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季先生此婚已废

第29章 工具

发表时间:2021-02-23 23:45:33

可能会是身体还没彻底修复,被季寒轩这么一瞎折腾,她觉得自己胃里翻涌,浑身就冒着冷汗,手不自觉地的抓紧时间了安全带。“下车后。”季寒轩突然冷声道。她一阵呆愣,不可以不敢置信的看了“下车。”季寒轩突然冷声道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季先生此婚已废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29章 工具》精选:

可能是身体还没彻底复原,被季寒轩这么一折腾,她感觉自己胃里翻涌,浑身开始冒着冷汗,手不自觉的抓紧了安全带。

“下车。”季寒轩突然冷声道。

她一阵失神,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季寒轩,淡漠的脸上看不出情绪。

“下去。”他再次重复,语气又冷了几分,忽然凌厉的目光能把她撕碎。

她推开门下车,季寒轩的车直接掉头,往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。

周围有些荒凉,只看得见远处一些在建的楼盘工地,这个地方她没记错的话,离别墅大概还有七八公里,她身上什么都没有。

她苦笑一下,走回去吧,七八公里也不算远。

两三个小时后,她到了别墅。

她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,脚上伤痕累累,破了皮的水泡,还有些划痕,触目惊心。因为出来的时候穿着高跟鞋,没走一会,她就觉得脚胀痛的要命,索性直接把鞋扔了,光着脚走回来。

路上她也试着去拦车,但是一路上车竟然很少,好不容易等到几辆,可人家一看,她鞋都没有,狼狈不堪,八成是从哪里逃出来的,不想扯上什么事,都不怎么理她。

方姨看见她的时候,满脸震惊。她买完菜回来,发现少爷夫人还没有回来,她打电话,少爷夫人一个都没接,她还以为是两个人在外面有什么别的安排,高兴了好一会。

“夫人,在医院还好好的,怎么回来这个样子了?”方姨关切的问她,她不回答,只是摇着头,“方姨,我累了,我休息了。”

方姨点着头,只说去给她找点药擦擦脚上的伤。

她上楼洗了个澡,就躺在了床上,没多久就睡着了。

不知道睡了多久,她感觉自己脚上有冰凉湿润的触感,她微微动了动身子,缩了缩脚。

然后下一刻,又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身上,有些重,睁开眼,就看到季寒轩的脸在自己面前,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。

原本昏沉的大脑,立刻就清醒了,双手抵在他的胸前,阻止他继续向下。

季寒轩拿开她的手,强硬的下侵,她偏过头,淡淡的说,“我有点累。”

季寒轩低笑,她没看他的脸,却也感觉他笑得很冷,“怎么,想着沈念?”

她叹了口气,“季寒轩,你何必这样,这件事是个误会。”

“误会?”他一手拨开她的睡衣,“你觉得我会在意对一个工具是不是有误会?”

“你”

“别动!”

季寒轩低吼一声,头埋在她的脖颈处,吸了一口带着她味道的空气,张嘴在她的脖子上细细啃咬起来。

她下意识还想挣扎,季寒轩将她死死压住,不满的在她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,她吃痛一下,就不再挣扎了,都到这种地步,还矫情什么。

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,她像往常一样翻了个身,手脚却意外的碰到了什么温软的物体。

她睁眼一看,季寒轩还躺在她身边,眯着眼睛正看着她。

她一惊,脱口而出:“你不去上班吗?”

季寒轩懒懒的翻了个身,“周六。”然后就自己起了床。

看着季寒轩走出房门,她才反应过来。实在是季寒轩在她醒了之后还在的情况实在罕见,更何况他还盯着自己,这真的不是自己在做梦?

起床的时候发现自己脚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,上面还有药膏残留的痕迹,想到昨晚的季寒轩,是他做的么?

洗漱之后下楼,方姨已经做好了早饭。

这个别墅里大多数时候都只有她和方姨两个人,她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和季寒轩这样面对面坐着吃早饭。

只是她和季寒轩谁也没有开口说话,只有轻微的呼吸声,和咀嚼的声音。

这早饭是她吃过有史以来最漫长的一顿,虽然眼睛看着碗里的粥,但她的注意力全在季寒轩身上,都没尝出来今天早饭什么味。

季寒轩看她一直认真喝着粥,他也喝了一口,却微微皱了皱眉,丢下勺子,突然对她说道:“下午安排了整形手术,准备一下,我送你过去。”

她一直挖粥的手,停了下来,先是不解的看了他一眼,随后想到自己脖子上的疤痕,心沉了一下,果然太难看了吗,她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,“嗯,我会配合治疗。”然后接着低着头喝粥。

“方姨,拿点水来,你今天粥放咸了。”季寒轩突然对方姨说道。

“哎,今天忘了,放了两次盐,少爷,我这就去拿水。”方姨一拍脑门才想起来,连忙去拿水。

她不解的看着季寒轩,随后反应过来,今天的粥好像是有点咸了,她还喝的见了底。有些尴尬,咸涩的味道席卷着味蕾,她有点反胃。

吃完早饭,季寒轩就去了书房,苏南栀上楼的时候,隐隐听到他在里面打电话。

她站在书房门口,进退两难。

方姨说难得看到她和季寒轩这么和谐,让她趁热打铁。硬是让她做了点饮品送上去。

她想等他打完电话在送进去,但是这个电话迟迟没有结束。

她一咬牙,准备敲门,手刚放上去,门自己开了,是虚掩着的么。

季寒轩还在打电话,好像是在谈论什么仪式,淡淡看了一眼出现在门口的苏南栀,又继续通话。

“嗯,继续收购添隆的股份”

添隆集团。

她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,就想起了林总,心里一颤,然后故作镇定的走到他的旁边,将自己做好的冷饮轻轻放在桌上。

她也不急着走。

“条件优厚点,有什么要求都满足,让德亿跟我们合作”

“银行那边处理好了吗”

季寒轩这是好像要对添隆集团下手?

她虽然不是特别懂商界的这些东西,但也很明白,季寒轩刚才说的话意味着他要针对添隆集团。

季寒轩不是一直在和添隆集团合作吗,为什么突然这么大动作?

她不解的看着季寒轩,他一边通话一边翻着桌上的各类文件,从容不迫,但却莫名给人一种压迫感。

“下午的手术,你自己去。”在她走神间,季寒轩清冷的声音又将她拉了回来。

季先生此婚已废
季先生此婚已废
苏南栀用五年深情,却换不来季寒轩的一丝温情。她心死无助,他却又步一步步紧逼。“季寒轩,放了我,或是杀了我。”“苏南栀,你想真正的解脱,更本不可能会!”四年的,再度再相见,她被“苏南栀,不是很想嫁给我么?”男人轻蔑鄙夷的声音从头顶传过来,苏南栀感受到他微砺的手指掐着她的下巴,猛地把她的脸转了过去,“那么现在,你这季太太当的舒服么?”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