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季先生此婚已废

第10章 你死也只能是在我手上

发表时间:2021-02-23 23:45:18

一阵天旋地转,她觉得自己狠狠地的被摔在沙发上,薄薄的衣裙在他手里一瞬间化成碎布。她一阵惊慌失措,他想在这里对她双手有心无力的在他身上乱捶,“松绑我”她忙了一早上疲倦不堪入目,实她一阵惊慌,他想在这里对她双手无力的在他身上乱捶,“放开我”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季先生此婚已废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10章 你死也只能是在我手上》精选:

一阵天旋地转,她感觉自己狠狠的被摔在沙发上,薄薄的衣裙在他手里瞬间化作碎布。

她一阵惊慌,他想在这里对她双手无力的在他身上乱捶,“放开我”

她忙了一晚上疲惫不堪,实在没有力气承受他的肆虐。

“季寒轩,你放开我,你凭什么这么对我。”

“凭你是我圈养的,不够吗?”季寒轩厉声说着,一个挺身进入了她。

痛感袭来,她疲惫的身体,经受不住刺激,竟立刻颤抖了起来,喉咙里撕扯着想发出声音,声音都是哑的。

“背着我,你活得很滋润啊。”季寒轩一边动作一边在她耳边低吼,“我是不是对你太宽容了。”

苏南栀神色微滞,自己这么晚回来,又满身酒气,他是以为自己去做了什么不堪的事吧。

“是啊,你不在,我活得很滋润。”她心中气愤,看着他的眼睛脱口而出。“所以你满意了吧,我就是这样肮脏的女人,你可以放开我了吗。”

“放开你?别想了,你死也只能是在我手上。”季寒轩冷笑着,身下的动作越发剧烈,把身上全部的火都要发泄在她身上。

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,眼角的泪滴顺着脸颊滚落下来,她是真的没有力气了,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,就算会死,她都不想挣扎了。意识逐渐模糊,她昏了过去。

第二天醒来时,南栀躺在床上,身上是干净的睡衣,身体似乎也被清洗过。

是季寒轩?可她又不信他会这样对自己,应该是家里的佣人吧。

接下来的几天,季寒轩没有在回来过,她白天画画打发时间,晚上一如既往去绯色工作,就这样三天过去了。

第四天的时候却出现了一点意外。

她工作的时候,包房的一个客人,一看见她就对她动手动脚,她不耐,收拾好东西就准备退出去,可那客人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,把包房的门堵死,一只肥厚粗糙的手搭上她的腰,另一只手端起一杯酒,厚厚的嘴唇凑近她开口道:“今天你要是不喝这杯酒,我让你马上就没有工作,怎么样?喝还是不喝?”

苏南栀看着那个男人粗糙长满痤疮的脸皮,感觉一阵反胃,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步,苦笑一声,端起酒一饮而尽。

见她识趣,那个男人露出猥琐的表情,嘿嘿的笑着,手就要往她的腰下滑去。她身体一僵,感觉胃里翻涌,推开男人的身体,急慌慌的跑了出去。

洗手间里,她呕吐得很厉害,几乎直不起身子。洗手间里别的人看到她这个样子,都远远避开她。

她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眼睛浮肿,脸上毫无血气,如果不是有底妆掩饰,她的样子怕是会更加惨烈。

看着镜子里的人,她自己都万分嫌弃。

叹了口气,整理好自己的仪容,她走出洗手间。

绯色的通风设计很不错,尽管看起来很密闭,但是人在里面却一点也不觉得闷。吸了两口气,感觉舒畅多了。

路上碰到了一个醉酒的客人,客人跌跌撞撞,扶着墙。

看见她,他眼中顿时冒出精光,立马向她扑来,口里还念念有词:“美女,怎么一个人呀,来陪爷玩玩,爷高兴了,你要什么都可以啊!”

她吓了一跳,不知道他会扑过来,她身形一闪,堪堪躲开,但是几年的懈怠,身手早已大不如前。

她还是被醉酒男人绊倒在地,她吃痛一下叫出声,右手又传来钻心的疼痛。

季先生此婚已废
季先生此婚已废
苏南栀用五年深情,却换不来季寒轩的一丝温情。她心死无助,他却又步一步步紧逼。“季寒轩,放了我,或是杀了我。”“苏南栀,你想真正的解脱,更本不可能会!”四年的,再度再相见,她被“苏南栀,不是很想嫁给我么?”男人轻蔑鄙夷的声音从头顶传过来,苏南栀感受到他微砺的手指掐着她的下巴,猛地把她的脸转了过去,“那么现在,你这季太太当的舒服么?”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