?”他盯着她薄薄的衣裙,声音冷的像冰。

苏南栀扫了他一眼,解释什么?他根本也不会在乎。

累了一晚上,她头重脚轻,根本没有力气理他,直接走向楼梯。

突然,她感觉自己脚下一轻,自己被巨大的阴影包裹,身体已经被他拦腰扛起。

季先生此婚已废
季先生此婚已废
苏南栀用五年深情,却换不来季寒轩的一丝温情。她心死无助,他却又步一步步紧逼。“季寒轩,放了我,或是杀了我。”“苏南栀,你想真正的解脱,更本不可能会!”四年的,再度再相见,她被“苏南栀,不是很想嫁给我么?”男人轻蔑鄙夷的声音从头顶传过来,苏南栀感受到他微砺的手指掐着她的下巴,猛地把她的脸转了过去,“那么现在,你这季太太当的舒服么?”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