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一顾钟情许终生

第7章 流 产

发表时间:2021-02-24 06:47:25

打她的人,恰恰韩俊成!啊劣行难改,韩俊成不屑地看了几眼曾清霜,“你这样的女人,果真品性恶略,安份一点儿吧!”他十分不高兴气恼,指出是曾清霜故意地要造成伤害汪雨霏。曾清霜曾映雪被打得莫名其妙,又被指这种女人,怒火也蹭地冲了上来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一顾钟情许终生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7章 流 产》精选:

打她的人,正是韩俊成!

真是劣行难改,韩俊成鄙夷地看了一眼曾映雪,“你这样的女人,果然品性恶劣,安分一点吧!”他非常生气恼怒,认为是曾映雪故意要伤害汪雨霏。

曾映雪被打得莫名其妙,又被指这种女人,怒火也蹭地冲了上来。

“韩俊成,哪种女人,你说清楚!”

“不管哪种,都别妄想能做我韩俊成的女人,因为……你不配!”韩俊成说话时眼里寒霜渐聚,不管怎样,汪雨霏都是他的初恋,任谁都改变不了,何况她一个劣迹斑斑的女人!

韩俊成看都不再看曾映雪,只叫路管家过来帮汪雨霏包扎,然后就气冲冲地回房去了。

“混蛋!”曾映雪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喷薄而出,不问青红皂白就只认定是她的过错,在他心里她到底算什么?!

想打就打,想骂就骂,想怎么侮辱就怎么侮辱!原来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,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冰山消融。

就算消融韩剧成那座冰山,也远远轮不到她曾映雪,因为她没有这个资格!她不配!她就只是个用了卑鄙手段怀了他孩子的工具!

只是一个利用了商业机密威胁也死皮赖脸住进韩宅的卑劣下作女人。

曾映雪哭得撕心裂肺,眼泪似断线的珠子大颗大颗地砸在地毯上,瞬间便没了踪迹。

她这几个月的付出、喜悦也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!

“俊成!俊成!你误会了!不是映雪,是我自己不小心弄伤的。”汪雨霏直看到韩俊成的背影消失在客厅,才于事无补地解释道。

房间里的韩俊成什么都听不见,即使能听见,盛怒之下他也听不进去。

“映雪,对不起,他误会你了,我都吓傻了,没想到他发那么大脾气,我会帮你解释清楚的!”汪雨霏看着伤心欲绝的曾映雪,轻声地拍着她安慰道。

“不用了!”哽咽的曾映雪低低地回了一句,她此刻已是心灰意冷,刚刚回暖的心又被狠狠地扔进了冰窖,她在他心里就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,任何解释都改变不了。

书房里的韩俊成一想到曾映雪居然因妒生恨,去伤害别的女人,就气得发疯,她怎么可以是那种女人!

就算她之前不知检点,就算她主动爬上他的床,他都可以原谅,他都纵容她想成为他的女人的痴心妄想!

但是没想到她品行恶劣至此!

他非常生气,尤其是刚才他挥出了巴掌之后,看着她含泪的眸子,心里就更加烦躁,这种感觉让他特别讨厌,但却无法摆脱!

曾映雪含泪的眸子一直在他脑子里转来转去,转得他不得安生,无心做事。

“啪!”韩俊成合上笔记本,夺门而出。

这一走,好几天都没再回来!

曾映雪像失了心的木偶,每天吃了睡,睡了吃,再也没有去过客厅,晒过太阳。

韩俊成再回来的时候,整个人变得更加冷漠,除了每天和路管家、汪雨霏偶尔说句话外,对曾映雪再也没搭理过。

倒是汪雨霏经常来找曾映雪聊天,陪她解闷儿,逗她开心。

闲来无事还会帮厨娘打打下手,偌大的韩宅,最无忧无虑的可能就汪雨霏一个人了。

“李嫂!今天做什么饭吃呢?”接近中午时分,汪雨霏无事又溜达到后厨。

“紫阳蒸盆子!你昨天不是说曾小姐最近胃口不好,我就想着做点有营养,又不会太腻的,紫阳蒸盆子再合适不过了。”厨娘李嫂正在娴熟地煎蛋饺,看见汪雨霏,热情地跟她介绍中午饭。

“李嫂,你太棒了,有你就可以吃遍华夏美食了!”汪雨霏向厨娘竖起了大拇指。

李嫂被夸得满面笑容,随即又愁思满布,“唉!也不知道曾小姐今天会不会下来吃饭!”

“没事,你做好了,我专门给她端上去,看在咱连的面子上,她肯定会吃得!”汪雨霏笑声爽朗,三两句就让厨房重回欢声笑语。

“小心烫!”

“好类!”汪雨霏小心翼翼地端着炖好的紫阳蒸盆子,一步一个台阶朝着曾映雪的房间走去。

上到楼梯拐角处,她似乎烫得受不住,把手里的托盘轻轻放在楼梯扶手,想找个人帮忙,左右张望了却没有一个人。

突然她迅速地从兜里摸出一个小包,飞快地在菜上面撒了几下,又用筷子搅了搅,然后才又端起托盘,嘴里更高声喊道:“映雪!吃饭啦!美味的紫阳蒸盆子来喽!”

是夜,刚刚睡着的曾映雪,就被剧烈的腹痛疼醒,豆大的冷汗瞬时爬满额头,湿了头发,疼得使不上一点劲儿,用尽气力气喊出来却声若蚊蝇!

深深的恐惧铺天盖地压了下来,曾映雪深吸一口气,滚到床下,一步一步爬到门口,挣扎着开了房门,一步一步挪到路管家的房门口,“陆~陆管家!救命!……”

整个人倚着门软绵绵地滑了下去。

睡觉很轻的路管家听到门外有响动,赶紧披衣下床去开门。

一开门,惊得他大喊:“少爷,少爷!”

曾映雪倒在地上,脸色煞白,腹部下黑红色的血还在不断向外涌……

韩俊成像疯了一样,一把拉开要上车的司机,自己冲上驾驶位,“轰”地一声,车就蹿了出去。

“你~不许有事!我的儿子绝对不许有事!”韩俊成双目赤红,咬牙切齿地一字一顿,脚下的油门直踩到底。

车后的曾映雪双目紧闭,人事不知,身下的血还在不停地流,染红了整个后座。

无人的深夜,一辆黑色轿车无视红绿灯,无视限速标志,一路二百三的速度飚到了医院。

三十分钟后,手术室的灯灭得瞬间,韩俊成就冲过去,死死地盯着手术间的门口。

门缓缓地无声打开,一位中年男医生面色疲惫地从里面走出来,韩俊成紧紧抓着医生的肩膀,半天却说不出话。

“幸亏送来的及时,大人总算是保住了,但是大出血导致流产,孩子没了!”见惯了生死的医生,淡然地摘下口罩,向韩俊成宣告了最终的结果。

终究还是晚了!

韩俊成看着随后被推出来的曾映雪,弱弱小小的躺在宽大的手术床上,双目紧闭,面无人色,眼角的泪却止不住地向外汹涌……

一顾钟情许终生
一顾钟情许终生
他是世界公认的工作狂、冷血无情人,从来没有有任何女人能近他的身!第一次见她,他判定了她是个不知道羞耻的女人。再度看见她,他又视她如奸诈的仇敌。在曾清霜我以为冰山就得融解时,韩几秒后,画面恢复正常,但却没有主播的播报声,而是不堪入目的男女偷/情画面夹杂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喘/息声。。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