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 >

一顾钟情许终生

第10章 心太小

发表时间:2021-02-24 06:47:26

韩俊成心不在焉地吃着早饭,对面的汪雨霏在说些什么,他统统听看不见。看见了育儿嫂端着饭碗下去,他问了一句:“吃了吗?”育儿嫂无可奈何地摇了摇摇头。韩俊成一瞬间也没了胃口,他望着对月嫂无奈地摇了摇头。。


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★
>>《一顾钟情许终生》在线阅读>>

《第10章 心太小》精选:

韩俊成心不在焉地吃着早饭,对面的汪雨霏在说些什么,他全都听不见。看见月嫂端着饭碗下来,他问了一句:“吃了吗?”

月嫂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韩俊成瞬间也没了胃口,他看着对面正嚼着煎蛋的汪雨霏,淡淡地说:“你今天搬走!”

汪雨霏停止了咀嚼,呆呆地看着韩俊成。

“你住在这,她不开心!”韩俊成直视着汪雨霏,这个曾是他恋人的女人。

汪雨霏以为她听错了,那个女人流产了,孩子都没了,被赶走的却是她,“你因为她,赶我走?”

“是!”韩俊成承认得没有半分犹豫。

“为什么这么对我,俊成,我做错了什么?”汪雨霏不甘心她这么快就被三振出局了。

“你没错!但你必须走!”韩俊成在面对汪雨霏时,思维清晰,头脑冷静,语气是一贯的淡漠。

“当年我只是年轻气盛,谁还没有一点骄傲,可是四年的感情,你也没挽留我!”汪雨霏眼泪不知觉满眼满脸,“六年了,我忘不了你,放下/身段主动回来找你,你却这么对我?你怎么忍心?”

韩俊成看着泪流满面的汪雨霏,心里也有一丝歉意,但他兼顾不了,“抱歉!我心只够放一个人,就是曾映雪!”

“路明!帮她搬家,立刻!”韩俊成吩咐了路管家一声,就独自上楼去了,就算曾映雪不想看见他,他也想从门外远远看她一眼。

“韩俊成!你会后悔!”哭成泪人儿的汪雨霏在韩俊成身后大喊,但韩俊成连头都没回一下。

路管家尴尬地站在客厅,他今天是真够忙的,先帮少爷安抚心上人的情绪,这会儿又要料理前任的事情。

管家不好当啊!

“我让她走了,我知道前几天是我冤枉了你,对不起!我不知道怎么哄女人,但是我想让你开心!吃饭好吗?”韩俊成低声下气,前所未有地一次说了这么多话,说完就静静看着曾映雪。

曾映雪听到这话不是不意外,只是太晚了,打也打了,骂也骂了,孩子也没了,现在说这些都还有什么用。

她还是不想理他。

半响,韩俊成又打破了沉默,“我知道你很伤心,很难过,我也很难过!我知道说什么都晚了,但是我会补偿你,倾尽所有补偿你!”

补偿?现在觉得愧疚了吗?你能补偿什么?我还能再见到我的孩子吗?曾映雪想到孩子又湿了眼眶,撇过头去不再看韩俊成。

“你别哭了,好吗?看见你哭,我很难受!”韩俊成恐怕这辈子也没这么低三下四地跟人说过话。

“你出去吧,我先自己待会儿!”曾映雪强忍着眼泪,冷冷地说道。

韩俊成张了张嘴,还想说什么,但还是生生咽了回去,听话地出了房门。

“路明!”韩俊成刚走到客厅,抑制不住的怒火就蹿了上来。

“少爷!”路管家闻声一路小跑地过来了。

“乱七八糟,你这管家怎么当得!”韩俊成暴躁地呵斥道。

路管家无辜地看着整齐有序、一尘不染的客厅,此刻乱的应该是少爷的心吧,但他没有申辩半个字,恭顺地垂首而立。

韩俊成大概也觉得自己无理取闹了,不耐烦地说:“走!走!走!别烦我了!”

“少爷,曾小姐要是心情不好,也许找个人她愿意见的人,来陪陪她会好一点!”路管家自然知道自家主子的无名火是从哪儿来的。

自从他告诉少爷女人要哄之后,少爷性情大变,对曾小姐那是言听计从,温言软语的,最后所有的怒气都冲着他了。

为了少爷的终身幸福,他~忍了!

“要你多嘴!”韩俊成没好气地又是一声呵斥。

路管家乖乖闭嘴,并且快速消失在韩俊成的视线范围内。

第二天,曾映雪的闺蜜任冉冉就被请了过来,只是她后面还跟着一个男人。

“吴先生?”路管家看见门口的任冉冉笑得讳莫如深,但是又看到她身后的男人有点惊讶。

“路管家,她还真是来你家啊!”吴越枫,韩俊成的好兄弟,一身休闲装看起来潇洒俊逸,熟络地跟路管家打着招呼,韩宅会有女客人?他可是闻所未闻啊!

“谁你都装自来熟!这是韩宅!鼎鼎大名的韩氏,装什么装!”任冉冉特别生气,这个讨厌的男人跟了她一路,真是神经病!

“您是任小姐?”路管家不止一次听曾映雪提到过她这个闺蜜,果然闻名不如见面,任小姐果然性格直爽~~得很。

“是!”任冉冉客气地对路管家点了点头。

“我是这里的管家,姓路。快请进吧,少爷等你半天了。”路管家已经被莫名其妙地骂了三次了,任小姐再不来,他估计今天中午饭他也别想吃了。

“不好意思,刚才路上出了点状况,映雪她怎么样了?”任冉冉暂且把身后的男人放在一边,关切地看着路管家。

路管家摇了摇头,没说话,只是对她做了一个请的姿势。

韩俊成看到任冉冉进来,主动迎了上来,“她心情不好,不知任小姐你在这住几天方便吗?”

“方便方便!”任冉冉一边答应着,一边就往里走,“映雪她在哪儿?”

韩俊成带着她直接到楼上曾映雪的房间去了。

“路管家,这是什么情况?这里住着一个女人??”吴越枫觉得这事儿是越来越有意思了。

路管家很是谨守着自己的本分,笑了一下,没有言语,只是默默去给吴越枫泡了一杯咖啡,吴越枫往沙发上一靠,两条长腿随意的舒展着,又惬意地抿了一口咖啡,才看见韩俊成一个人郁闷地从二楼下来。

“兄弟!什么情况?几天不见你性情大变!缺德事儿做太多,真被雷劈了吗?”吴越枫和韩俊成从小一起长大,两个人互损就是常态。

韩俊成罕见地没有回嘴,闷闷地坐在沙发上,看了一眼吴越枫,“你来干吗?”没有半点热情待客之意。

“我还真没想来,结果误打误撞还看上了这么一出惊天大奇观,韩大总裁难道是为了一个女人伤情?”吴越枫觉得这事儿比七十六年一遇的哈雷彗星还罕见。

“伤心!”韩俊成又是闷闷地一声,然后就颓然地靠在沙发上不再说话。

“你的智商怎么退化成这样!”吴越枫痛心疾首地指着韩俊成,起身正襟危坐,指着自己,“多好的老师就在你面前呢!”

一顾钟情许终生
一顾钟情许终生
他是世界公认的工作狂、冷血无情人,从来没有有任何女人能近他的身!第一次见她,他判定了她是个不知道羞耻的女人。再度看见她,他又视她如奸诈的仇敌。在曾清霜我以为冰山就得融解时,韩几秒后,画面恢复正常,但却没有主播的播报声,而是不堪入目的男女偷/情画面夹杂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喘/息声。。…